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参加古鲁瓦尔多生日企划【罗生门】的投稿~对应角色为复活库勒尼西,所选妖怪为不知w

前几天在山里挖野菜所以现在才放出来_(;зゝ∠)_我们可爱又美丽的八爪太太给这篇文配了图!给她比心!链接走这里→章鱼是最佳的食材

渣文笔,OOC,雷可能


不知火

 

 

古鲁瓦尔多&复活库勒尼西

 

 

不知从何日开始,隆兹布鲁王国境内的湖泊面上燃烧着烈烈大火。

是名为不知火的怪物在作祟,王国内出现了这样的传言。

 

“那种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尽管在家臣讨论此事时冷淡地作出了这样的发言,深夜,古鲁瓦尔多却顺着密道离开了城堡,独自穿过城市走向城郊。水域附近的空气里湿气满溢,路边苔藓生得青绿饱满,鞋跟一踩踏,便凹陷下去。

到了湖畔。与传闻如出一辙,湖面翻滚着火焰,初时只有四五团火光,后来渐渐增多,火炎横向分裂,很快就布满了整个湖面,整个城郊都被映得亮如白昼。无声无息的,火焰在湖面滑行,逐步蔓延到湖边。

古鲁瓦尔多面朝着不知火。他脱离树木投下的阴影,慢慢地、匀速地走到火光下,再往前迈过草丛,顺着河岸青苔生长的痕迹,进入浅滩。湖水没到脚踝的高度,隔着长靴所以感受并不鲜明。男性面无表情地继续走着。

水漫过胯骨,衣料吸足水,沉甸甸贴在腿上。火焰在古鲁瓦尔多眼前抖动着,他无知无觉般睁着眼,毫无动容,步伐不停,整个人被火焰吞没。但没有灼热感也没有烧伤的痛苦,像手指切开光线,他轻易地穿过去了。

被聚拢的虚幻火焰包围的湖的中心出现在古鲁瓦尔多眼前——那是不似现实的光景,身着深色宽松外袍的长发男性立在湖心,被黑色的漩涡所环绕。衣袍和腰带看似坠入水中,却并未洇湿。

 

库勒尼西合上手中的书,抬起头看向不速之客。面纱上六只金色兽眼被月光勾上冰凉的银边,递来不善的视线。

 

“不知火。就是你吗。”古鲁瓦尔多开口,虽是问句,却并无询问之意。

库勒尼西脚下漂浮着虚幻的月亮,涟漪荡开,幻影之月也不为所动:“不,与我关系不大。我仅仅是为它打开了门而已。”

“这火焰,说是异界的怪物,其实无法造成任何破坏与伤害。”质问者在阴影中悄然将一截剑身抽出鞘——库勒尼西留意到了这一点。他往后退了半步,轻声为火焰抑或是自己辩护:“即使如此也被冠以妖怪之名,只是因为未知往往遭受恐惧罢了。”

 “不知火这种东西,是火,却浮在水面。”

少年抬头环视四周悬浮的不知火,面纱轻柔地覆在面上,火光薄红,勾勒出柔和的面部轮廓线。随着他话语的节奏,火焰跳动起来,火光横跨整个大湖湖面,不知凭借何物而燃烧,竟愈燃愈烈,无意止息。

“就像是死亡,因与生命格格不入而蒙受憎恶。”粼粼波光照亮库勒尼西的眼窝,亦照亮那双瞳孔里古鲁瓦尔多的影子,却无法将其中的阴影完全驱逐。“但死明明不是终结。对有的人来说,总有借由死亡也无法逃离的东西存在。”

“那句话,我不完全同意。死是平等的。死去的话,所有人都是一样。”

之前一直挂着无所谓的冷淡神情听着,这时古鲁瓦尔多却动了,以拔剑的动作和反驳的话语强制性结束了对话。将剑刃刺向少年的形体,男人脸上浮现出杀意与细微的畅快之情:“——解决你的话,火焰也会消失。这点没错就行了。”

库勒尼西不说话,不知火摇晃着充作回答。他在面纱之后保持着缄默,沉浸于思绪,对于突如其来的袭击不闪避也不动摇。

古鲁瓦尔多并未得手——青蓝色的鼬类动物自发地替库勒尼西挡下了接二连三的快速斩击,它们似乎有着无限的数量,源源不断地从虚空中显出身形。古鲁瓦尔多半截身子泡在冷水里,黏滞的液体完全没有对他造成影响,无论是劈砍还是戳刺,他挥舞手臂的动作始终流畅,剑光肆意绞杀着以身躯为盾牌的异兽。

