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七栩

关于我

换坑啦!
有缘下个坑见🐳

封面图 is 叶大花的好朋友唐小草
(◎`・ω・´)人(´・ω・`*)

墙头多,请善用索引~


哈尔莫尼亚王。
The great king.

(迟到三个月的)还pr大兄弟 @我怎么会有LOFTER 的债!以后谁都不准和我打赌!我不赌!!不!!!

#哨兵向导pa,哨兵×哨兵~

#渣文笔OOC雷可能

#有很多私设和BUG,不要较真不要考据~


神游


源博雅×大天狗 


源博雅扣下扳机射出最后一发子弹,将空枪往背上一背,反手抽出插在靴子里的军刺,弯下腰蹑手蹑脚往前走了几步,他绕过一片断壁残垣,探出半个头,发现边上躺了个人。铁灰色军服,他想着运气不错竟然逮到条大鱼,捏紧了军刺上前,仔细一看脑袋里顿时嗡的一声。

是大天狗。

炮弹在不远处炸开,弹片叮叮当当...

#私设,豹子成精博雅×人类贵族大天狗

#渣文笔OOC雷可能

总字数2w6……飞了三个月我总算是把土填完了(

中间有2k的小破车给pr,打赌输给她的赌注(虽然输的是4k啦我不管我不管


豹尾


源博雅×大天狗


牛车轱辘轱辘自朱雀大街上过。

路旁百姓艳羡地看着这饰有繁复花纹的,一见便知是达官贵人才能拥有的车架。车帘半卷,能隐约看见车中男子那一袭华美的白色狩衣,然而车周有侍从相护,想要接近些仔细看,却是不能。

“大天狗殿下,罗城门就在前面了。”

“嗯。”

牛车慢悠悠停下,车中那名被称作大天狗的年轻贵族撩开了帘子,正欲下车。路旁有人禁...

“放河灯?那种事情,我没兴趣。”

人类的七夕已经过去小半月,寮里的女妖们却突然起了兴致,嚷嚷着要过一次人类的节日,并真的热热闹闹筹备起来。大天狗虽如此直截了当地拒绝过了,到了当日,还是被三尾狐连拖带拽地抓到了庭院里。

“呵呵……”三尾狐松开拽着大天狗衣袖的手,笑吟吟递过笔和一盏灯,“大天狗大人既然来了,不如也试一试,把愿望写在上边放到河里去,算是许愿了。”

“我的愿望由我自己实现。将愿望寄托于虚无缥缈之物,”大天狗面露不屑,“是弱者所为之事。”他口中这么说,心里也的确这么想,却还是抿着嘴唇,提笔写了。

虽不在意是否会扫了妖怪们的兴,但一看桥那头还立着细竹,阎魔正在笑眯眯地分发彩纸,大天...

约粮架输给爪爪 @八爪 的赌注,上下加起来居然有1w字!我要秃了!爪爪你要请我吃饭补回来!!!

其余好像没什么可说的(?

依旧是可能有OOC,渣文笔,雷


居处(下) 


源博雅×大天狗


虽说大天狗拒绝了源博雅的好意,也不再来寻他解闷,源博雅却知道,大天狗到底听进了他的话,悄悄在宅院里借宿。

他睡得浅,一点动静都能将他惊醒。大天狗深夜到来,清晨离去,不是每日都来,但只要他出现,总是披风戴雨,伴随着呼呼风响。他自己未曾留意,还以为做得天衣无缝,没料到还是瞒不过宅子的主人。

博雅夜里悄悄拉开纸门看过,见一团黑影倚在...

大家好这是我的新墙头!

和爪太太约粮架又输了……这篇是她的战利品,热点太卡了不艾特了反正就那只爪(。)

时间在原作剧情落幕之后~

人物是完全按照自己的理解来写的,可能有OOC,以及渣文笔,和雷


居处(上)


源博雅×大天狗


源博雅自鸟居下过,还未进院子,就感到一股寒意。纸灯笼投下昏黄光晕,霜发少女挺直脊背坐在里边,像不融的冰雕。源博雅皱了皱眉,下意识哈口气,搓了搓手。

“晴明,”他同友人打了个招呼,问道,“这家伙,雪女,怎么还在这儿?”

与黑晴明的决战过去不足半月,在战斗中擒获雪女、三尾狐与大天狗等妖怪时,安倍晴明在他们身上施加了咒缚以...

谢谢nod!!!!不提奔三我们就能在一起!!!!

偏执成狂和一意孤行:

给我的宝贝@七栩 ,祝她生日快乐!奔三啦亲亲习习!以后我们也要在一起!



初次尝试这对,ooc可能,没问题的话请继续~



这是古老的传说。



竹椅嘎吱嘎吱地摇,夜晚的风吹得竹叶哗哗作响,烛火掩映在纸窗上,跳动着,流出点点萤火。老妇人端坐在坐垫上,身边围了一圈孩子,她慈祥的声音在夜里显得悠悠长长。那时夜色已浓,像是...

谢谢爪爪(「・ω・)「有了这张图的保佑我们都能出小鹿!!!

八爪:

给习习的生日贺图~点的小鹿和水母!生日快乐!!

转眼间习习也长这么大了【比划

标签:阴阳师 小鹿男

一个红叶没出场……的酒吞红叶(。)

借用了吴叶改名红叶,最后成为鬼女即红叶狩的传说,不过改动了时间轴和因果。因为不管时间轴对不对得上都会这么写所以也偷懒没考据了,总之请不要太认真啦(ノへ ̄、)

放飞自我,可能有OOC和高雷


风雪落残灯


酒吞童子×鬼女红叶


雪很大。酒吞童子往前迈出一步,还未踏稳,整只腿立即往雪里陷了半截。雪没过踝骨,寒意钻进脚心,顺着血管经络往上蹿。他抖一下肩,积雪扑簌簌掉落,落进地表那片茫茫苍白里,转眼不见。

风也很大,呼呼,呼呼,在耳边不住地长啸。

酒吞用手挡住扑面的风雪,将腿拔出来,接着往前,腿又陷进去...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