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谢谢nod!!!!不提奔三我们就能在一起!!!!

偏执成狂和一意孤行:

给我的宝贝@七栩 ,祝她生日快乐!奔三啦亲亲习习!以后我们也要在一起!



初次尝试这对,ooc可能,没问题的话请继续~



这是古老的传说。



竹椅嘎吱嘎吱地摇,夜晚的风吹得竹叶哗哗作响,烛火掩映在纸窗上,跳动着,流出点点萤火。老妇人端坐在坐垫上,身边围了一圈孩子,她慈祥的声音在夜里显得悠悠长长。那时夜色已浓,像是...

一个红叶没出场……的酒吞红叶(。)

借用了吴叶改名红叶,最后成为鬼女即红叶狩的传说,不过改动了时间轴和因果。因为不管时间轴对不对得上都会这么写所以也偷懒没考据了,总之请不要太认真啦(ノへ ̄、)

放飞自我,可能有OOC和高雷


风雪落残灯


酒吞童子×鬼女红叶


雪很大。酒吞童子往前迈出一步,还未踏稳,整只腿立即往雪里陷了半截。雪没过踝骨,寒意钻进脚心,顺着血管经络往上蹿。他抖一下肩,积雪扑簌簌掉落,落进地表那片茫茫苍白里,转眼不见。

风也很大,呼呼,呼呼,在耳边不住地长啸。

酒吞用手挡住扑面的风雪,将腿拔出来,接着往前,腿又陷进去...

传说天邪鬼能使人做出相反举动,用了这个梗。看了一下游戏里的四种天邪鬼,好像都不是这样的,就当是第五品种吧(。

可能有渣文笔,OOC,雷


天邪鬼


酒吞童子×鬼女红叶


天擦亮,又是一夜翻了过去。睡醒了的或压根没睡的式神们纷纷起身,门外间或响起细微的足音。酒吞童子就醒了。昨夜宿醉,他坐起身时觉得额角一跳一跳的疼,于是干脆又倒下去。

院子里应是起风了,他躺着,也听到樱树沙拉沙拉。

不知算不算睡着了,半梦半醒,昏昏沉沉,真正清醒时已日上三竿。外边没什么人声,想来多半是安倍晴明安排完了今日任务,该出去的都出去了。他换了衣服,也不背葫芦,嘴里咬着发带,...

 放飞自我的产物...

晴明转世、红叶和酒吞的故事,时间在幕末时期(。)

有较多红叶→晴明,写的时候我的灵魂在天上飞——

进击的OOC,渣文笔,请注意避雷~


薄酒茶汤


酒吞童子×鬼女红叶


年轻武士撩开帘子走进旅店。

白皙纤长的手指将茶碗推到武士面前,那指甲用蔻丹染作殷红,指甲尖端轻轻敲击茶碗,敲一下,碗里就荡开一圈涟漪。

旅店的老板娘不是从前在乡野里常见的朴素女子,不止染了指甲,还精心抹了口脂描了眉毛。大抵京都女子都是这般艳丽吧,武士稍稍恍神。他喝口茶,放下碗,茶梗沉下去了久久未浮起来。老板娘对着他弯起眼睛笑,他便又点了些饭菜。

“咦。”...

新墙头~沉迷游戏不能自拔,吃这对的我冷得仿佛一个异端(。)

假想一切落幕,红叶不再食人之后的事情,萤草视角w

渣文笔,高度OOC,雷可能 ,题文无关~


酒寄红叶


酒吞童子×鬼女红叶


萤草发现枫树林里有人跳舞。

是萤草住所附近的枫树林。正值秋日,一树深绯像是血,像是火炬,像是晨曦像是燃烧的晚霞。是远近闻名的景色,却也有过食人妖怪在此居住的恐怖传说,萤草还待在山里时,总是听伙伴谈起这里。

舞者是着蓝色华服的美丽女鬼,萤草第一次见她时她便在跳舞,衣服上的枫叶图纹在旋身跳跃中起起落落,像是真正的红叶翻飞,烈烈灼灼。萤草听酒吞童子叫她红叶。

无人不知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