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给爪太太,提前几天祝她生日快乐~我对爪太太的爱,就像我对水母的爱一样深(嗯?

国行见证萤丸不断转世的故事,写得乱七八糟稀里糊涂

渣文笔,OOC,高雷可能


灯塔水母



明石国行×萤丸



空气湿嗒嗒的,海风卷来腥咸的味道,水汽黏在身体上,汗水糊满背和脸。礁岩和沙滩被高温灼烧得滚烫,穿着背心和短裤的孩子们顶着烈日,拖着半截影子在上面疯跑。

但也有人并未加入他们。那是个矮个子的小男孩,赤着脚踩在海里,水没过他的膝盖骨。阳光在水里被多次折射割作支离破碎的光斑,大多胡乱散布在男孩淡色的碎发上,少数落进他眼底,被染上萤绿色,熠熠生辉。

“哎——你不和他们一起玩吗?”明石国行踩着水凑过去,问他,风很大,那声音被他刻意拉长了,却还是被海风卷走了一半。

男孩子早已习惯了他的神出鬼没。他手里捏着小玻璃瓶,头也不抬,目光在水面逡巡:“不,没意思。”他说完,将瓶子放入水面以下,手臂向上一抬,半截湿漉漉的小臂连同盛了大半瓶水的瓶子一齐露出了水面。

“水母啊,”幼小生物在玻璃筑成的囚笼里无所遁形,明石国行眯起眼睛,“真是好看呢。”

男孩却没接话,他将战利品捏在掌中,对着光看了看,然后塞进裤兜里。

“你每天都在这里,但是紫色头发、佩着刀,”他边说,边转身往回走,“附近的大家都说,最近没见过这样的人。那么,你到底是什么?”

明石国行咧了咧嘴,海风撕扯着他刻意放轻的声音。我啊,是付丧神哟。他懒洋洋的眯着眼,说。

男孩子埋着头,狠狠地将橡木塞按进瓶口,为牢笼盖上了水母无法突破的天顶。这个动作也将没出口的质疑堵回了喉咙口,他不再说话,赤足踩在吱吱作响的砂砾上,往家的方向去。

果然不管什么时候,都不是好哄的孩子呀……明石国行远远看着他的背影,半晌无可奈何地笑了下,手覆在脸上,像是推了一下眼镜,又或许是抹了一把脸。

他跟在男孩子背后,将步子缩小了,一个不漏地踩过后者在沙滩上留下的小小凹陷。

 

 

水母在掌心的瓶子里浮起,下沉,膨胀,收缩。

 

 

“嗯,我见过妖怪,在小的时候。唔……或者说鬼,神明,就是那样的东西。”

“他没什么特别的,紫色头发,戴着眼镜,喜欢在沙滩上晒太阳——对,我的老家在海边——还会看我捉水母和鱼,天气好的时候会擦拭佩刀……就这些。”

银发少年拨了一下散落的鬓发,眼睑一垂。他一面轻声回答着同学们兴致勃勃的追问,一面将书本打开,阳光擦过指尖,落在书页上,然后覆过铅字,晕开一片淡金。

“现在他去哪里了?”少年重复着那个问题,面上浮出不易察觉的冷淡与厌倦,“不知道。不知道从哪天起,就再也没见过了。”

刮风了,云被肆意拉扯,无休止地翻卷变形,犹如纯白的波浪,而后波浪淹没了太阳。天色倏地黯淡下来,少年的手指滑过印刷清晰的彩图,指腹压住一小方蔚蓝的汪洋,灯塔水母被禁锢在其中。

“大概,”过了许久,变声期少年特有的,微微沙哑的声音才迟迟打破沉默,“是变回水螅体了。”

“毕竟付丧神这种东西是不会死的,”他扫了一眼灯塔水母的简介,声音平板无波,认真地述说着自己的突发奇想,“嗯……像灯塔水母一样。”随后他便被笑声的浪潮淹没,众人自认为听到了极有趣的笑话,在他周围肆无忌惮地放声大笑,也有人转而对灯塔水母产生兴趣,缠着他询问那本图鉴的名字。

“吵死了……真是,”坐在窗台的付丧神堵住耳朵,不满地嘟嘟囔囔,“真遗憾,我可不是水母啊。”

他就坐在少年桌旁的窗台上,银发少年却恍若不觉,只合上书,将书名展示给同桌。

少年藏在桌面下的左手摸到自己的书包,握住了悬在上边的挂饰——那个冰凉的、沉甸甸的小玻璃瓶。他捏了捏瓶子。瓶子里的水母已经不见踪影,只余下小半瓶海水,在空荡荡的囚牢里,随着外界的动荡,卷起潮汐。

 

 

水母在掌心的瓶子里长大,枯萎,消亡,留下一层半透明的皮。

 

 

灯塔水母是传言中不老不死的生物。它们拥有逆生长的能力,遇到损伤和危机的时候会将自己的时针倒拨,从成熟态回到原始的水螅体形态,以此来规避死亡。

但人不行,人是会老的。

在老去的过程中丢失了孩童干净的双眼,那个人再也无法看到明石国行,明石国行却一直在看着他,从未间断。

他看着少年成长为青年,青年再步入老年,最后由老年踏入死亡,然后被推入粉刷得无比苍白的房间里,皮肤毛发骨骼在焚化炉中消融——就像年幼时明石国行看着他抓到的那只水母,在生命的最末融入水里不见。

黑灰色的烟冲出桎梏,在烟囱上盘旋。

天色渐黑,那黑色的烟云依旧清晰。明石国行仰望着它,看着它愈升愈高,看着它在混乱的气流中一点点消散。然后天彻底黑了,草丛里,萤火虫的光渐渐亮起来。明石国行在那里站了许久,直到那漆黑的烟迹再难以寻觅。

又一次的轮回宣告终了。从太平洋底诞生的萤色灯塔水母,再一次化作水螅体,披着与生俱来的光辉,顺流而下,沿着生命与时光的长河漂向新的地方。

 

萤火虫起飞了,明石国行抬起脚,顺着满目萤火铺就的光河,走向那里。

 

 

水母在掌心的瓶子里再次降生。



END



评论(11)
热度(28)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