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前两天顺手觉醒了初恋吉柯,被他一句“天真浪漫也是一种罪行”瞬间苏炸,就摸了这条鱼(。)

对于吉柯这种耿直Boy不是很能把控,OOC,渣文笔,雷可能

锆石

吉柯×公主

「美丽的公主啊,请允许我向您奉上这颗在我胸腔中跳动的,忠诚的心!」

雄浑的男高音从歌剧大厅里溢出来,唱腔高亢华丽,在金碧辉煌的歌剧长廊中悠悠回荡。

不愧是在整个梦之国都颇负盛名的梅吉斯迪亚歌剧长廊,打过蜡的地板宛如明镜般闪亮,顶上垂着光芒璀璨的吊灯,厚重的天鹅绒帘子锁边繁复精致。除却空气中隐约的歌声,挂满墙面的绮丽画作也为这儿增添着艺术气息。

「抬起头来,我的骑士。」女高音打着转儿升起。

少女踩着银白高跟鞋,沿着长廊迤逦而行。缀满了星星碎片的裙摆在她背后摇曳,纤腰一转,点点银芒闪动,裙角堆叠的波纹次第漾开,仿佛一朵盛满了露珠的妖艳重瓣花,又像极了横亘夜空的星河落到人间。

鞋跟节奏缓慢地撞击地面。

「看着我——!」女歌者的声音激动起来,她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利歌声。

 

少女踏着乐声继续前行。

她穿过了整条走廊。绕过墙柱,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礼堂金碧辉煌,在此等夜幕降下之时反而灯火通明,如同白昼。特洛伊美亚的公主提起裙摆,一步一步慢慢悠悠往前,终于在礼堂中央,一副巨大的油画前站定了,仰脸去看。

画上的少女身着纯白长裙,肌肤雪白,闪耀的金发间插着镶满宝石的金冠。她双手在胸前紧紧相握,眼角低垂,像是在极力挤出微笑,却更似在无声哭泣,美丽的面容笼上一层悲伤的阴霾——宝石国流传已久的悲剧《少女与骑士》的女主角——钻石少女。

公主向着钻石少女湿润的眼睛探出手,快要触到画框时却堪堪止住。在画像忧伤的注视下,葱根般白皙的手指抖动着,收拢了,仅有一抔空气被拢入掌心。

年轻的公主收回手,将掌纹贴在靠近心脏的位置,闭上眼。她神情恍惚,再睁开眼时眼角也淡淡垂了下去,像是在勉强微笑,像是在酝酿泪水——像是画上的钻石少女。远远看过去,巨大的画像的画像之下,孑立的纤瘦身影被衬得无比单薄。

「你所誓约的忠诚是多么坚定的东西!」

歌声回旋。

「可它又是那么冷酷!就像——」

钻石少女的扮演者声音转低,愤怒斥责的旋律告一段落,呜咽和啜泣被奏响。公主无意识皱起眉头抱紧了自己,嘴唇翕张,相同的曲调从她唇间泻出。

“就像……”她眼神迷离,似乎正透过钻石少女的容颜注视着遥不可见的远方。

 

“你所遵从的骑士守则一般无情。”

 

 

“特洛伊美亚的公主?”“不知道呢。”“那位殿下?去了歌剧长廊哦。”

惊慌的骑士丢掉了镇定沉稳的外衣,在夜色中仓皇奔跑。他掀开华贵的天鹅绒帷幕,穿过似乎永远跑不到尽头的歌剧走廊,途径了钻石少女不展的愁容,最终兜兜转转回到黑夜,在迷茫的夜雾里跌跌撞撞地穿行。

“嗯,有点印象……好像已经走了?”“公主?是之前那个穿着闪亮裙子的女孩子吗?”“那个方向!”“那边哟。”

吉柯终于在城市边缘,梅吉斯迪亚最大的湖边找到了下落不明的少女。

罪魁祸首对于王子的奔波劳碌似乎毫无察觉,她抱膝坐在湖边的一块大石头上,礼服裙在石面恣肆铺展,月光流洒,裙子上星星点点的光芒也在摇动,和少女所注视着的湖面一样波光粼粼。

 

“我来迎接你了,公主。”吉柯擦了擦额角渗出的薄汗,大致整理了着装,才走上前去。

“吉柯先生,”公主听到声响,湿漉漉的眼睛亮了一下,但又把脸往臂弯里藏得更深,只露眼睛在外边,一眨不眨地和男人对视,“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吉柯行了个标准的骑士礼,目光坚毅,一落到少女脸上却猝然融化,变得像月光般纵容而柔软:“无需道歉,我是你的骑士,这些都是我身为骑士的职责所在。只要是你想要的,无论是想到湖边来也好,观看歌剧也好……”

“那个,吉柯先生是怎么看待我的呢?”公主虹膜上的光猛然黯淡下去,她打断了吉柯,支起身子去看闪耀的湖水。为了配合妆容和服装,少女的头发是高高挽起的,她抬起头,修长的脖颈如白天鹅般线条柔美,被月光所笼罩,泛着盈盈的薄光。

“您是我誓约忠诚的对象,公主殿下。”男人换了敬称,说着解下外套,披在她圆匀的肩头。他像是对待一件易碎的珍宝,动作轻柔谨慎,丝毫没有触碰到少女裸露的肌肤。

然而少女却反过来一把抓住了吉柯戴着深色手套的手。卷发的骑士一惊,下意识抬头,正迎上了公主的目光。他颤抖了一下,像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似的,最终低下眉眼岔开了视线,将手缓慢地抽回来。

