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阿比斯×萨奇亚,腐向预警,请注意避雷

恭喜saki这家伙成功把我洗脑成蜂蝶粉了(。)

这篇的梗来自亲爱的Nod~☆

*千鸟草与飞燕草长相相似,千鸟草全株有毒,却代表温柔←在这样的梗上开展的蜂蝶某一日的故事w

说是CP向不如说是友情向(。)渣文笔,OOC,雷可能

飞燕与千鸟

阿比斯×萨奇亚

无论何种季节,阿贝德尔的道路总是被重重花海所掩藏,从城堡通向森林的小道也不例外。茂盛的花草覆盖了道路边沿还不知满足,连石板的间隙里也有细幼的草尖冒出头来。

时候尚早,夜里结成的露珠还来不及被刚升起的太阳晒干,只挂在草叶上摇摇欲坠。

胶制鞋底稳稳踏过路面上湿滑的青苔,身着深色连帽衫的青年顺着无人的小路,向着森林的方向走去。他只顾着低头往前走,右腿一路擦过深草,露水趁机沾到他的裤腿、鞋面,还有露出的一小截小腿上。

 

“……啊……”走了不远,前方传来隐约的乐声,紫发青年抿着唇角,将唇弯成浅浅的向下的弧,“是阿比斯啊……”

森林边缘的树荫下,阿贝德尔的王子停止了演奏,锐利的视线扫向来者。

他那一头和手中长笛一样耀眼夺目的金发被晨雾浸得湿漉漉的,披着润泽的微光。衬衫微微撩起一角,附着在腰间的蜜蜂刺青将翅膀尖伸了出来,裸露在清晨冰凉的空气里。

“什么啊,这不是萨奇亚吗,”阿比斯冲着邻国的王子挑眉,“真是难得,居然没有无忧无虑地窝在你的实验室里,来阿贝德尔有何贵干?”

“嗯……”萨奇亚下意识摸了摸鼻梁,顿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虑措词,“助手送来的毒草……错了,我来阿贝德尔找正确的……”他一边说,一边拉开绑在腰间的小包,食指和大拇指轻轻并拢,从其中拈出一枝茎干颀长的花来。

那植株拥有直立形的花穗,长长的穗上生满了小巧的紫色花朵,许是因为在包里躺了太久,已经呈现出些微萎靡的姿态,花瓣由于失水而微微皱缩起来。

阿比斯往前倾着身子,凑近花朵大致打量了一下,就一脸无趣地挺直身子,撇了撇嘴:“飞燕草也能认成千鸟草,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你那个助手还是开除掉比较好。”

摩尔芬的王子似乎没有听到对方刻薄的言语一般,惯常地抿着嘴笑。他白净的手指轻轻捻动飞燕草茎,上方的一串儿花朵也随之快速旋转起来。紫色的花瓣犹如花名,好似将要腾空而去的飞鸟,在空中扑腾着翅膀,发出细碎的簌簌声。

“……这个,”他歪着头想了想,停下动作,把花递给阿比斯,“送给阿比斯吧……”

“我才不要,”阿比斯别过脸,往后退了一步,避开萨奇亚伸过来的手,“那种东西,还是给雷伊斯那家伙吧。”

萨奇亚毫不介意对方的拒绝,他沉思了一会儿,自顾自点点头,把花塞回了包里。

“说得对呢,那……我去采药啦……”紫发青年将手插进衣兜,转身欲走,外套拉链撞到皮带扣,声响清脆。

“等等。”

“……嗯?”萨奇亚转过头,即使厚厚的刘海掩住了他的双眼,阿比斯也能感受到浓浓的疑惑的目光穿过发丝投射到自己身上。

摩尔芬的王子半扭着头,白皙的脖颈上经络突起,艳色领带围在上边,松垮垮绕了一圈儿。敞开的领口之上锁骨伶仃,微微倾斜,花纹繁复的蝴蝶刺青随着他的动作抖动着翅膀,展翅欲飞。

