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渣文笔OOC雷可能~


陈年(6)


源博雅×大天狗



果然不出半刻,大天狗找上门来。

“大天狗大人,我不是故意的……”见大妖沉着脸,食梦貘赶紧硬着头皮为自己辩护,“我不知道是您的梦,它被扔在那儿,我以为是谁不想要的!”它信誓旦旦表着忠心,战战兢兢,用爪子将光球推出去。

“这里,最核心的部分我还没吃,”妖怪恋恋不舍的咽了口唾沫,“还、还给您。”

大天狗接过来。只有食梦貘能将梦境实质化,从梦的世界里带出来,因此这东西他也是第一次见。往里头注入妖力,光球就亮起来,泛起荧荧的粉色。大天狗将额头抵上去,粉色雾气落到眼睑上。

还是山林,花被食梦貘吃了不少,但视线所及之处仍是淡粉占大多数。透过树枝,能窥见群山环抱中微缩的村庄。白衣的大妖握着扇子发号施令,妖怪们则听从指挥,井然有序地穿梭在低矮建筑之间——大天狗以奇异的上帝视角旁观着这一切。

迷你版的武士坐在树下头,把竹笛往腰间一别,大大咧咧上去帮忙。他想帮萤草搬东西,不料那重量超乎想象,接过来的一瞬险些闪了腰,只得悻悻放下。大妖嫌他添乱赶他离开,他赖着不走,往树下一坐,学着大妖,有模有样地指挥起小妖怪来。

大天狗看着,轻轻“噗嗤”一声。食梦貘原本在旁边伺机逃跑,突地听他一笑,立刻就地趴下,再不敢轻举妄动。

然而他只笑了那一下,后来面色愈来愈差,气压低得食梦貘抬不起头来。

他托着那个球。球里的妖怪们忙完了,天色渐渐暗淡,阴云中泛着暗绿,花不知何时已尽数枯萎。梦里小小的大天狗走向武士,武士又把竹笛抽出来还给他。

旁观者一眨眼的时间,风涌云动,只见白衣小人手伸到一半,啪,笛子落到地上,武士咧嘴一笑,摊开掌心露出一缕白发。狂风大作,那些发丝被吹得七零八落漫天飞舞,白衣人想去抓,堪堪逮住一根,回头一看已没了武士的踪影。

天上的云彻底变成了墨色,它们替代消失的花朵,沉沉压在枝头。

大天狗收紧手指,几欲捏碎这球,再看它,已不是先前那嫩粉,成了绿黑色。大天狗最后看一眼里头那个孤零零的白衣小人,收回了妖力。粉色重新覆盖了梦境。

他脸色阴郁到极点,反而笑了,食梦貘看不懂那表情,似怒似怨,却是个笑。它生怕大妖动怒波及到自己,没出息的团成一团。

“你想要这个?”大天狗冷笑着把球往食梦貘身边一扔,“你说对了,这就是我不想要的。拿去,给你了。”

他又补充:“既然要吃,就一点不剩地给我吃掉。”

食梦貘被他冷瞪着,察觉气氛险恶,连忙一口将梦境吞下。囫囵吞枣,连味道都没仔细品尝。它咂咂嘴,嘴里一股芬芳清甜,原觉得自个儿赚大了,不料数秒之后浓烈的苦味从喉间倒涌,只能张大嘴,眼泪哗哗直流。

“好苦……”

“苦?”始作俑者还没走,闻言扭头追问,“苦味自何处来?”

“恐惧憎恶都是苦的,呜、哈呜,”食梦貘舌头发麻,连话都说不完整,“好梦甜蜜,噩梦就苦,呜呜好苦啊……”明明前头那么甜,为什么回味这么苦?它在心里质问,又不敢说出来,皱着脸在地上打滚。

大天狗冷眼看着它翻来滚去。

恐惧憎恶。

他天不怕地不怕,有什么恐惧的?大天狗回想梦中所见——他是第一次看自己的梦境,以前他从未察觉他会做这样的梦。妖怪鲜有梦,就算梦了,也多是醒来即忘,偏偏这一个被他以此种形式完完整整看了一遍。

