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没把持住,对樱花下手了(。)

自我满足的产物,假想公主回归现世,没有诅咒的戏份_(:зゝ∠)_

渣文笔,OOC,雷可能


木花开耶


樱花×公主



“樱花啊,樱花啊,暮春三月晴空里——”

 

 

又是一年初始之春,三月和风乍染春华,花影灼灼,仍掩不住樱树下人影重重。

昨夜刚下过雨,今朝虽云散日出,仍铺了一地淋漓落英。落花娇弱,无论白的红的一并湿漉漉黏在路面上,木屐碾过,便仓皇破碎。

少女提着手袋,垂着头,随着人流小步小步往前挪动。她长长的栗色鬓发被抓夹牢牢抓成一束,装饰其上的流苏垂在颧骨位置,只要一捻动那缕儿碎发,下边坠着的铃铛就叮铃铃叮铃铃,清脆地发出声响。

樱色在她头顶织起一片云霞。

 

抱着手鞠的和服女孩儿们嬉笑着跑过林间小路。樱花纷纷,落在她们肩头、发尾,或钻入和服领口,或飘飘荡荡落在锁骨中央的凹陷处,像是纹在颈侧的花痕。

“樱花开得真好啊!啊——难不成是木花开耶姬经过这里了吗?”

擦肩而过的一瞬,栗发少女听到女孩子们的笑声。她呼吸一紧,有些局促地抬起眼睑,视线游离不定,手指蜷在和服袖子里,攥紧了手袋。

“诶,那不是当然的事情吗,这里可就是木花开耶姬的住所,西宫神社哦!”有女孩子鼓着脸颊大声答道。

啊是啊,木花开耶姬——少女恍惚想到——被供奉于西宫神社的,美丽的神明大人,木花开耶姬。

 

 

“木花开耶……姬?”很久以前,在这位女神不存在的国度,也有人念出过她的名讳,用他那如同三月暖风般低柔的嗓音,带着些许鼻音,困惑而迟疑地一字一字念出来。

“是庇佑你的家乡的女神吗,真好……你生活过的地方,我也想看看呢。”

少女无法忘记那时候青年柔软的神情和澄澈的眸光,他吐露出的字句如蜜糖般甜腻,如织物般温软,又如滚烫的糖水,哗啦啦浇在她胸腔里,甜蜜与痛苦一齐蒸发,升腾起的热气窜到面上,熏红了脸颊。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跳给你看的,”容貌美丽的男性虚抬手肘,瘦削的手腕从滑落的广袖中露出一截,弯出圆匀的弧度,“正是叫做木花开耶之舞的舞蹈哦。”庭院里的樱花刚刚在风中凋散,又因着他的动作,重新生出花苞来。

“很巧呢,对吗?”他微笑,眼睫几不可察地颤抖着,细碎的额发被风撩起,又落下。“你说……她会祝福我们吗?”

 

宛若盛开在高高枝头的春樱一般,又绮丽,又柔软,又迷人,又虚幻——蓬莱之国,春之一族的王子殿下——樱花。

 

 “樱花先生……”

少女张了张嘴,最后咬住了下唇。

 

 

那是少女以特洛伊美亚公主的身份,在彼端之国度过的第一个春季。一切仿若梦境,视线所及之处全都填满了樱花,一树又一树,沿着蓬莱国宫殿那长长的木头走廊,连绵不断,不知终将延伸至何方。

就是一夜长梦也说不定。

玫瑰皇冠与甜言蜜语,香水珍珠还有王子殿下。幼年时童话书页间闪闪发光的国度,名为梦之国的奇异的世界,如同泡沫上的投影,艳丽而虚假——除了梦境,还有哪儿能如此美好无缺呢?

现实的世界里,就算是神话,也不会全然完美。就像高贵的木花开耶姬,剥下华美外衣的一瞬,攀附在其脊背上的咒诅,终将不可避免地被暴露出来。

现实的世界里,樱花也只会匆匆盛开,仓促凋谢,宛若来不及挽留的恋情,常开不败只是单薄的谎言。

 

——要是那段旅程从未结束就好了。

 

栗发少女在神龛前合掌,击掌,随后深深鞠躬。

名为木花开耶姬的女神,在神龛里保持着千古不变的微笑。

 

——要是没有离开梦之国就好了。

 

起身时,有樱花从眼前袅袅飘过,少女摊开手将之接住。

躺在掌纹上的,轻轻薄薄的一小片,对着光能看到上边浅浅的脉络。花瓣边沿是生来便残缺的一角,小小的开口,像是在咧着嘴发出嗤嗤笑声。少女捏紧它,手心还是里空落落的,并无实感,于是她又仓皇地张开五指,想要确认它的存在。

 

——要是……还能再见到你,就好了。

——樱花先生。

 

 

“回去……为什么……?”

