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自己写得也不明所以的东西......霞水母保护牧鱼,牧鱼食用水母的食物残渣并为霞水母引来食物,但同时牧鱼也在逃离水母的触手,一个不慎就会被水母毒死←这样的梗

最近触手这个词出现的频率是不是有点太高了???

渣文笔,OOC,雷可能


水母之吻


诺伊库洛姆×希拉莉


“啧……”触手来势汹汹,闪着危险的金色光芒从颊边险险擦过,这是希拉莉躲过的不知第多少次攻击,她瞪着立在森林阴影里的蘑菇状生物,抹了一把汗,“喂,这到底是什么啊?”

那生物拥有半透明的身体,伞状头部被纠缠的触手撑起,透了光能看到里边悬浮的大脑和疑似眼珠的球状物。是希拉莉从未见过的敌人。它们拥有玻璃似的...

很短,诺伊和希拉莉收束因果时见到过去的希拉莉的小故事(。)

渣文笔,OOC,雷可能


异言


诺伊库洛姆×希拉莉


身着丧服的女性出现在魔都罗占布尔克的街头。她扛着沉重的武器,头发短而散乱,皱着眉毛,和身侧的热闹繁华格格不入。那是战士的打扮。

白色的女性随后出现:“在前面的那个街区,去吧,希拉莉。”

“我知道。”没有人比希拉莉更熟悉这里了。

一黑一白,一优雅一粗野,这样怪异的组合行走在罗占布尔克的街道上,引来了不少好奇、困惑和不怀好意的目光。但她们俩,一个闷着头走完全不曾留意,另一个注意到了却并不在意。


“目标就在前面了,但还需等待时机……...

参加古鲁瓦尔多生日企划【罗生门】的投稿~对应角色为复活库勒尼西,所选妖怪为不知w

前几天在山里挖野菜所以现在才放出来_(;зゝ∠)_我们可爱又美丽的八爪太太给这篇文配了图!给她比心!链接走这里→章鱼是最佳的食材

渣文笔,OOC,雷可能


不知火


古鲁瓦尔多&复活库勒尼西


不知从何日开始,隆兹布鲁王国境内的湖泊面上燃烧着烈烈大火。

是名为不知火的怪物在作祟,王国内出现了这样的传言。


“那种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尽管在家臣讨论此事时冷淡地作出了这样的发言,深夜,古鲁瓦尔多却顺着密道离开了城堡...

给爪太太的林老师触手肉~

#触手x林奈乌斯R18

#无逻辑污雷爽,高度OOC,肉很柴(。)

总之还是雷的话请不要点~点开被雷了也请不要和我说我真的不负责_(:зゝ∠)_互相尊重谢谢XD

链接走微博→触手X林奈乌斯】藤


说是触手不过藤蔓到底能不能算触手啊......触手不是软体动物类的吗(纠结

.........污了林老师之后我真的觉得蝴蝶要离我而去了(哭泣

标签:unlight

#库勒尼西R卡剧透有

依然是复活尼西&尼西的放飞自我,梗有部分参考哈利波特与密室中的日记本~

渣文笔,高度OOC,高雷可能,夹杂大量个人观点,请注意避雷w


秘密


复活库勒尼西×库勒尼西


“全都想起来了吧,”人偶立在洋馆门边,“记忆。”她个子实在是小,藏在门廊边的阴影里,一不留神就找不见。

库勒尼西从洋馆出来,漫不经心地从她身边走过,他一只手抱着本书,另一只手指尖灵活地卷动着鬓发末梢:“嗯。”走出洋馆大门,绕过精雕细刻的廊柱,下了阶梯,是庭院。再往前,出了庭院,就不知通往何处了。

“走吧,我送你。”影子与日光的界限如同刀刃,将人偶切分两半。她跳下...

和爪爪约粮架打输了_(:зゝ∠)_她点的学院以及风纪委员paro

事实上很带感呢wwwwww

题目乱取的,请当它不存在(((

夹带CP诺伊库洛姆×希拉莉,微乎其微的维若妮卡×妃

渣文笔,高度OOC,雷可能


午后


卡尔杜斯中心学院paro


“站住!史塔夏,”白色制服的女性在走廊上奔跑,鞋跟敲在地面发出快节奏的清脆响声,“损坏公物伤害同学,这次一定要制裁你!”

白衣人跑得很快,一头夸张的银白色长发和衣摆一齐在身后飘飞。脸上浮出薄汗,气息不匀,她也不曾放慢速度,一双浅色的眸子只紧紧盯着前方不远处同样快速移动的身影。

被称作史塔夏的赤黑色少女在...

 爪太太安利我的神CP复活库勒尼西×库勒尼西...我竟然真的吃了下去_(:зゝ∠)_反正十年如一日,专业站冷门..........放飞自我!!!

###尼西R1-R5全剧透注意

基本是照着走剧情...乱七八糟一锅有毒料理

渣文笔,高度OOC,雷可能


深渊


复活库勒尼西×库勒尼西


库勒尼西从记事以来就被梦所纠缠。其实不算梦。纠缠不休,闭上眼能看到,醒过来了依旧无法挣脱,没有梦是那样的。

他在现实与那个奇异的世界之间游离。草叶呈现出深紫,黑色的花长着尖齿,云里藏着蛇尾,沼泽中探出干枯的手。荧光瀑布倾泻于彩虹大地,海洋却是黑...

投喂爪太太的尼西无CP短打_(:зゝ∠)_自从她给我疯狂安利了尼西...(((

渣文笔,OOC,雷可能


追加一下爪太太给这篇文配的图~☆→点击这里猛戳深海章鱼


蜃楼


库勒尼西


“你有听说过吗?”

悬崖上没有风。冶艳的红光浮在天边,晃眼看去,好似血泼了满天。说不定真是血,新鲜的、粘稠的血,挂在天上被太阳烤干,残留的腥气在空气里翻腾。抬起头看不见鸟,面上却落下无数飞翔的影子——那是在天穹穿梭的,成群的物品。

“你有听说过吗?”库勒尼西又问了一次,没有风,所以声音轻反而清晰,“将自己的孩子毁掉的母亲。”他垮着肩,袖口宽松,瘦削的手...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