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卡尔杜斯小姐姐们与大小姐的愉快修道院探索~

今天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呢((

渣文笔,OOC,雷可能

蝴蝶

卡尔杜斯&大小姐

铁门锈蚀得不成样子,上面爬满了斑斑锈迹和粗壮的藤蔓植物。它太脆弱,因此希拉莉推门时用的力气反而大了,半敞的门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强撑着晃悠了两下,然后嘭地倒入了深草丛中。

“啊呀,用力过度了呢。”艾莉丝泰莉亚抿着唇露出微笑,一只手牵着人偶,一只手微微提起裙摆,从容优雅地跨过崩散一地的门的残骸,走进了庭院里——如果这荒草丛生的地方还能算作庭院的话。

“啧……这可不能全怪我啊。”希拉莉显得有些烦躁,她盯着地上的锈铁块,觉得恼火,又觉得困窘。诺伊库洛姆响亮地笑了一声,拄着手杖轻快地越过她,像只真正的白山羊,轻轻巧巧便跃过崩落的碎石和倒塌的围墙。

人偶忽然停下了脚步,松开了艾莉丝泰莉雅的手,转过身去等希拉莉。她歪着头,睁着无机质的眼眸,轻声呼唤还在苦恼地瞪着地面的肇事者:“希拉莉,快一些。”

或许是先前打倒黑哨兵的动静太大,有鬼火聚集过来了。粉红的和荧蓝的,起初只有几点,现在愈来愈多,犹如阴魂,在空中飘飘荡荡,阴阴惨惨。

希拉莉追了上去,人偶牵住了她的裙角,仰起脸看她:“走啦。”

 

这所修道院显然已经荒废许久了。建筑顶部的十字架早已折断,巨大的钟盘上生满了青苔和铁锈,游魂集结成群,在暗处呜呜咽咽地啜泣。希拉莉是打头的,铊刀一路斩开拦路的荆棘,砍断了食尸鬼长而锋利的指甲,将巨大的毒蛙和丑陋的侏儒切碎。

她们穿过别馆的通道,妖魔藏在身后的阴影里窃窃私语。风吹过来,吊死者在头顶摇晃哭泣,腐烂的身体发出臭气,铁链咯吱作响。

“等等……”人偶忽然独自走向了别的方向,她步子很小,走起路略显僵硬,三位战士对望了一眼,还是紧紧跟在她背后。

从别馆侧面出去,被铁制围栏包围的地方,立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头十字和歪斜的墓碑。是墓园。墓园门口堆着数十具尸体,妖魔的,动物的,大人的与小孩的,但最显眼的,是其中伸出来的一只小小的腿。那腿比一般孩子的还要小,惨白而光洁,球形关节没有皮肤遮掩,泥土和血填满了其间的缝隙。上边露出一角血迹斑斑的绯色裙摆,被折断的脚腕边上滚落了一朵殷红的蔷薇花。

艾莉丝泰莉亚捡起那朵花,它早过了最鲜妍的一霎,边缘枯黄,有了垂败的迹象。他们都认识那条腿和那花,它们属于前几天在森林里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偶,或者说,曾经属于。

“坏掉了,”诺伊库洛姆用手杖底端拨了一下压在上边的尸块,一只苍白的小手随之落出来,她不动声色地睨了人偶一眼,压了压帽檐,“这就是因果的终点,是必然啊。”她用不像是女性的口气说着,利落又果决地下了论断。

“嗯,”人偶似乎并不是太在意诺伊库洛姆的发言,艾莉丝泰莉雅将花递过来,她用小小的手去接,“早晚会坏掉的。”尽管身为人偶并不存在嗅觉,她依然将花凑到了鼻端。那花对她来说有些大,她几乎将半张脸埋了进去。不知从何而来的黑红色蝴蝶扑扇着翅膀,飞到她头顶,徘徊许久又落到了花瓣上。

“她的先驱者呢?”对于这幅场景似乎有些不适,希拉莉皱了皱眉毛,把铊刀重重地砸到地上,刀身深深插入泥土里。

“不知道。”人偶摇了摇头,空洞的眼瞳倒映着蝴蝶妖冶的影子。

几日前在森林中遇见时,头上别着蔷薇花的引导者的确是带着一名男性先驱者的。白色衣服的矮个子男人,和诺伊库洛姆一样拄着拐杖,但不同于后者,他步速缓慢,看上去是因为某些缺陷才如此。成群的蝴蝶环绕在他们身边。此刻,在人偶的残骸和将要枯萎的红蔷薇旁,却仅仅剩下一只了。