“……”阿比斯不知为何忽然哽住了,半晌才回过神,满脸不情愿地开口,“我和你一起去。要是作为毒药国支柱的萨奇亚王子在森林里出了什么事,阿贝德尔可负不起这个责任。”

“你在磨磨蹭蹭什么呢,快点跟上。”他说完,见萨奇亚还在原地愣神,拧起眉毛不耐烦地催促起来。

“啊,嗯……”

萨奇亚回过神来,唇边抿起的弧度不知不觉加深了不少。他慢吞吞应了声,追了上去。

 

 

“这个毒草,原来阿贝德尔也有吗……啊,毒芹,这边的是白蛇根草……”

“萨奇亚。”

在阿比斯不知第多少次停下脚步,催促蹲到路边兴致勃勃采集毒草的萨奇亚时,后者终于在他锐利的视线下,讪讪地缩回了伸向一株颠茄的手。

“抱歉……我太入迷了……”他的手不知何时已被手套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此时十根手指正不安地互相搓动着,“这边有很多摩尔芬少见的毒草,所以……”萨奇亚慌慌张张地解释着,脸却还不时转向路边,阿比斯不用想也知道他一定还惦记着方才没采的颠茄。

“我说你啊,”阿比斯叹了口气,没好气地转开脸去,“……算了,我先到前面去了。”

见他走开,萨奇亚松了口气,拍了拍胸口,赶紧加快动作把看上的毒草收入囊中,才匆匆去追阿比斯。

两人就这样一路走走停停,随着时间流逝,日头渐渐升起,半悬在天际。眼见着临近午间,温度却不升反降,越深入森林,层层树荫遮掩下的气温就越低。

 

“大概是在这附近了。”道路已经消失在深草丛中,阿比斯四下望了下,用随手折的树枝拨开一从带刺的藤蔓,踩进草丛里。

“这边,萨奇亚。”

拨开草叶时见到的那一抹淡紫终于在他们穿过草丛后展露出了全貌——一整片盛开的花海。所有的花都是纯粹的紫色,长穗上的每一朵都是相似的飞鸟形状,在枝头蹁跹摇曳——这般景象,即使是在万花齐放的阿贝德尔也难得一见。空气里满溢的花草香气聚成湖泊,芬芳四下流淌。

“……真漂亮……”萨奇亚在花海边缘蹲下,伸手折下一株花。

“真难得,我还以为在你眼中毒草只有药性和配比呢。”阿比斯姿态慵懒地倚在树干上,露出嘲讽的微笑。

“嘿……”对友人的毒舌,萨奇亚早就习以为常了,他赧然一笑,千鸟草在手里打了个转儿,递到了阿比斯眼前,“这个,给阿比斯。”

“刚刚阿比斯走在前边,清理了很多荆棘,还驱赶了毒虫……”萨奇亚说着,在阿比斯投来的视线中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埋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继续说道,“……这个千鸟草,送给你。”

“你以为这种东西就能收买我吗?”金发的王子撇着嘴,神色嫌弃,却还是将开得正好的千鸟草接了过去。

“……嗯,因为千鸟草,”萨奇亚心满意足地蹲回到刚才的位置,拽了拽手套,准备开始采集工作,他一边摘花,一边低声嘟囔,“和阿比斯很像嘛。”

“萨奇亚。”

“……!!没、没什么哦!”

 

END

象征自由的飞燕草虽然最适合雷伊斯,不过也很适合不愿被爱束缚的阿比斯不是吗wwww萨奇亚第一次给阿比斯飞燕草就是这个意思w

至于全株有毒却代表温柔的千鸟草就更适合阿比斯啦XD

有错漏欢迎指正!以及有OOC请一定告诉我!

最后!再次感谢想出这么棒的梗的Nod呜呜呜呜呜;;;

评论(31)
热度(64)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