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爪太太安利我的神CP复活库勒尼西×库勒尼西...我竟然真的吃了下去_(:зゝ∠)_反正十年如一日,专业站冷门..........放飞自我!!!

###尼西R1-R5全剧透注意

基本是照着走剧情...乱七八糟一锅有毒料理

渣文笔,高度OOC,雷可能


深渊


复活库勒尼西×库勒尼西

 


库勒尼西从记事以来就被梦所纠缠。其实不算梦。纠缠不休,闭上眼能看到,醒过来了依旧无法挣脱,没有梦是那样的。

他在现实与那个奇异的世界之间游离。草叶呈现出深紫,黑色的花长着尖齿,云里藏着蛇尾,沼泽中探出干枯的手。荧光瀑布倾泻于彩虹大地,海洋却是黑白的,水生物庞大的影子在其中游动。幻兽大概就是从那里爬出来的。

那个人或许也是彼端的住民。库勒尼西一开始是那么认为的。

 

初次见到那个人的时候,天花板上横亘着黑红的星河,深紫色的草正从伊奥席夫身上长出来,脖颈的断面处盛开洁白花朵,血滴落的地方燃起焰火。长发的青年就那么突兀地出现了,出现在伊奥席夫——库勒尼西那丢掉了头颅的父亲身旁。

他坐姿随意,脸上戴着黑灰的面纱,上面绣着六只冷漠的、属于野兽的眼睛。白群色的小型动物拱卫着他。

「这就是你的期望,」仿佛没有看到忽然出现的景色和人影,幻兽惯常地嗤笑,继续在库勒尼西耳朵边上絮絮叨叨,「你啊,期望着令自己孤身一人的父亲死去,我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被它嘲笑的少年跪倒在尸体前,手指胡乱抓挠地面:“我没有……这样的愿望!!我没有!!!”自动机器人在一旁沉默着徘徊,试图清理翻了一地的垃圾,却被狠狠踹开,叮铃哐当滚到房间角落里。

“有没有那样的想法,并不是多么重要的事。”那被库勒尼西认定为幻觉的人影忽然合上正在看的书,说起话来。他起身,身边的鼬群散开,又聚拢在脚边。他走到伊奥席夫旁边,俯视着哭泣的库勒尼西,过长的衣袍不知是拖在地板上还是紫色的草丛中,发出细碎的摩擦声。

“全都回归于黑暗之中的话,痛苦也会消失的,”那人指着无头的尸体,“你看,就像这样。等到死亡到来,就什么也感知不到,什么也不会想了。”

死去的男人脖子上的断面汩汩冒血,在寂静的房间里积成一汪,幻兽盘踞于血泊中心,笑容扭曲地看那湖泊不断扩张。库勒尼西试图抬手,血液立即从指间滴滴答答淌下,在血色水面溅起涟漪。

他惊叫着在身上擦拭脏污的手指,胡乱地摇头:“不,不对的,那种事情……”

“罢了,”那人说,“你总会理解的。”面纱上的六只眼睛抖动着,黑色眼白金色虹膜,冰冷而怜悯地注视着库勒尼西。然后他的影子消失了,留下库勒尼西在房间里,和深渊的怪兽待在一块儿,兀自陷入绝望。

「怎样?满意吗?」幻兽开心的问询声在房间里回荡。没有应答它便一直一直问下去,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直到库勒尼西再也没有哭号嘶喊的力气。

 

 

“现在,你是怎么想的呢?”

文件盒打翻在地,纸页散落,绿色上衣的少年伏在那些陈旧的纸张上,一动也不动。一只脚踩在文件盒上。青年立在那儿,声音无波无澜,让人猜不出他藏在面纱背后的脸是在微笑,亦或是溢满了痛苦。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库勒尼西抬起脸,他在发抖,却没有眼泪。

幻兽抓住机会从阴影里探出头,桀桀怪笑:「呵呵……你看,这就是——」

“闭嘴。”那个人出言打断怪物。幻兽眯起了三对眼,似是恼火非常,可半晌它咧了咧嘴,竟就此偃旗息鼓了。然后他弯下腰,抽出被库勒尼西压在手掌下的纸张,再次抛出问句:“你理解了吗?”

“我理解了,”库勒尼西露出了了解的神情,“不出生比较好吧。”他猛然拨开幻兽搭在自己肩头的利爪,跌跌撞撞站起来,从青年手中夺回那张纸,揉作一团丢向垃圾桶。哗啦,眼角有硕大飞鱼跃出虚假的海洋,划开与纸团相同的轨迹,又重重栽回水里。

“毕竟从生下来,就已经疯了……”库勒尼西用力踢了垃圾桶一脚,脚趾传来锥心的疼痛,他也不在乎,“幻觉也好,深渊也好……还有你也好……”怪物被他指着,忽然就扭动着大嘴笑起来,一边笑,一边灵活地在天花板上游走,随后从窗户爬出了房间。

“是啊,如果当初没有被生下来就好了。”那人轻声赞同,苍白的手腕垂在腿边,腕骨细瘦。地板融作黑白汪洋,纯黑的漩涡升起,将他包裹。

“……你,”库勒尼西闻言,倏地转向那人,“你又是什么?”是真实存在还是无稽幻梦,是披上人皮的怪物还是指挥着怪物的人类——幻觉无刻不在,青年出现的次数却寥寥无几,库勒尼西连那面纱之下究竟是人面还是兽脸也不知。

藏在面纱后的嘴唇弯出内敛的弧。

“我啊……你还不理解吗?”

 

 

——库勒尼西。

 

库勒尼西在飞翔。没有翅膀的飞翔,也就是所谓的坠落。

跳下的一瞬他看到那人在远处的空中出现,用相同的姿势落下,外袍鼓风,在背后乍然绽开。然后那人消失了,再眨眼时出现在库勒尼西眼前,并伸出双手将他抱住。他抱得极紧,如同枷锁,将库勒尼西牢牢锁住。

库勒尼西塞在胸口里的书本硌在两人中间,书角戳在心口,前胸刺痛,心脏仿佛也在这痛楚中开裂。库勒尼西挣扎了一下,那人却愈加用力,他挣不开。

然后白群色的鼬切开虚空落到那人身上。它们融化了,化作一团污黑,那污黑又再拉长,延伸,最终变为怪物的形状——同库勒尼西身后那只一模一样,被库勒尼西命名为幻兽的,三对眼睛的深渊怪物。

「你感到孤独吧,」那怪物咧开嘴,用和库勒尼西的幻兽相同的嘴,在相同的时刻,说出了相同的话,「让我来实现你的愿望吧。」

“你理解了吗?”风吹起那人的面纱,露出了他那张和库勒尼西毫无差异的脸。他凑近库勒尼西,使得两张脸紧紧相贴。声音被大风吹散。“库勒尼西。”

库勒尼西反手抱住了他。

那人笑了,他摘下那绣着六只深渊之眼的面纱,将它戴在了库勒尼西头上。

“我理解了。”库勒尼西任由那面纱盖住自己的脸。

 

构筑世界的海市蜃楼整个破碎,他们维持着相拥的姿势,坠入了深渊。



END


事实上大意就是,尼西自杀后通过星幽界复活回到地面成为活尼西,活尼西把面纱交给尼西,尼西自杀后再成为下一个活尼西........大概(。)

让我们一起放飞自我.......................

顺便青蓝色的鼬群,来自活尼西第一技能,无形白群之鼬

其他基本参考尼西剧情_(:зゝ∠)_

评论
热度(13)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