那只蝴蝶抱住了花瓣,翅膀颤动,鳞粉纷纷扬扬。

“将要死去的花,蝴蝶也会喜欢吗?”人偶将花举高了,蝴蝶也随之飞高,在其四周盘旋。

艾莉丝泰莉亚撩了撩鬓发,她一旋身,裙摆上层叠的花边随之摇曳。容貌美丽的前王妃将手指并紧,松垮垮拖在地上的锁链立刻蹿起来将不知何时靠近的蝙蝠抽飞,随后又如同戒备的毒蛇,发出淡色亮光,一圈圈盘绕回她身上。

“或许是因为花朵颜色尚存,芬芳未散,”从她唇间吐露的话永远动听,像是夜莺的歌唱,“它仍贪恋那份美丽与香气吧。”说着,艾莉丝泰莉雅俯下身抱起人偶,让她坐在自己的手臂上。人偶并不重,因此这个动作没有什么难度,她做得十足优雅。

人偶机械地歪了下头,她窝在艾莉丝泰莉雅怀里,手里始终捏着那朵花。抬手将花朝向天空举起,蝴蝶紧接着蹁跹而上,再一次用虫足将花瓣搂紧。

诺伊库洛姆插口道:“是因为这朵花此刻至少还算活着。”她在原地踱步,帽子上的白羽毛一颤一颤的,看得希拉莉牙根痒痒。

“我说——”希拉莉试图结束这个难以理解的话题。

“但是,”诺伊库洛姆用冷酷的声音打断了她,“不管一天、两天,还是一个月,被摘下来的花总是会枯萎的。”她一边说一边把玩着手杖,并用手杖将帽檐往上顶了顶,眼角一挑,嘴角也微微上扬:“不会因为蝴蝶而改变,这才是正确的因果。”

人偶摇了摇头不再说话,球形关节摩擦有些不顺,发出了轻微的吱吱声。她收回手,往艾莉丝泰莉亚的怀抱里缩了缩。艾莉丝泰莉亚抱紧了她。人偶轻得过分,抱在怀里毫无实感,那具小巧的身体里存在着巨大的空洞也说不定,前王妃这么想着,手臂再次收紧了些。

“那种事情怎样都好,”希拉莉焦躁地看着这群人,后脑的头发被她抓得凌乱无比,脚尖还在地上不甘寂寞地划来划去,“倒是先离开这种鬼地方再说啊……烦死了。”

“说得也对。”诺伊库洛姆伸出一根手指挑起帽檐,愉快地应答道。

人偶将蔷薇花递给艾莉丝泰莉亚,后者小心翼翼腾出一只手,应她的要求将花别在了她的耳后。她抬手摸了摸,点点头,于是金发的女性抱稳了她,再度迈开步子。

“是呢……”人偶抬手指向某个方向,“将来会明白的……总有一天。现在只要往前走就好了。”

她们折返到别馆通道,向着重新指明的方向再次前行。

 

那只发着光的黑红色蝴蝶扑腾着翅膀追在后边。追了好一段,蝴蝶停下了,它停留在通道入口,在那儿能看到战士们拖长的影子。待那些影子彻底消失了,蝴蝶便毫不迟疑地往反方向飞去。

蝴蝶回到那座尸体堆砌的小山底部,落在被折断的人偶的腿上,终于停止了振翅。

 

别馆门廊上,被紧缚的吊死者蓦地发出悲惨的呼号。

 

END

大小姐作为人偶总是会坏掉的吧...到那个时候失去了引导者的先驱者又会怎么样呢(。)总之...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突发奇想的东西~?

一开始想写林老师和大小姐的愉快探索,最后发现,林老师这个男人好迷啊——特别迷——完全驾驭不了——(放声大哭

终于离开修道院废墟了哦我好开心!!不过修道院那个吊死者的怪我超级喜欢!!!没错我还是个新入坑没多久的并不萌的萌新大小姐啊——有没有人来加个好友呀ID格萝瑞娅~(一个被爪太太说是玛丽苏的ID(

基本是按照自己的理解来试着描写卡尔杜斯的角色_(:зゝ∠)_非常害怕OOC;;;有OOC和错漏还请指正!

↑我废话一直比较多,还请谅解啊,以上↑

评论(11)
热度(20)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