我恐惧什么,我害怕什么?他扪心自问。

哪里用问。他心中早就有答案——他恐惧的是博雅的离开。

怕第二天再见不到源博雅,怕他像梦里那般一声不吭就走了,怕这个梦实现,也一直刻意回避着源博雅迟早要走的现实。他心里一团乱麻,想着比起那可笑至极的光球,与源博雅再度相会的这些日子才更像个梦。

大天狗微微张开嘴,发现下嘴唇被咬破了,针扎似的痛。喉咙里一股子苦味,好像他也吃了噩梦似的。

 

大妖走了,食梦貘伏在黑暗里啜泣,源博雅一无所知,还在继续他的美梦。

不,或许也不能称之为美梦。

武士在樱花林里与人对笛,吹得十足尽兴,酣畅淋漓。满目樱花,神乐亦在身边,又有知己与他共奏一曲,着实令人心旷神怡。可良辰好景不长久,笛音一落,场景倏地转换,还是樱花林,花却落没了,林中最大的那颗樱花树正在燃烧,火舌仿若赤红的花朵,将它装点成了一支硕大的火把。

粉衣黑发的女妖捂着脸在树下哭泣。

源博雅想了好一会儿,想起她是樱花妖。这时樱花也抬起头,露出斑斑泪痕。

“徒留侬身,”他走近了,听到樱花妖低声念道,“莫非君之遗物……”

樱花树熊熊燃烧,发出噼啪的爆裂声。

“相思难寄之烦苦,阴阳两隔之残酷,您怎会知道呢?”他什么也没说,樱花却拿一双绯红的眼望着他,泪水盈盈,仿佛看穿了他,好一会儿又慢慢道,“死了的倒也算了,活着的才最痛苦……”

她在火光中翩翩起舞,一面舞,一面发出幽幽的叹息。

源博雅见她如此,一时不知该扑灭那火,还是由着樱花飞蛾扑火自我燃烧。进退两难之际,忽听一声抱怨:“好苦!”

“好苦啊,呜呜,”那声音絮絮不断,终于把他从漫天火光的梦里拽了出来,他坐起来一看,食梦貘趴在拉门外,嘤嘤啜泣,哭几声还要咂咂嘴,打个冷颤,再继续抱怨,“呜呜呜……”

 

昨晚还在喊甜,一大早就趴这儿哭,这家伙什么毛病?

源博雅揉了揉眉心。他既醒了,天色虽早,却无心再睡,索性起了。他换了衣服出门,下意识往大天狗住处走,脚一迈出去,僵住了。

他不知道如何面对大天狗。

未来的源博雅与大天狗是恋人关系。他想透了这点,也明白了大天狗古怪态度的来源,甚至多少理解了大天狗的想法,可这一切认知竟扼杀了他面对大天狗的勇气——他并未经历那段对大天狗来说刻骨铭心的恋情。大天狗曾经的恋人是源博雅,却不是他。他犹豫着,一时不知该怎样与对方相处了。

要回避大天狗吗?不,不该如此。

他到这个时代许多天,大天狗从未告诉他这件事,妖怪们也三缄其口,或许正是不愿破坏两人的关系,不愿将不属于他的责任与情感强加于他。博雅也的确没能在第一时间接受未来的自己缔结的关系。

可他与大天狗并肩的情谊尚在。先前那么多年不提,到这里的前一刻他都还在与大天狗一起战斗,就此疏远大天狗,他做不到的。博雅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心情,是震惊,也是不敢置信,像在黑夜中迷了路,兜兜转转,天光乍破,以为终于找到出路,实则一脚踏进了大雾弥漫的深山幽谷。

他想昨天该拉住大天狗的,可是现在去找大天狗也不晚,又想没看到那剪头发的女子多好,也不至于陷入两难境地。

还是得去。源博雅最终得出结论。大天狗脾气虽坏,却不是不通情理的类型,可能有些尴尬,但还是与他面对面解释清楚为上,何况,也得为昨日说错的话道歉。男人想了想昨天一时口快说的你怎么不找一个云云,还有大天狗惨白的脸色,登时双手捂脸,恨不能再次穿越时光,回去胖揍一顿那一刻的自己。