斩杀鼬类时见不到血液,动物尸首也凭空蒸发,但砍中血肉的感觉是切实的。隆兹布鲁的王子以不同常人的速度挥舞着剑,逐步逼近库勒尼西。

 

不知火在四周安静地燃烧。

 

剑刃逼至面门,库勒尼西微微侧身避开锋芒,但下一击紧随而至,他避无可避,于是索性不动,身边的黑色漩涡猛然拔高,“铛”一声弹开了利刃。漩涡抽搐着,似乎有自己的意识,在防御之后立即自行反击,黑色壁垒上倏地拉伸出尖刺,深深刺进古鲁瓦尔多的手臂与前胸。

尖刺从肉体中抽身而出,留下孔洞状的伤口。在全身奔驰的血液找到了出路,迫不及待地倾泻而出。啪嗒啪嗒。鲜血溅入湖水,月影被不详的绯色浸染。

疼痛由末梢神经传至大脑。受创的肺部血气上涌,痛觉被腥甜的窒息感取代。古鲁瓦尔多咳了一下,血液泛起气泡,铁锈味呛出喉管,溢满了整个口腔。

——但还未到绝境,远未到绝境。喉结滚动,古鲁瓦尔多将血液用力咽回,感受着胃部隐隐作痛的温热,毫无迟疑地再次举起剑。从自身喷涌而出的血液中汲取力量而变得愈发强大,浴血的赤色修罗再度绷直身体,重新摆开架势战斗起来。

剑身雪亮若明镜,映照蒙上血光的眼瞳。

 

“伤口不痛吗,”少年魔道师透过面纱,用昏暗的眸光注视着他,自问自答,“很痛吧。活着很痛吧。”

他张开双臂,空间开始发生奇妙的歪曲——古鲁瓦尔多见过类似的情形,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单音节——涡。歪曲彻底展开,侵占了整个空间。那一瞬古鲁瓦尔多望见了黑白的波浪,异色浪潮没过头顶,粘稠腥臭,如同腐尸中来不及干涸的残血。

咕嘟咕嘟。气泡从口鼻中溜走,溺亡感变得强烈。

古鲁瓦尔多在那液体中勉强睁开眼,所见之处尽是黑白相间的汪洋,不知火的光芒穿透水面刺来,却只余下微弱的一线,虚虚投射在眼睑上。巨大的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水生物的影子漂过头顶,将那细弱的光芒全数阻拦。

“我知道了,你很执着于死,”少年温润的声音被水波折射,在耳道里嗡嗡地回响,“那么喜欢死亡的话……要多少我都可以全部给你。”

波浪翻腾,奇异的世界开始收束聚拢。古鲁瓦尔多在被自身鲜血染红的液体之中眯起眼,准确地捕捉到了接近自己的影子。能见到的不仅仅是人的形体,库勒尼西的身边比之前多出了一只体型庞大的异兽,那怪物生着三对兽眼,整个攀在库勒尼西身上。它开合着满是利齿的大嘴,冲着古鲁瓦尔多展露扭曲的笑容。

异兽袭来,古鲁瓦尔多坠入了黑暗。

“死,不是那么复杂的事。”在茫茫然的漆黑之中,古鲁瓦尔多猩红色的虹膜燃烧起来,他收紧手指,牢牢握紧剑柄。“死是很简单的。”

“死的话,一切就结束了。”

 

死亡是平等的,享受赋予死亡的快感时,古鲁瓦尔多也深知终有一日死亡也会降临到自己身上。但不会是在这里,不会是在这个时刻——这一瞬他强烈又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渴求着死,执着着生,生与死如同水面与熊熊燃烧的不知火,不协调、不相容却又拼凑而出异样的绮丽。

 

没有温度的妖异火焰在古鲁瓦尔多胸中翻滚。

异兽与魔道师的面纱,一共十二只眼,闪烁着令人不安的昏黄光芒。古鲁瓦尔多凝视着深渊之眼,眼睛们回视着他。将剑刺向异兽口中的黑洞,在降临己身的阴影中,黑太子不自觉露出了愉悦的笑容。

 

“去死吧。”

 

 

水面上燃烧不止的不知火,熄灭了。



END


复活尼西&王子,皆为赋予死亡之人

同时皆如不知火一般,蒙受他人因不明而生的畏惧

.......虽然是想表达这样的观点不过大概失败了(。)

评论(2)
热度(9)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