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就算是用手机发我也要赶上团长的生日——!!!(大哭

……其实在之前就写了一半今天爆肝码完了所以事实上希拉莉戏份比较多(。)没什么cp感

假想诺伊库洛姆的愿望达成,世界被导正之后

手机发好像会乱改格式,请谅解……渣文笔,ooc,雷可能

迷迭香


诺伊库洛姆×希拉莉(大概



“拜托你啦,希拉莉,”厨师把清单放进篮子,“早去早回。”

“嗯!”希拉莉精神满满地接过篮子,挎在手臂上,笑着用力拍拍胸口,“交给我吧!”今日天晴,她推门出去,阳光立刻迫不及待地倾泻下来,洒满了头脸,将她头顶那些乱翘的发尖染成明艳的金色。

她穿过热闹的大街,嘴里叼着厨师给她当早饭的面包,含混不清地和沿途商铺里的熟面孔打招呼。商人们对于时常出来采购的老主顾希拉莉总是展现出十二万分的热情,一边将讨巧话挂在嘴边上,一边把得意的商品展示出来。

“橄榄油,香草,奶酪……”希拉莉狼吞虎咽地啃完了面包,比照着清单采购起来。她在为酒吧和餐厅帮忙跑腿的日子里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哪家的葡萄酒最香醇,哪家的蔬菜最新鲜,都是难不倒希拉莉的,这些对她来说就像刻在脑子里一般熟悉。


“咦,”清单很快拉到了末尾,希拉莉看了看最后一项,“柠檬?”


最好的柠檬在街的另一头才有出售,希拉莉提着袋子,风风火火地往目的地奔跑。她很快挑到了合适的柠檬,是刚摘下的,饱满新鲜,散发着酸酸甜甜的香气。希拉莉用一只手提着之前买的所有东西,另一只手将装满了柠檬的纸袋抱在胸前,回餐馆的路上不时低头凑近了闻一闻,再露出心满意足的笑颜。

街上人来人往,希拉莉留意着手中的食材,小心翼翼地在人群中穿行。她已经足够灵活和谨慎,但还是被前方突然出现的人撞了一下,手里的柠檬袋子一下子没搂紧,条件反射地去抓也没抓着,袋子坠到地面,里边的柠檬咕噜噜滚了一地。

“你这人怎么走路的啊!”柠檬在地上越滚越远,希拉莉压根顾不上看清撞了自己的人到底是谁,埋着头大声地责怪了一句,迅速将别的东西放到一边,蹲下身去捡那些滚圆饱满的柠檬。“麻烦大家,别踩着柠檬啊!”

柠檬金灿灿的颜色十分诱人,就算在地上滚了几圈儿也依旧招人眼球。袋子摔破了,希拉莉手足无措,只得先用衣服兜住几个柠檬。

“抱歉。”面前伸过来一只捏着柠檬的手,白手套包裹着整个手掌连同一截子手腕,末端被笼在一圈儿蓝色花边里。希拉莉抬起头,一名白衣的女性正蹲在她面前,右手维持着递柠檬的姿势,左手则捏着一根手杖,这就是害她此刻如此尴尬的元凶了。

“我也来帮忙。”肇事者说着,快速捡起柠檬来。希拉莉偷瞄了她一眼,只见她垂着头全神贯注地忙碌着,眼睫低垂,皮肤白皙,白银色的长发柔顺服帖地垂在脸颊两边。真是不似常人的美貌,希拉莉暗自咋舌。

她忽然留意到女人洁白的衣摆和柔软的发梢拖到了地上,身体先于大脑作出了行动,她下意识地伸出手,替女性捞起了一头长发。

白衣女人突然站起身来,她将怀里抱的满满一袋子柠檬递给希拉莉,并用眼神示意她将怀中的柠檬放进袋子里。意识到希拉莉的动作,她用手杖一顶帽檐,锋利的眉一挑,藏在阴影里的脸上浮现出微笑。

“弄坏了你的袋子,”她说起话来和希拉莉平日里接触的女性不太相似,简洁明了,口气里带着点儿命令感,虽也算十分有礼,但总给希拉莉一种上位者的错觉,“就拿我的去用吧。” 

“拿好了,”她拄着手杖站得笔直,一身雪白,像是冬日里披满了雪的松树,“之前是我失礼了。”

“没、没什么,”希拉莉连忙摆摆手,“那个……”不知为何一对上对方的目光,整个人就变得局促起来。

对方从帽檐下投过来的视线如同她的眸色一般浅淡澄澈,希拉莉却看不太懂,她结结巴巴了半天,对方倏地抬起手杖做了一个制止的动作,勾起意味不明的笑容。“这样就好。”她说完,把披散的长发往耳后随意地拨弄了一下。

