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第一次尝试第一第二人称+第一视角,有点紧张wwwww

渣文笔,雷可能,如果有OOC和错漏请务必指正_(:зゝ∠)_



凉酒


朔间凛月×濑名泉

 

 

你问我:“小濑,要喝酒吗?”

 

你眯着眼睛,脸上是被温泉蒸出的红晕。你捏着啤酒罐,手指微微弯折,指甲盖泛着圆润的珠光。易拉罐被漫不经心地摇晃几下,满满当当的啤酒在金属器皿里发出闷响。

“哈?明天可还有记者会,”我将手臂抄在胸前,浴衣在臂弯叠出一层一层皱褶,“小熊你是脑子坏掉了吗?”

“欸——今天可是大胜利哦~”你还是眯着眼睛,懒洋洋笑,手仍旧摇晃着啤酒罐,人却整个挨过来,“喝一口也没关系啦。”

你靠在我身后,下巴杵在我肩头,锁骨偏上一些,又没到肩胛骨的位置。下颌硌得皮肤生疼。是你维持了很久的姿势,从还在梦之咲的时候开始,到Knights正式出道演出的今天,中间间隔了足以令我习以为常的许多年。

“……烦死了。”我更加习以为常的推开你。

推开你,紧接着听到自己好像不耐烦的声音,“真是的,被他们发现了我可不负责,别拖我下水。”

 

是在Knights第一次演唱会顺利举办之后的夜晚。

是在温泉旅馆庆功。空气又湿又热,墙角绿植再怎么铺展枝叶,也无法净化掉里边不容忽视的淡淡的硫磺味儿。我们刚从温泉浴场出来,笼着薄薄的浴衣,皮肤里包裹了兴奋的绯红,连呼出的气体也是滚烫的,带着硫磺味儿的。

 

拉开易拉罐,丰盈的泡沫噗噜噜从罐口满溢而出。

泡沫堆积成丘,然后崩塌,漫过你的手指,顺着你的指尖或者越过你的指尖,淌到罐身上。你还是笑,换一只手握住罐子,眨了一下眼,慢条斯理地舔舐自己的手指,从指甲边缘到指根,舌尖划下濡湿的水痕。像是打理毛发的猫,认认真真仔仔细细。

我从你那里接过啤酒罐。冰啤酒流入口腔,属于酒的微苦和香气被冰凉的温度尽数掩盖,只觉得嘴里炸开泡沫,但泡沫很快破裂,二氧化碳和柔滑的液体一起挤入咽喉。我把罐子还你,拧起眉头一抿嘴,还是尝到了些微苦涩。

“再喝一口也没关系哦?”

 

看着你喝。

看着你的脸颊被酒液撑得鼓起来,像是心里满溢的情绪,像是充了气却没捏紧口子的气球,一时膨胀,一时瘪回原样。

 

 

“小濑,要喝酒试试吗?”以前也听到过这样的话。

 

 

那个时候也是在温泉旅馆。是某次修学旅行的目的地,三年级和二年级去的同一个地方。要破旧一些,潮湿一些,脚踩在木头地板上,能听到嘎吱嘎吱的声响。

我坐在铺好的被褥上,你趴着,忽然从不知哪里摸出罐啤酒,晃着罐子问我。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还没成年吧,小熊。”

“诶——不要那么严格嘛”,你拖长了声音,话尾带着明显的困意,过一会儿,对着我弯起眼睛,“再说了,虽然是低一个年级,但我要比小濑大哦。”你将两根手指伸出来,逼近我眼前,不无得意地示意我们之间的年龄差。

“切……”嘁,区区两个月而已,到底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啪啦。你收回胜利的手势,飞快地拉开拉环。

咔啦。和室的纸门被人拉开。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温泉真是令人愉快啊……♪”

猝不及防被拽进壁橱里,视野一下子暗下来,但能够清楚地听见透过缝隙传进来的声音。是笨蛋国王的声音,还有鸣君奇怪我们去了哪儿的疑问声。脚踩在地板上的吱呀声,喝饮料发出的畅快的“呼啊”声,被褥摩擦地面的沙沙声。

“嘘。”

——还有你的声音。这个声音需要微微撅起嘴唇,气流摩擦唇面才能发出,被喷射出的气流是一道直线,像是微型闪电,被击中的皮肤处有细小电流一闪而过。

“你在干什么啊笨蛋小熊,喝酒喝到神志不清了吗?”我挣脱你的手。

 “小濑也不想被发现吧,未成年喝酒这种事,可是不光彩的哦。”

我们挤在昏暗狭窄的空间里,你把下颌压在我肩上,压着嗓子含糊不清地说话。那时候你还没有后来那么高,下巴只能抵到靠近后颈的位置。

“哈啊?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为什么我非得遮遮掩掩不可啊?”

