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放河灯?那种事情,我没兴趣。”

人类的七夕已经过去小半月,寮里的女妖们却突然起了兴致,嚷嚷着要过一次人类的节日,并真的热热闹闹筹备起来。大天狗虽如此直截了当地拒绝过了,到了当日,还是被三尾狐连拖带拽地抓到了庭院里。

“呵呵……”三尾狐松开拽着大天狗衣袖的手,笑吟吟递过笔和一盏灯,“大天狗大人既然来了,不如也试一试,把愿望写在上边放到河里去,算是许愿了。”

“我的愿望由我自己实现。将愿望寄托于虚无缥缈之物,”大天狗面露不屑,“是弱者所为之事。”他口中这么说,心里也的确这么想,却还是抿着嘴唇,提笔写了。

虽不在意是否会扫了妖怪们的兴,但一看桥那头还立着细竹,阎魔正在笑眯眯地分发彩纸,大天狗厌烦三尾的不依不饶,更怕阎魔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留意到自己,心想着不如写了这一盏灯,让三尾再无纠缠的借口。

“写好了么?”三尾凑过来,“去河那边放掉吧,大家都在那儿。”

于是大天狗捏着灯,不甘不愿地穿过半个院子。

“咦,这不是大天狗么,”源博雅大半个身子挂在桥外头,正伸长了手帮神乐放河灯,看到大天狗,手抖了抖,差点翻到河里去,“你竟然也会参与这种活动……还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啊。”

“哼。”大天狗睨他一眼,“我可不是自己愿意来的。”

“别这么说,既然来了,就好好享受吧。”博雅抓抓头发,留意到他手里的灯,顿时咧嘴一笑,伸手过来,“你这家伙还是这样,嘴上这么说着,却已经写好了。要帮你放吗?”

“不必了。”大天狗一个侧身避开他,随即展开翅膀飞到河中央,悬停在水面上方,轻轻弯下腰放了灯,他也不回头,翅膀一抖,径直向着河对面的树林里去了。瞧这模样,想必是早就不耐烦了。

“诶,大天狗!”

博雅在桥头叫了几声,对方却没有应答。

 

人类武士扭头去看那盏属于大天狗的,明黄色的六边形的灯,只见它浮在水面之上,因放在河心,并未归入河岸附近的河灯洪流,而是孤零零地在河中央,一面打着转儿,一面顺水漂得愈来愈远。

“待会儿大家还要一起吃羊羹和栗子,对吧,”他凝望着水流,冷不丁开口道,“我去找大天狗。神乐,你先和晴明一起,小心些,别乱跑。”

少女虽有些不明所以,还是点了点头:“嗯。”

“诶,可是博雅,你还……”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开口,博雅却已跑远了。

“神乐大人,神乐大人,”小白跑过来,“快些去写彩笺吧!”

“唔……嗯,好。”

但等到许愿完毕,晴明取出羊羹,樱花妖为大家一一切分时,也不见博雅回来。诸妖边吃边笑,院子里热闹得紧,谁也没发觉少了个人。神乐挂好了彩笺,吃完了自己那一份羊羹,想了想,同三尾讨了一只灯,起身去寻博雅。

她顺着河流下行。

 

“博雅,”离庭院越远,岸边挂的灯笼就越少,光线昏暗,神乐倏地留意到河中有一点火光,她眯起眼,吃力地辨认附近那一团黑乎乎的人形,“是博雅吗?你在河里做什么?”

“神乐?不是叫你别乱跑吗,我一会儿就好,”源博雅小心翼翼迈出一步,还不忘警告神乐,“你在那边待着。”水漫过了半个身子,脚底湿滑,他走得如履薄冰,却还是坚定地往前,不断地伸手去够河心那点火光。

那光是一盏河灯。

神乐借着那点光,发觉河灯不在水中,而是被河心的岩石顶了起来,是一盏停留在原地不动的,搁浅了的灯。

“呼。”博雅指尖一勾,终于够到了那灯。

他把灯托在手心里,高举过头顶,像之前那般,慢慢地,一步一步地穿越冰冷而黑暗的河流回到岸边。

“那是?”神乐瞄到灯上有字,与别的灯上密密麻麻的小字不同,只有两个笔画简单,锋芒锐利的大字——“大义”。

“……没什么。”博雅摇摇头。

神乐却觉得他是在敷衍自己。光线虽昏暗,她却也能看出博雅垂着眼,眉头蹙起,神情复杂,像是早有所料又像是有些遗憾,只盯着那盏灯,身上滴滴答答淌着水,也好似不知冷热一般,全然不在意。

“刚才你还没放河灯,”神乐这才想起自己的目的,她取出那盏向三尾讨来的灯,“给你。”

“多谢,”源博雅对着自己的妹妹笑了一下,旋即摇摇头,“不过不用了。”

他说着,从怀中取出一片羽毛,将那羽毛别在手中的灯上,又将灯放回到水中。做完这些他才拍拍手,扯着嘴角:“这样就好。”

那是一片柔软的,鸦色的羽毛,它被放到灯上,紧挨着“大义”两个字,像一片阴影,将那两个字覆盖了,又像一块淤痕、一团墨渍,既沉重又轻柔。然后一只手将它们一齐推送出去。

神乐转了转伞柄,看着它静默地远去,那一点烛光闪烁着,闪烁着,终于,在视线所能达到的最遥远的位置,被黑夜中的黑色河流吞噬。

“走吧,”博雅转身,“回去了。”

男人走在前面,神乐跟着他身后。

走过鸟居,神乐如有所觉,偏了偏伞,看向上方,却只见两盏灯笼、一片漆黑,鸟类振翅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想来只是飞鸟经过,是自己多心了。于是她低下头,把玩起没博雅没用的那盏灯来。

 

大天狗飞离了鸟居,又往前一段路,最后踩在一颗树梢头。

“真是蠢得……”从这个高度看去,还能看到蜿蜒河流中远去了的那一点火光,他瞥了一眼,又别过脸去,“无可救药。”


评论(7)
热度(95)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