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三月初投给梦百国服吧刊的文w应该可以发出来了?

渣文笔,OOC,雷可能

玻璃

 

月觉多莱伊×公主

 

 

那尾金色鳞片的大鱼找到了狩猎目标,它尾巴一甩,冲向在水草间停留的小鱼。眼看着猎物到口,它却蓦地刹住了,在波光间打了一个转儿,回到了之前的位置,重新蛰伏在景观石背后。

不合理,和计算的轨迹不一样……科洛佛多的王子坐在湖边的草地上,眉头拧起,似乎不是很开心地瞪视着湖水。

“喂,你!在那种地方很危险的——”巡视城堡的侍卫远远喊叫着跑过来,到了面前,却讷讷地将快要脱口而出的教训吞回了肚子里,“多、多莱伊殿下,原来是您啊……真是失礼了。”

“怎么了?在城堡里看到我,是这么值得惊讶的事情吗?”多莱伊撇着嘴,并不看满心惶恐的侍卫,眼睛死盯着湖边的浅水。

“不、不是……只是很少见到……啊,没什么!”侍卫低声咕哝了几句,但多莱伊的视线往这边一扫,立即战战兢兢地噤了声。

令他胆战心惊的王子殿下神色冷淡,视线再次追逐起金色的鱼影:“真没意思。”也不知评价的到底是鱼还是人。

“殿下对鱼有兴趣吗?那条鱼的确有点不一样。”这侍卫似乎不像表现出来的那般胆小,见多莱伊不计较他的失仪,竟主动凑上前去。他一边说一边留意着王子的神情,见后者没有不悦,搓了搓手掌,指着那鱼接着说:“之前往湖里投放鱼苗的时候,为了不让大鱼吃掉它们,就在湖边用玻璃板围了一小块。”

“那条鱼看到吃的就往前冲,一直往玻璃上撞,”侍卫语气欢快地讲着一件对他来说非常可笑的事情,眼角眉梢都带上几分嘲笑之意,“撞了不知道多少次,哎呀,那可真是,我看着都疼!”

“之后小鱼长得差不多,玻璃板就拆掉了,可是那条鱼……”侍卫冲着大鱼努了努嘴。

那鱼正追赶着的小鱼慌不择路地逃窜,正好游入了靠近岸边的一块浅水。仿佛为了印证侍卫的话,气势汹汹的大鱼在快要抓住猎物时,猝然停下了,一个打挺往反方向游开,落荒而逃。

 

“——就再也不敢游过去了。”

 

 

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好像没有什么区别。清晨中午黄昏夜晚。也没有什么区别。

窗帘一如既往拉得严严实实,全然看不出外边是白日还是黑夜。屏幕发出的光在如此昏暗的房间里便显得刺眼,尽管游戏的声音已经关至最小,少女还是不安稳地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唔……多莱伊先生?”

“你醒了啊,”坐在床下的青年听到了动静,依然专心致志地按动着游戏手柄,同时看似漫不经心地发问,“想出去吗?”

“……哈?”公主刚用手肘撑起身子,惊讶之下,手一软跌回床上,重新陷进柔软的被褥里。

“就是说……你想出去吗,不能太远,只在城堡范围内的话,放你出去也不是不可以。”

“这是,”栗发少女用手指梳了梳凌乱的头发,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多莱伊的侧脸,“什么新的玩法吗?”

“以前……上次的什么愚人节支线,也说过这样的话,”她垂着眼,抱着团成一团的被褥,看上去像只瑟瑟发抖的动物,“还是说……”她侧着脸看向厚重的窗帘布,来自外界的光线被它拦截得死死的,一丝也漏不进来。

从被关进来之后已经过了多久了呢?不知道。

像这样被锁在房间里,生活必需的一切被城堡里的仆佣打点得很好,没有需要做的事情,也没有能够做的事情。每一日便是,沉睡,醒来,沉睡,醒来,沉睡,再醒来。看不见日升月落,不知道时间流逝。

“难道……已经到第二年的愚人节了?”