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好”,但希拉莉明白对方锐利的目光早已洞穿自己的局促和羞窘。想要掩藏自己的尴尬,她佯装镇定,低头假装去清点柠檬。事实上一个也没数进去。

“你的东西……咦?”勉勉强强鼓起勇气准备抬头时忽然瞄到地上落了东西,是块深色的织物,大概是面前的女性落下的,希拉莉弯腰去捡,不料起身时面前一是空无一人。她捏着那块柔滑的织物四下张望,那女人的的确确是走了。一眨眼的功夫,那极其显眼的纯白背影根本找不见了。

“……这人怎么搞的。”希拉莉觉得气闷,于是把对方遗落的东西往衣兜里猛地一塞,抱紧了柠檬,将地上的东西一提,气呼呼地回餐馆了。


为了买到最新鲜最优质的材料,希拉莉起得很早,所以等她完成了一系列工作,也未到餐馆开门的时间。她坐在餐馆里靠窗的位置,心不在焉地拿着菜谱翻来覆去地看,把菜单抖得哗哗作响。

“来,尝尝这个。”厨师端了个杯子过来,把杯子放在她面前。浓浓的香气顺着升腾的热气,从杯口窜出来。

“哇,好香——这是什么?”希拉莉凑近了深吸一口气,那股子浓香直接扑到脸上,虽然浓郁,却不腻味。植物芳香在滚水的作用下被榨出来,整个店里都弥漫起了那种独特的清凉的香味。
厨师挑了挑眉毛:“迷迭香啊,你买回来的,你不知道?”

“喏,放在柠檬袋子里的那一小袋儿,”见希拉莉茫然,他指了指厨房的方向,希拉莉买回来的食材还未完全分类处理,有的还堆在灶边,其中那一袋柠檬最为显眼,“迷迭香,这可是上好的香料。嗯……你不知道也难怪,这边可不多见。”

“虽说主要用来做菜,不过泡茶喝也是别有风味……”厨师被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他从香料讲到食材处理,又从食材处理讲到火候掌控,说得口干舌燥才停下来,却发现希拉莉竟然没在听——这可稀奇了,要知道涉及到餐厅的事情,希拉莉是一定会认真听的。

“你在干什么,希拉莉?”厨师留意到希拉莉在往自己的手臂上套一个东西,他定睛一看,那是个灰黑色的袖章,上边用红色的线绣着类似山羊头的图案。那图案不太好认,但绣得非常精致,针脚细细密密。

明明得到了这种只有富人才能用的装饰物,希拉莉却好像一点儿也不高兴,她皱着眉毛,似乎对这个东西感到厌恶。

“那是什么东西?”厨师忍不住刨根究底。

希拉莉将袖章戴到了手上,仿佛是为她量身定做的,那袖章的大小刚合适,希拉莉狠狠甩了两下手也没见它落下来。希拉莉总觉得她是认识这东西的,那个赤红色的山羊头莫名眼熟。可她一定不喜欢这东西。

再想到那个丢下这东西的白衣女人,却没了局促,只觉得烦躁不安。希拉莉无意识地咬了咬牙,将袖章从手上飞快地摘了下来。


“什么都不是。”

她说着,喝了一口迷迭香茶。滚烫的茶水从舌尖绽开,顺着喉管流入胃里,香气又从胃里逆流而上,填满了整个口腔。

“什么东西都不是。”像是为了说服自己,她又说了一遍。


END


迷迭香有“留住回忆”的意思。用了这个梗。

如果世界得到导正,所有的扭曲消失,那卡尔杜斯的大家大概也就都回到正确的因果了。这么一想剩下来的,还记得一切的,就只有诺伊库洛姆了……不过她诞生的的目的就是为了导正世界,会为此难过吗,事实上应该会满足也说不定?

希拉莉在正确的未来里非常上进元气,但是知道真相的卡尔杜斯的希拉莉却暴躁空虚,虽然本质还是超级可爱,不过也会觉得,就算是假的,希拉莉能够开开心心也好啊XD

搜了一下迷迭香泡茶是真的,但是香气之类的是乱写的,别考据23333
有ooc和错漏请指正w

最后团长生日快乐!!!!!新的卡尔杜斯小姐姐超级赞!!大家都来吃吃卡尔杜斯啊!!!求组织收留啊!!!


评论(6)
热度(29)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