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三月初投给梦百国服吧刊的文w应该可以发出来了?

渣文笔,OOC,雷可能

玻璃

 

月觉多莱伊×公主

 

 

那尾金色鳞片的大鱼找到了狩猎目标,它尾巴一甩,冲向在水草间停留的小鱼。眼看着猎物到口,它却蓦地刹住了,在波光间打了一个转儿,回到了之前的位置,重新蛰伏在景观石背后。

不合理,和计算的轨迹不一样……科洛佛多的王子坐在湖边的草地上,眉头拧起,似乎不是很开心地瞪视着湖水。

“喂,你!在那种地方很危险的——”巡视城堡的侍卫远远喊叫着跑过来,到了面前,却讷讷地将快要脱口而出的教训吞回了肚子里,“多、多莱伊殿下,原来是您啊……真是失礼了。”...

“下雨或下雪时,一对情侣共打一把伞,在心理上和行动上都会产生亲近的效果,产生特别的氛围,在中国和日本的传统文化意识中都通常看作是爱情的象征。”←梗来源

虽然写得很纠结,不过大概是双向暗恋→表露心意的过程~?

渣文笔,OOC,雷可能


相合伞


樱花×公主


“看这天,似乎快要下雨了呢。”樱花仰头看了看天,有些忧虑。阴云翻卷,虫蛾低飞,空气里泛着潮味儿,是降雨的前兆。他把手覆在同行的少女额上,袖子垂下,将风挟来的碎樱和尘沙一同阻隔。那风实在是冷,少女忍不住打了个颤。

还是穿得薄了。樱花心想,脑子里转过好几个念头,却依旧微笑着,用征询的语气问:“一会儿就该下雨了,...

写得乱七八糟....大概就是...日月樱花的对话_(:зゝ∠)_

虽然公主没啥戏份,还是打了樱花×公主(。

OOC上天,渣文笔,雷可能,请慎入~?


对酌


樱花×公主(? 


星子寥寥两三点,满月扣夜空,月色朦胧,清辉照拂着深夜的蓬莱国。闭上眼,除了水响,仅能听到风吹花枝簌簌摇。

樱花肩披羽织,独坐于中庭廊下。他一只手畔立着纸扎的灯笼,其中烛火摆动,在纸面投下模糊的暖黄。另一侧手边放着自酿的清酒,酒色清透,盛在赤红的酒器里,纹丝不动,如一碟满盈的月光。

一阵风起,覆在庭院上方的花霞随风而散,樱化雨,噼里啪啦地砸下来。月光碎...

渣文笔,雷,OOC预警

愚人

 

樱花×玩家

闪闪发光的水流从山上飞泻而下,积蓄在池子里,一大汪明明灭灭,流动着惑人的光。身着华服的青年坐在泉水边,他修长的手指把玩着一块棱柱状晶石,另一只手低垂,掌腹下是一摞相同的石头。

“樱花,靠你啦!”

樱花捞起那一堆光芒流转的彩色石头,手指张开,它们便哗啦啦从指缝落下去,散了一地。妖精石滚动着,折射出的光斑晃过水面、衣袖,和青年低垂的眼睑。咕噜噜,有几颗噗通一声,坠入了泉水。

“我最喜欢你了,就交给你了哦!我呢,想要——”

啊啊,果然,又来了呢。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那个少女在召唤王子之前会先请求樱花...

前两天顺手觉醒了初恋吉柯,被他一句“天真浪漫也是一种罪行”瞬间苏炸,就摸了这条鱼(。)

对于吉柯这种耿直Boy不是很能把控,OOC,渣文笔,雷可能

锆石

吉柯×公主

「美丽的公主啊,请允许我向您奉上这颗在我胸腔中跳动的,忠诚的心!」

雄浑的男高音从歌剧大厅里溢出来,唱腔高亢华丽,在金碧辉煌的歌剧长廊中悠悠回荡。

不愧是在整个梦之国都颇负盛名的梅吉斯迪亚歌剧长廊,打过蜡的地板宛如明镜般闪亮,顶上垂着光芒璀璨的吊灯,厚重的天鹅绒帘子锁边繁复精致。除却空气中隐约的歌声,挂满墙面的绮丽画作也为这儿增添着艺术气息。

「抬起头来,我的骑士。」女高音打着转儿升起。

少女踩着银白高...

#阿比斯×萨奇亚,腐向预警,请注意避雷

恭喜saki这家伙成功把我洗脑成蜂蝶粉了(。)

这篇的梗来自亲爱的Nod~☆

*千鸟草与飞燕草长相相似,千鸟草全株有毒,却代表温柔←在这样的梗上开展的蜂蝶某一日的故事w

说是CP向不如说是友情向(。)渣文笔,OOC,雷可能

飞燕与千鸟

阿比斯×萨奇亚

无论何种季节,阿贝德尔的道路总是被重重花海所掩藏,从城堡通向森林的小道也不例外。茂盛的花草覆盖了道路边沿还不知满足,连石板的间隙里也有细幼的草尖冒出头来。

时候尚早,夜里结成的露珠还来不及被刚升起的太阳晒干,只挂在草叶上摇摇欲坠。

胶制鞋底稳稳踏过路面上湿滑的青苔,...

没把持住,对樱花下手了(。)

自我满足的产物,假想公主回归现世,没有诅咒的戏份_(:зゝ∠)_

渣文笔,OOC,雷可能


木花开耶


樱花×公主


“樱花啊,樱花啊,暮春三月晴空里——”


又是一年初始之春,三月和风乍染春华,花影灼灼,仍掩不住樱树下人影重重。

昨夜刚下过雨,今朝虽云散日出,仍铺了一地淋漓落英。落花娇弱,无论白的红的一并湿漉漉黏在路面上,木屐碾过,便仓皇破碎。

少女提着手袋,垂着头,随着人流小步小步往前挪动。她长长的栗色鬓发被抓夹牢牢抓成一束,装饰其上的流苏垂在颧骨位置,只要一捻动那缕儿碎发,下边坠着的铃铛就叮...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