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乱来的现代paro,OOC,渣文笔

 

定局(3)


明石国行×萤丸


 

“我回来了——”

随着锁匙转动的声响,明石国行进了门,却立刻有气无力地扑倒在玄关处。他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眼下是硕大的黑眼圈,不知多久没打理过仪容了,满脸胡茬不提,连实验室里穿的白大褂都没脱,衬衫皱得像是泡菜坛子里抓出来的。

“啊,欢迎回来。”萤丸揉着眼睛,踩着毛绒拖鞋从卧室里出来,每次实验结束之后明石国行总是这副模样,他已见怪不怪了。他过去抱住明石的一只手臂,奋力把没有骨头的男人拖进屋,甩到沙发边上。


“好啦,洗了澡再睡,”眼见着明石国行眼皮颤抖了几下就要睡过去,萤丸摘下他的眼镜,毫不客气地拍了拍前者的脸,“起来啦,国行!”

明石国行和睡意抗争了一会儿,终于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勉强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往浴室去。萤丸跟在后边,把干净衣服递给他,同时接过对方脱下来的外套和长裤,顺手扔在床上,等着晚些时候将所有换下来的脏衣服统统交给洗衣机解决。

隔着浴室门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雾气也逐渐附着在门中央的毛玻璃上,从外边仅能看到浴室灯黄蒙蒙的光。

“喂——国行,不要在浴室里睡着了哦。”萤丸靠在床头,随手旋亮了床头灯,从灯罩里涌出暖色的光,将他的脸和手都映亮。


忽然节奏急促的音乐声伴着震动的“嗡嗡”声响起,萤丸循着声音在床上摸索了一会儿,从白大褂袋子里掏出了明石的手机。手机在他手里也还震个不停,屏幕上跳动着来电图标,系统默认的方格头像下是“鸟养国俊”四个字。

萤丸盯了那四个字半晌,捏着手机,默不作声,不接通也不挂断,由着它在手里嗡嗡嗡震得掌心麻痒。

不知过了有多长时间,来电者终于放弃了。手机安静下来,荧亮的屏幕坚持着亮了一会儿,沉入了奄奄一息的暗色。萤丸却有了动作,他随手划了几下,解了明石设的屏幕锁,手机屏幕再度亮起来,照得他脸上荧荧的一片。

少年径直点进通话记录,摁了几下,待到屏幕上鸟养的那条来电记录消失了,才退回到主界面,将屏幕再度锁上,把手机塞回明石国行衣袋里。

 

“啊——都累到幻听了啊——刚刚竟然以为手机响了呢。”

明石国行从浴室里出来已是十分钟之后的事儿了。他埋头摁着手机,脖子上搭着条半湿不干的毛巾,发尖有水珠落下,水在锁骨处积了一小汪,溢出来的顺着松松敞开的领口,骨碌骨碌沿着肌肉的线条滚进衣服里去了。

“真是帮大忙了啊……萤,”紫发男人毫不在意地丢开手机,扑到床上把半张脸埋进枕头里,露在外面的一只眼睛半眯,看向正忙着把所有脏衣服聚拢到一起的萤丸,“这才几个月呀,现在要是没有萤在我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萤丸把先前替他取下来的眼镜放到枕头边上,抱起衣服往卧室外边走:“嗯,那么,好好休息吧。”

“一把骨头都快断了,研究员真不是人干的活,”明石国行抱怨道,翻了个身躺平了,忽地又出声,“说起来萤到我这里都好几个月了,怎么一点都没变,啊呀啊呀,长不高可怎么办?”

萤丸闻言停下了步子,回过头,神色认真:“我可是会长高的,总有一天我会长到一米八的哦。”他语气十分笃定,也不知打哪儿来的自信。

“好——好——”明石国行失笑,“一米八的萤丸先生,我明天给你订牛奶。”

“国行你好烦。”

 

 

在实验室欠了太多睡眠,明石国行这一觉足足睡到了第二天傍晚时分。饥饿的胃发出的强烈抗议,使得他不得不离开柔软的床,起身找点吃的。

他打开卧室门,就看到萤丸坐在茶几前,手里拿着个什么东西看得全神贯注。

日历?明石国行没带眼镜,眯起眼凑近了,才大致根据轮廓猜出那是本台式日历,还是去年过年买东西的时候超市给的赠品。

“点了外卖,在那边哦。”萤丸头也不抬,指了指餐桌。

“啊,活过来了——”青年快速地塞了一块披萨,感觉到空虚的胃袋渐渐充实起来,长出了一口气。他又拿起一块咬了一口,马苏里拉芝士拉出的细丝被他尽数卷进口中,热腾腾的披萨融化在胃里,热量顺着血管流向身体各个部位。他把这块儿也快速地吞下了,才稍感饕足,懒洋洋地趴在了餐桌上。

“我说萤啊,日历有什么好看的?”

“嗯……的确没什么好看的。”萤丸从茶几上散乱的笔里摸了一只红的,在日历上标示着今日的位置,紧挨着前一天的记号,画了一个红叉。这一个叉画上去,这一页所有的日子都满了,他便把这一页翻了过去。

“不过过得真快,嘿嘿,”他笑,露出尖尖的虎牙,“已经六月啦。”

 

少年一边笑,一边隔着薄薄的衣料摸了摸胸口的吊坠。

他没急着合上笔盖,只垂眼瞟着六月这一页全然空白的方格子,笔尖在靠后的某一格顿了顿,在正上方凭空画了个圈儿。他到底没画在纸上,但笔尖不慎触到了纸张,在他注视着的那一格里,留下了一点儿艳丽的红色油墨。

 

——TBC——

评论(6)
热度(19)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