 

“你看,你在躲避我……为什么?”特洛伊美亚的公主嗓音里满是落寞,她捏紧拳头,指甲掐入空落落的手心。

“我是你的骑士,而你,你是我所效忠的钻石少女,”少女的疑问如重锤,骑士强作的温柔镇定被剥落,痛苦几乎扭曲了他英俊的眉眼,“我发誓作为你的骑士鞠躬尽瘁,但我却越来越无法克制住我对你的情感……如果再继续触碰到你的话……”

他倾吐着长久以来压抑在心头的羞愧之情,像是负罪之人请求宽恕般深深地垂下头去。卷曲的发丝滑落了,露出泛红的耳朵和耳垂上精美的锆石耳钉。

 

栗色头发的少女默不作声,扶着男人的肩站了起来——吉柯这才发现其裙下的双足是赤裸的——少女却毫不在意,光脚踩在粗粝的石头上,挺直了脊背,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男人。后者的外套从她肩上滑落。

吉柯再顾不上内心的争斗和羞愧,想到少女单薄的穿着和夜间的寒冷,赶紧俯身去捡那衣服。

“但是,我不想成为你的钻石少女。”

那话语化作缠绕着荆棘的利剑,将他洞穿。他僵在了原地。

“公、公主——”

“请听我说。”公主唇边绽放出苦涩的微笑,她凑近了失措的骑士,用低缓却不容置疑的语气打断了他。她提起裙摆,在石头上转了一个圈儿,蓬裙在月下盛开,密布的碎钻反射出银芒,随着旋转明明灭灭,透出纯然的,令人窒息的美。

“这条裙子很美丽,是第一次去歌剧长廊的时候,吉柯先生送给我的。”她背对着吉柯,张扬的裙摆于腰间收束,再往上是两片几欲翩飞的蝴蝶骨,清纯又性感,天真而妩媚。吉柯刚抬起的头立刻低了下去——只多看一眼,都是冒犯。

“这根项链也很美丽,”公主转过身,双手托起原本躺在锁骨凹陷处的钻石,“也是吉柯先生送给我的。”

“还有这双鞋。”她跳下岩石,从石头的阴影里拎出一双银白色的高跟鞋。她把鞋放到石头上,坐到旁边。然后她抬起了脚。

骑士深深吸了一口气。

“吉柯先生送给我的东西都非常的、非常的美丽,像钻石一样闪闪发光。但是我……并不是你期望中的钻石少女。”少女展露出脚跟和脚底上被磨破的伤口,还有水泡和红痕。“我没有优雅高贵的举止,不明政事不懂艺术,连穿好一双高跟鞋也做不到。”

“你说过,‘吉柯’是锆石的意思……但你不是锆石,我才是……和钻石相似的,容易被认错,却永远无法成为钻石的锆石。”

“请看着我,看清楚我,”她眼含祈求,“我不是坚贞而完美的人,我不是钻石少女,甚至不是什么公主……我是,会哭,会笑,会爱上某人的女人啊……”

 

那双眼明亮得仿佛在燃烧。

 

吉柯在公主的剖白中陷入了呆滞,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露出动摇的神色:“你原来,是这样想的吗……”

“你所誓约的忠诚是多么坚定的东西,”公主轻声念出《少女与骑士》中的台词,后来逐渐化作一声叹息,“可它,什么时候才能不那么冷酷呢……”

“是我错了。”

“我作为骑士,对你起了恋慕之心,”梅吉斯迪亚的王子回过神来,上前两步,单膝跪在少女身前,抬起头真挚地注视她,“而我却罔顾了你的心情……自私地想要将这份感情隐藏,让你感到了痛苦……”

“我以为你永远不会喜欢我,”迟疑、挣扎、酸楚和压抑都烟消云散,他的眼神滚烫,其中只剩下了纯粹而澄澈的爱慕,“能够以骑士的身份留在你的身边便是奢求了……我是这样想的。”

锆石在高温下颜色会变浅,最终变得透明。

“是我一直在逃避,逃避你的,也是我的心情。”

吉柯握住少女的手,抬头,再无回避,直直地迎上了少女的目光:“请允许我厚颜请求你的原谅,也请允许我,从今往后,能够继续守护在你的身边……”

被思慕某人的恋心所灼烧的“锆石”,也将在炽热中变得通透,而那颗想要埋藏的心,终会无处遁形。在恋慕之人的注视下,这份心情更是仿若赤裸——吉柯几乎按捺不住伸手掩住少女那双眼瞳的冲动——天真浪漫,也是一种罪行啊。

“以一名骑士,和一个男人的身份。”

我怎么会不是锆石呢。男人碰了碰脖子上那颗菱形的紫色锆石,想到。

 

“我所誓约的忠诚是多么坚定的东西,我所誓约的爱情也同样如此。”

他亲吻着公主的手背,胸前的锆石在月色和湖水的辉耀下,宛若透明。

“我的公主殿下。”

 

 

END

吉柯=锆石是参考了贴吧太太的考据!大感谢!

锆石受热会变色透明来自百度百科_(:зゝ∠)_

钻石少女、歌剧院、星星裙子、磨破脚之类的梗均参考原剧情!官方剧情太甜逼死同人,如果觉得眼熟,对不起我被官方逼死了QAQ(((歌剧内容纯属胡乱捏造

爱一爱吉柯嘛!他那么真挚那么可爱!!!

评论(21)
热度(38)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