总而言之先道歉,如果大天狗原谅了他,再提回去的事好了。他叹气,才记起昨日去城里是为了回去的线索,可八百比丘尼说的话,他连一个字儿都还不知道。

 

“哎,等等!萤草,”源博雅在路上拦住一群小妖怪,揪出最熟悉的那个,张嘴便问,“大天狗在房间吗?”只有他知道问出这句话时心里有多忐忑。他去寻人,怕白跑一趟,因此应希望大天狗在房间,偏偏他又不希望对方在。一颗心七上八下,不想听到萤草回答在,亦不想听到不在。

“我我我……我不清楚!”萤草疯狂摇头,“大最近大家都有很多事,天狗大人这几天也很忙的……”

“大天狗大人?”一旁的山童插嘴,“刚刚好像回屋了。”

“最近大天狗大人真的很辛苦呢。”另一只小妖怪细声细气道。别的立即“是呀是呀”的应和她。

“上次的那个事情,”见源博雅面带困惑,萤草低声解释,“好像没处理干净,也可能是刮大风迷雾散了没补足——最近周围活动的人类增多了,前天夜里还有人闯上山来……”

博雅对妖怪们的事务没什么具体概念,巡山也只去过一次,长时间蜗居山中,不知事情轻重,但看萤草神色忧虑,约是极严重的。小妖怪们忙忙碌碌的,又怕他,同他说了没几句就赶紧走了。

武士兀自发神,回过神来,已走到大天狗屋门前了。

“大天狗!”他在外头叫,没人理他,于是又敲门,“大天狗?我进来了?”他拉开拉门进去,发觉不是屋主人生闷气不作答,屋里真没人。

主人不在时闯进对方的房间是极失礼的行为。博雅四下看了看,确认没人,正欲转身出去,忽看见一样熟悉事物,那东西似有魔力,令他明知此举不妥,仍鬼使神差般走了过去。它悬在里屋的墙上,原是看不到的。博雅先前来的几次,分隔里外的拉门都合得严严实实,今日却松了一条缝,一抹鎏金色暴露出来。

是弓。源博雅凑到门边往里头看。墙上悬着赤黑金三色的长弓,精致华美,足有一人高。是他的弓。

他睁大眼,不由自主将门拉开了些,往边上看,那弓旁边悬了一支笛,通体墨黑,下头坠着红流苏。亦曾是他的笛。

他来时孑然一身,弓笛早丢了,乍见这些东西,顿生熟悉怀念之感。可它们在大天狗屋里,多年过去也光泽未褪,定是有人小心保养,再一思考大天狗是如何得到的它们,博雅眼一垂,心中五味陈杂,那金红突地扎眼起来。

那笛子还是他送给大天狗的。他幼时从宫中得到它,一直随身携带,喜爱至极。少年时外出游历也带着。后来遇到大天狗,志趣相投,一见如故,正巧后者也通音律,他难以按捺觅到知音的喜悦之情,便将那笛子送给大天狗,自己又寻了支相似的。那段在山中度过的日子,除去斩妖除魔,便是与大天狗同奏一曲,共谈音律了。

忆及往事,源博雅不禁叹息。

“怎么就……变成了今天这样子。”他说着,忽瞄到屋内小几上,几页文书下头,露出一截红绳。

那是他回去的关键。源博雅心猛地一跳。他无意识拉开了门,恍若着了魔一般,走进里屋,将手伸向那绳子。

一只手按住了他的手腕。

大天狗站在他身后。阴影斜铺,将他上半张脸切分到里头,冰蓝色的眼在影子里闪着冷光。

 

TBC


好像写了特别多梦啊,说一下梦这个东西吧_(:з」∠)_

我一直觉得梦是潜意识的体现,大天狗的梦,前半截是博雅留在了这个时代和他一起守护村庄,后半段是博雅突然走了,一半是再次见到博雅的喜悦,一半是再次失去他的恐惧,所以食梦貘尝到的味道是非常甜再非常苦(

大天狗自己也没看过自己的梦,食梦貘的作为让他直面了自己的恐惧


樱花妖念的和歌“本思已忘怀,徒留侬身,莫非君之遗物”,是和泉式部的作品~以前也有用过,很喜欢这首XD

评论(7)
热度(59)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