浅色头发的男人不知何时回过头,微微眯起了眼,不着痕迹地留意着少女的神色与动作。半晌,他像是失去了兴致:“那就算了。”

坐在床上的少女反而松了口气。她抱着枕头,下了床坐到多莱伊身边。

 

“诶?这个游戏,对于多莱伊先生来说,不会太简单了吗?”她仰起头,屏幕的荧光映在脸上。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鱼在屏幕里游动,有大有小,全都急急忙忙的,从屏幕的一端不停歇地穿到另一端——少女在曾经居住的世界也玩过的游戏——大鱼吃小鱼。

多莱伊操纵着玩家代表的红色小鱼,手指在按键上灵活地跳动:“没错,作为游戏真是无趣,一点也不过瘾。”

“那为什么……”

“我今天听到了很有趣的事情,”多莱伊毫不客气地打断她,“池子里的鱼在看不见的玻璃板上撞痛了,就会害怕,哪怕玻璃板不见了,也不敢再游过去。”

“很有意思吧?和游戏里的鱼很像,”他眯起了眼睛,露出似乎很开心的笑容,屏幕里的鱼撞到了屏幕边缘,抵在上边徒劳地甩着尾巴,却怎么也游不出去,“和你,也很像吧?”

科洛佛多的王子忽然用力握住少女的腕骨,五指几乎要嵌进那细瘦的手腕。他将嘴唇贴在少女耳边,吐出炽热的气息:“明明是BAD END,为什么不求救,也不逃跑呢?也是因为害怕吗?”

青年的吐息落到耳侧,其温度穿过毛孔侵入血管,少女被烫得颤抖起来,因不见光而比往日更加苍白的脸,此刻似乎变作了惨白。她闭上眼,咬咬牙,一把推开了男人:“不,不是这样的。”

“我和鱼,和那样的东西,一点也不像。”只要开了口就有了勇气,公主直视着多莱伊一口气作出了否定的回答,纤长的十指深深掐入枕头里,不安地拉扯着枕芯。“我、我是……”她欲言又止,最后陷入沉默,“不,没什么。”

多莱伊的笑容加深了。

“早就打通了结局,我还是看不透你,不能理解也不能预测你会做什么……”多莱伊挑起眉毛,咧开嘴角露出尖锐的虎牙,狩猎者般锋利的目光在少女身上逡巡,“但是没关系,这正是你让我感兴趣的地方啊。”

“你在想着的事情,还有不逃跑的理由,不告诉我也没关系,”那笑容中充满了兴味,犹如单纯期待着新游戏的孩童一般,“我会自己找到的,这才是游戏的惊喜。”说着他松开了手,也不管还在继续运行的游戏,起身走出了房间。

 

不知是试探还是纯粹的疏漏,这次没有传来上锁的声音。

 

 

公主揉着手腕坐在地毯上,良久抬起了低垂的头。她一言不发,探出身子拿了游戏手柄,按动了起来。

在之前多莱伊的操作下,属于玩家的鱼已经长得非常庞大,几乎占据了四分之一的活动区域。公主开始操作,它便甩甩尾巴动了起来。

“哪里像了啊……”

红鱼大口大口吞噬着来往的小鱼,右上角的经验条随着它的体型增大而一点点增加。终于,在吞掉一条小鱼后,经验满槽了。

MISSION ACCOMPLISHED!

少女倏地扔开手柄,抱着枕头往床上倒去。陷入柔软织物的重重包围之中,很快就又感到了疲倦。瞄了一眼门的方向,门缝下透出的光是那样刺眼,刺得视网膜一阵阵酸痛。于是她闭上了眼。

——不逃离不代表不能逃离。

她咬着下嘴唇,将脸埋进被子里。在床边的荧幕上,代表通关的字样缓缓消失之后,原本被囚禁在一方屏幕里的鱼轻盈地用尾巴划了个弧,然后游出了画面。

 

你期望着BAD END,并且实现了它。

这是你想要给予我的结局,我就接受了它。

 

困意和疲劳随着黑暗一齐涌上,少女最后看了一眼没有上锁的门,往床深处钻了钻,蜷缩在棉被的怀抱里,坠入了昏昏沉沉的睡眠。

 

会撞得遍体鳞伤的玻璃板,哪里会存在呢……

如果一定要说有的话,那大概是名为爱的,自己亲手立下的玻璃吧。

 

END

评论(15)
热度(25)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