我伸手去开门,你的手指压过来,像是死沉的秤砣,砸在我手背上。我回头看到你的眼睛,它们在阴影里,像一对红灯笼,烛火被笼在赤红的外壳里,黑暗愈浓郁,就愈耀眼。外边的灯光被壁橱门阻隔,只余下一线,在你脸上划出长长一道,纵穿了你的右眼。

“会被后辈说教也说不定哦?”

你贴上来,身体带着温泉的余温,压住我的手却是冰冷的。

“啧……”想起队伍里一板一眼的后辈,说不定真的会被说教。

 

一定是蓄谋已久的。

我一迟疑,你就立刻将手绕过我的脖子,把啤酒罐伸到我眼前。我就着你的手喝了一口,你再拿回去喝。我们每一口都喝得不多,所以这样往来了许多次。你一口我一口,隔着冰凉的啤酒罐亲吻。

我的唇舌留下你的气息,你的舌尖划过我曾舔吻过的那块金属。该算是亲吻。

皮肤烧灼起来,心脏也咕咚咕咚越跳越快。是酒精的作用,不对,我胡乱思索了一下,又找到了更好的答案——是泡温泉的时间过长了——皮肤发热,心跳加速,这些都是泡浴时间太长会出现的症状。

不知道什么时候房间里的三人出去了,恍惚听到是担心我们在温泉里晕倒而去找寻了。到底谁是那种会泡温泉泡到昏过去的笨蛋啊。

你这才松开缠在我脖子上的手,慢吞吞拉开壁橱门。光照进来,适应了黑暗的眼睛被刺痛。我抹了一把脸,脸还是热。

“下次再一起喝酒吧~小濑?”

你舔了一下嘴角,舌头卷走附在那儿的,一小团泡沫。

 


小濑,要喝酒吗。 



“明天就是Knights成立十周年纪念演出了!啊——我好紧张啊!濑名先生你为什么这么镇定……呜……”新换的助理是个小姑娘,吵吵嚷嚷的,脚步轻快,踩在木头地板上咚咚咚咚。

“说起来Knights真是厉害啊,就算解散了这么久,影响力也还是那么大啊……”

“临时组合的纪念演出也能卖出那么多票,真是吓了一跳,”助理拍拍胸口,自顾自念叨,“还以为大家早就不记得Knights了。不过也不奇怪,毕竟现在全员都是非常活跃的大明星嘛……”

“行了行了,吵死了——”

我停下脚步。

“哟,小濑。”你靠在挂着我名牌的房间门边,笑,手里晃着啤酒罐。

不知道有多久没见了。头发比记忆中长了点儿,眼尾也被时光拉长了些,乍一看,你多少有些肖似你的兄长朔间零了。但那股子没睡醒似的欠揍气息不属于朔间零,那是朔间凛月独有的。

“要喝酒吗?”你说。

我吸了一口气,温泉旅馆总是充斥着硫磺的味道。温泉水再怎么过滤也无法摒除这样的味道。像是溶在温泉里的矿物质一样,溶进身体里的杂质也无法彻底滤除——比如支离破碎的时间,比如陌生感,比如恋心的残渣。

“不了,”我闭了一下眼,“我来的时候,主办方在到处找你,你不至于这么闲吧,要躲懒也别拿我当借口。”

“说的也是……好像的确有很多事没做呢——呼啊——”你打了个呵欠,拖着步子从我身边走过去,手臂擦过我的手臂。

我没忍住瞪了一眼你的背影,然后顶着助理战战兢兢的注视拉开房门,第一时间便看见放在榻榻米上的两只啤酒罐。

打发了助理,我把行李扔到榻榻米上,不小心碰到两个罐子,有一个是空的,被碰了那一下,立刻当啷一声翻倒,另一个却还未被打开,肚子里盛着满满当当的啤酒,安安稳稳立在那里。

 

我拉开罐子,喝了一大口。不同于以前尝到过的被冰凉的口感压制住的味道,总觉得很苦。抿了一下嘴,还是很苦。

喝完了顺手捏了一下易拉罐。空罐脆弱极了,一捏就瘪下去,像是捏扁一颗空荡荡的心一样轻易。

 

我把扁罐子扔进了垃圾桶。

 


END


谢谢nod送我的猫咪抱枕,这是回礼(插刀

因为国庆打算去泡温泉写了这个~希望到时候不要下雨♪

评论(4)
热度(48)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