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投喂爪太太的尼西无CP短打_(:зゝ∠)_自从她给我疯狂安利了尼西...(((

渣文笔,OOC,雷可能


追加一下爪太太给这篇文配的图~☆→点击这里猛戳深海章鱼


蜃楼

 

库勒尼西

 

 

“你有听说过吗?”

悬崖上没有风。冶艳的红光浮在天边,晃眼看去,好似血泼了满天。说不定真是血,新鲜的、粘稠的血,挂在天上被太阳烤干,残留的腥气在空气里翻腾。抬起头看不见鸟,面上却落下无数飞翔的影子——那是在天穹穿梭的,成群的物品。

“你有听说过吗?”库勒尼西又问了一次,没有风,所以声音轻反而清晰,“将自己的孩子毁掉的母亲。”他垮着肩,袖口宽松,瘦削的手指从里边伸出来,捏住一本书的书脊。

他对面立着曲线窈窕的圣母像。石像仿佛听懂了库勒尼西的问题,睁着没有眼珠的双眼,将僵硬的身体转过来朝向他,细碎的石渣从脖颈和腰际上的开裂中滚落出来。这块石头俨然是名容貌美丽的女性,怀中抱着青色皮肤的婴孩。那婴儿生着尖耳朵,也是石头雕的。

“那种事情,”石像无法发出声音,站在库勒尼西背后的圣女之子却开口了,“我并不知情。”

“对的,你是人偶啊,”库勒尼西闭上眼,黑与白的浪潮顿时将他淹没,巨大的生物在头顶游弋,睁开眼,浪潮退去,再度看见发着红光的天空和面无表情的石像,“算了……”

「你问这种问题有什么意义呢?」

石像的轮廓变得暧昧,现实同虚幻的界限一瞬间模糊。三对眼睛的怪兽攀上肩头,长长的尾巴缠在小腿上。它怪异的脸上露出扭曲的笑容,六只眼睛一齐眯起,可怖的嘴咧开,涎水在尖牙上泛着光。那是库勒尼西熟悉的讽刺神色。

「你究竟想得到什么答案,究竟渴求什么,我全都知道。」幻兽甩了甩尾巴,尾鳍抽了库勒尼西的小腿一下,后者立刻感到真实的疼痛。它得意地发出怪声,用爪子指向对面的圣母像:「呵呵呵,你是在嫉妒吧?」

天空中飞过树枝,权杖,锈蚀的剑,腐烂的眼球,顶着王冠的尸骸和惨白的指骨。它们的影子呼啸而过。看上去不似真实存在的景象,反而更接近幻觉,宛若失去清醒时能够窥见的世界。

「嫉妒它,那只妖魔。」

“才不是!这明明是你……”库勒尼西拉扯自己的头发,企图借疼痛来唤回少许清醒,“我没有这么想……我没有,我只是——”

“库勒尼西。”人偶无机质的嗓音敲碎了虚幻的玻璃障壁。她缓缓抬起一只手,指向圣母像,那妖魔身上绕着电光,噼里啪啦,雷电爆响,朝向他们袭来。

库勒尼西抬起手,先前撩起的头发便落下来,幻兽也从虚空中爬出。生于幻觉的怪物在现实中具现,一边发出令人厌恶的声音,一边张开嘴咬向石像。它的三对眼睛里泛着恶意和凶光,长长一截儿舌头伸出嘴巴外边,耷拉在唇边淌着唾液。

「呵呵呵……」幻兽又一次发出如同人类般的笑声。

圣母像被它咬碎了,支离破碎的石头身体滚了一地,未散去的雷光在它毫无温度的脸上闪耀了好一会儿,最终无声无息黯淡下去。

“要走近路吗?”库勒尼西不愿再看那得意洋洋地扭动着的幻兽。他将书本抱在胸前,思忖了半晌,转向人偶问道。

“近路?”

“嗯。”他看向着悬崖下的山谷。仿佛吞噬了所有的光线,那里是纯然的漆黑。鲜血颜色的红光落在山谷的影子边缘,二者互不侵犯又互相浸染,切割出了红与黑两方世界。

库勒尼西凝视着纯黑的深渊。他看得到,那儿立着彩虹,汪洋在峭壁下肆意铺展,殷红的天空倒映在波浪和怪物的影子里。天空里依旧飞着没有生命的物件,也飞着女人的嘴唇和婴孩的脚趾。海市蜃楼嵌在他眼窝里。

“这种高度,没问题吗?”潮水的声音越来越响,但他还是从中分辨出了引导者的问话。

“没关系的,不管怎样都好……”库勒尼西点点头——大概是点头吧,或者事实上是摇了头,他已不在意了。他抱起人偶,向着深渊纵身跃去。

幻兽舔了舔嘴唇,跟在他们身后,潜入了黑暗。在它身后是碎裂的圣母像。哪怕碎了,石头女人的臂弯,还紧紧箍着那青色的石头婴孩。

库勒尼西的视野里,投射在黑暗表面的虚幻人面,随着他的急速下落而飞快地逼近,变得愈来愈清晰,也愈来愈逼真。坠入黑暗前的一霎,那海市蜃楼中,美丽的女人的脸,冲着他微微笑了。

于是他也笑了。


END


场景描述参考地图天使大陆-异端的墓碑,包括其中魔性的天空/淡黑峡谷/无风的峻岭/红光,石像妖魔=怪物圣母像(事实上我特别在意UL里的怪物啊!!我要挨个挨个对它们下手了!!

尼西真赞————


评论(2)
热度(17)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