七栩

本来只想写火振祭结果私心夹带了之前群内讨论的...火光下穿着狩衣从神龛上走下的萤丸,虽然事实上并不是幻视;;; 七仔说的即使漫天火光眼中也只有你真是太好了呜呜呜呜

是不是咸鱼久了总觉得写东西有点困难了......。

要看火振祭简要介绍请看文末www之前的链接→第一章第二章


弃路(3)

 

 明石国行×萤丸

 


三月阿苏舞火,恭迎神体降临。

 

暮色将歇之时,熠熠火光自阿苏神社腾飞,茅草捆被点燃了,带着跃动的火焰将天空切割得支离破碎。成群结队的火龙疯狂地舞动起来,忽拔高了越过头顶,引人昂头瞩目,忽猛然下坠,在快触到地面时才险险止住,一会儿又如狂风乱扫,洒出的大片草灰伴着火星通红,落在地面良久才黯淡下去。

人们提着纸灯笼在外围远远地看,有小孩被架在父亲的脖子上发出欢呼,火光晃过之处甚至能看到来凑热闹的佩刀武士,还有成群的少女捏着团扇吃吃地笑。

青年没有站在人群中,而是在火舞的场地正中,手插在和服袖管里蹲在地上。火振从他肩头擦过,火光拉成的长长光带甚至穿过了他的身体,他却并不惊恐,依旧蹲在那儿,百无聊赖地用手指追随着火振的轨迹在空中画着花样。

“哈啊——”

不知打到第多少个呵欠,他刚刚拭去弥漫眼眶的生理性泪水,眨眨眼,突然魔怔似的呆愣了。

那个人从神社名字的正下方,穿过楼门走了出来。

少年穿着雪白的狩衣,宽袍大袖,他个子又矮,一抬起手臂,长长的袖子便落下来,像是翩飞的白鸟,露出的指间还捏着一块木头,那是阿苏神社特有的,画着结缘松的绘马。往下看,长长的指贯下露出赤裸的足尖,那双脚踩在台阶上,一步一步向下,像是踩在青年心上。

火光照在少年修长的脖颈,映红了那露在空气中的整片皮肤,也落在衣摆,忽明忽暗的光在那纯白的织物上摇晃,似是活着的图纹。

阿苏舞火神事,迎接春之到来,祈求一年丰收,更是庆祝农业之神国龙神的大婚,为其迎接少女神的到来。

青年想到这一层意思,只觉少年那纯白的衣着像是新婚之日的白无垢,他正披着那新衣,带着祈愿结缘的绘马向他一步一步走过来。这一刻,漫天火光入不了他的双眼,却摇曳了他的心神,掰扯着他的思绪。

万物中皆有神在,他知道少年不是什么神明,只是区区刀剑的附丧神,可是这一瞬,少年于他,就像是神龛上缓步走下的神明,而他也顺理成章地,伸出了手。

 

少年的手握了上来。

 

 

“国行,回神啦。”

火振的光在眼底划下刺目的轨迹,明石国行眨眨眼,看到的是萤丸被他握住的左手,而另一只手则在自己眼前晃动,似乎在唤回他的神志。

“啊、啊……”他低头推了一下眼镜,视线落到下方,萤丸穿着足袋踏着草履的双脚出现在视野中,抬头再看对方也只是一身普通和服,哪里是什么赤足,更不是什么华美的白色狩衣。

而两旁熙熙攘攘的人群也没有提着纸灯笼的,目所能及之处只能看到树上挂着的里边塞了灯泡的普通灯笼,看不到武士,着和服持团扇的年轻女子倒是依旧挺多。三月间阿苏神社外的樱花开得刚刚好,纷飞的樱花所至之处,熊熊火光也追随而至,照亮了神社外围每一处昏暗的角落,方才许是被缭乱的樱花所扰,产生了一场盛大的幻视也说不定。

 

明石国行站在人群最内侧,几乎能感觉到灼烫的火弧甩过颊边,萤丸是不惧火的,但被他握着手,也随他站在舞火场地的外边。少年用平静的目光看看火,又看看明石国行,轻声开口:“好久没和国行一起看过火振祭了呢。”

“毕竟太久没回来了,”明石国行鬼使神差般没有松开萤丸的手,就那么松松地握着,一边将目光移到火上,一边扯起嘴角露出习以为常的轻佻笑容,“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

萤丸的眼神变得空寂而寥远,像是想起了更加久远的东西,听了他的回答,眸光闪了闪,却不再言语。

舞火神事眼看已临近尾声,火光黯淡不少,同时起舞的火轮也少了好几道,人堆中传来隐隐骚动。祭典结束,人群也将要散去。

虽然比起记忆中的盛况差了太多,到底是一方神社的重要祭典,归去的人流还是十分汹涌。除了明石国行之外的人又看不到萤丸,胡乱推挤之下青年手下一松,转瞬就在人山人海中失了萤丸的踪迹。

 

 

明石国行来之前想着要问前日萤丸不搭理他的事,一见到本尊却忘记了,此时这个念头又在脑中浮起来,虽然觉着太麻烦了,他还是咬咬牙反身冲进了逆向奔流的人潮。

他不知不觉被人流推了好一段路,一路拨开人群往来时的方向,也很是艰难的挤了好一会儿,才终于透过开始变得稀稀拉拉的人影,看到了一头银白色短发。

他伸手抓住少年埋头一路往外冲,直冲到空荡不少的神社门下才停了脚步,弯下腰大口喘气。

“人这么多,也太让人困扰了吧……”青年扶了扶被挤得歪斜的眼镜,刚抬起头,后续的没干劲发言就被掐在了喉咙口。

背着大太刀的黑衣短裤少年将一顶非常眼熟的帽子扣在头顶,正了正,才波澜不惊地抬眼看过来。

“萤……丸?”此刻明石国行终于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便试探性地开口问了。

“嘿嘿,”少年露出洁白的牙齿笑了,眸中却是不带一点笑意,他反手抚摸着背后的大太刀,偏着头,视线从压低的帽檐边擦过,看向明石国行,“虽然我也想回答是,不过不是你找的那个哦。”

他低声咕哝了一句什么,明石国行还来不及听清,又听他紧接着说道:“嘛,算了,我先回去啦。”

青年不知道再说什么,只好怔怔地目送着他远去。少年单薄的身影和细瘦的脊背被一把大太刀支撑起,他步子不大,虽算不上稳,却走得很快,一转眼就融进夜色,消失在神社外缤纷的夜樱之中。

明石国行觉得脑袋发晕,四下看了看,不知何时神社已经变空了,他看了一眼神社,揉了揉额角,最终转过身回去了。

 

待他走远,鸟居背后缓缓浮现出和服少年的身影,他扶着赤红的柱子,抬头看了看在鸟居上跳来跳去的鸟的影子,随后靠着鸟居坐了下来,出神地看着满地草木灰,还有夹杂其中未完全熄灭的火光。


TBC


关于阿苏神社火振祭,一般时间在三月中旬,其中主要仪式为祈愿丰收的耕作祭祀“田作祭”,会在夜晚的神社参道上舞动点上火的茅草捆。仪式主要是为了庆祝农业的守护神“国龙神”大婚,迎接女神的到来。(参考百度资料(。

以及提到的神社外樱花,阿苏神社附近的照片的确能看到超多漂亮的樱花树——!要是两人能在树下约会就好了///w///

依旧!如果哪里有错漏之处请指正!

评论(2)
热度(15)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