告别的那一刻,她第一次看到樱花面上浮现出茫然又无措的神情,那神色又很快转为痛苦和苍白。青年垂着眼,胸前的衣料被他修长的指骨攥出深深的皱褶,他愈用力,那皱痕愈深愈广,从心口处向整个前胸蔓延。

“这里,还是比不上你的家乡吗……我的公主殿下。”他叹息着。

年轻的公主无措地摇头,她有千思万绪千言万语,却统统梗在咽喉间,无论怎样努力地开合着嘴唇也无法吐露。于是她只能抓住青年的衣袖,徒劳地收紧手指,将绣在上边的樱花抓得支离破碎。

“明明说过无论是什么地方,都和你一起前去的,”男人松开衣襟,手指转而抚摸上公主的脸颊,“抱歉……不能陪你一起了。”他的指尖是一贯的冰凉,在少女脸上反复摩挲,似要将这触感镂在指腹,然后借此铭在心上。

良久,他又小心翼翼撩起垂落手边的栗色发丝,别到少女耳后。

“木花、木花开耶姬,”不成形的句子终于勉强挤出齿缝,少女倏地想起曾经难以说出口的某一段神话,伏在樱花怀中哭泣起来,“为什么要祈求她的祝福呢,她明明是……”

“明明是象征着短、短暂的神明啊——”

落泪的公主没有看到的是,在一瞬的怔愣之后,爬上樱花眉头的悲伤和痛楚。

“是么……”樱花收拢双臂,将怀中的少女紧紧搂住,任由后者的泪水一颗颗坠落,将他胸前樱色的布料一点点洇湿。

风刮起来了,压在树梢的樱云一点点消散,花瓣乘着风漫天飞舞,落了樱花满头满脸。他却岿然不动,也不抬手拂去落英,只站在樱雨中,垂着眼,用怀抱将特洛伊美亚的公主用力锁住。

“就算开得再怎么美丽,樱花也还是凋落的命运啊……”

青年不再像往日一般,跳起蓬莱的舞蹈使花朵再度盛开。他仰起脸凝视着光秃秃的树枝,半晌低下头,将手覆在少女后脑,亲吻她被泪水浸湿的眼角。

 

 

天色渐晚,游人也少了,出了神社,少女独自沿着林间道路缓步前行。

“樱花……还是谢了啊。”

昨夜的雨打落了不少樱花,日间刮过大风,也吹落了许多,繁密的樱云变得稀疏起来,这一季的樱花,似乎要开过了。她低着头,目光扫过满地碎樱,又落回到脚尖。

“没关系哟,”接上她自言自语的,是熟悉的温柔的音色,“樱花落了,也还会再次开放的。”

少女愣愣地站住了。她不抬头,只提着手袋,在花树下站着。

如果抬起头看见的,并不是……那又该怎么办呢?要怎么办才好呢?

眼泪溢出眼眶,没有划过脸庞就直直坠往地面,她还是低着头,直到并不陌生的微凉的体温落在眼下,替她将泪水拭干。她又听到衣料摩挲的声音,被泪水模糊的视野一角有粉色的残影在上下舞动。

 

她终于抬起头。

 

“如果樱花不开放的话,那就由我来让它们盛开吧。”

头顶的樱霞再度明亮,落英纷纷扬扬,粉色的雨水不知不觉泼了满身。曾经的公主殿下呆呆地注视着青年,对方眨眨眼,绽放出她曾无数次描摹的,美丽而温柔的笑容。

 

“木花开耶之舞。”他轻声说。


END


木花开耶是樱花的技能_(:зゝ∠)_

百度了一下樱花普通和日月的三个技能,木花开耶、鹿苇津、神阿多都都和女神木花开耶姬有关系......大概用了这个梗,不过还请不要深究(。)

有错漏欢迎指正~☆

评论(24)
热度(49)
  1. 天下永安七栩 转载了此文字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