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一个乱搞的现代paro,不会太长_(:зゝ∠)_

随意看看就好(((

渣文笔,OOC


定局(1) 


明石国行×萤丸

 


刺耳的门铃声响起时明石国行还缩在被窝里享受难得的周末,他被吵醒了,从枕头下摸出手机摁亮了一看,早上九点,当即把手机往床上一扔钻回被子里。然而恼人的门铃声似乎并不打算轻易放过他,哪怕隔了厚厚的被子,也能找到缝隙钻进他的耳朵里,将残余的睡意驱赶走。

明石国行终于磨磨蹭蹭地起了,抓过床头柜上的眼镜,一边打呵欠一边趿拉着拖鞋去开门。

“到底是谁啊,真是服了……”他嘴里抱怨着,拉开门,“大清早的……哈——”没精打采的呵欠声在门完全拉开的一霎戛然而止。

门外的来客正木着一张脸戳门铃,手臂还悬在半空中,方才还岿然不动的门突然就开了,穿着睡衣顶着鸡窝头的公寓主人乍然出现在眼前。他愣了一下,随即一脸泰然自若地将手放下来,背到背后。

“你好,是明石国行先生没错吧?”少年露出一点笑容,另一只手拉扯着背包的肩带,“我是萤丸,今后承蒙关照啦。”

萤丸个子不高,他微微仰起脸看过来,明石国行这才发现他的眼睛是绿的,不是深绿也不是茶绿,是更接近于若草色的,流动在夏夜中的萤火虫般的色泽。少年的头发也是少见的银白,刘海贴在额前,交错的发丝垂落到眼角。

明石国行一时没注意听,回过神时,才反应过来。

“萤丸?”他想起来,几个周前鸟养缠着自己让帮忙照管一下的亲戚家孩子,好像就叫这个名字。

可是什么时候答应鸟养了……明石国行默默地把脸埋进手里,从头梳理了一遍关于这件事的回忆,确认自己的的确确没说过哪怕一个好字。不是早就说过了么,连自己都懒得照顾还怎么照顾小孩啊,鸟养这个自作主张的麻烦精……他一面在心里抱怨,一面抬起头来:“那个,萤丸啊,事实上……”

“嗯?”

明石国行的视线落到少年扯着背包带的手指上,见指节已经冻得发红,关节处却因用力过度而呈现出惨白。他看过去的时候,少年又不自觉地再次拽紧了带子,他将要出口的话不知怎的就顿了一下,再说出来就成了别的样子。

“唉……”他深吸一口气,在灌入气管的冷风中瑟缩了一下,抓了抓头发,“算了,你先进来吧。”

 

 

虽然是单身,但明石的住所并不像普通的单身汉公寓那般窄小——尽管从乱七八糟的摆设和丢得满屋都是的杂物来看的确是单身汉住的地方没错。

明石国行走在前边,轻车熟路地避开一个叠一个的纸箱和散落一地的书本纸笔往里走,萤丸跟在他身后,忍不住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挑了挑眉。

“你先住那间屋吧,晚点我收拾一下,”青年指了指客房,“先说好,对于照顾人这种一听就让人没干劲的事,别对我抱太大期望哦?”关西腔轻飘飘的,像是在调笑但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

明石国行说完,转身伸出手想帮萤丸搬行李,才发现少年除了一个背包,什么都没带,连一个行李箱都没有,一时间忍不住抬手按了按眉心。

“真是麻烦啊……鸟养这阵子扎进实验室出不来了,等联系上她了,我会让她给你重新找个靠谱的监护人的,这阵子先将就一下吧。”

萤丸动作熟稔地拨开沙发上堆积如山的一大堆衣物,勉强腾出块空位,这才坐下了,将包放在腿上抱住,往四处扫了几眼,眼角不着痕迹地抽了抽,听到明石国行懒洋洋的语调,又状若乖巧地点点头。

“我去找找被子之类的,”明石国行俯身从地板上捡起一本书,抬腿欲走,又退回来,指了指靠客厅的房间,“对了,还有一点提前说明一下,那边的算是书房,里面有些文件和研究资料,啊——总之不能乱动就对了。”

“嘿嘿嘿,别担心啊国行,”萤丸抬起脸笑,把背包搂紧了,“我知道啦。”

刚刚看起来还挺腼腆的,原来是这种自来熟的性子吗。听到对方的称呼,明石国行咂咂嘴,他才懒得在意被刚认识的人直接叫名字这种事情,而且听起来,似乎也并不是太糟。

 

 

哪怕有萤丸的帮助,常年不理家务的成年人明石国行先生还是折腾了许久,才终于把客房收拾到了勉强能住人的地步。

“啊啊——好累——”明石国行简直想直接倒在床上睡到天荒地老,换作以前他可能直接就这么做了,但此刻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打开衣柜取了衣服换上,又拿了外套,“走吧,跟我出去。”

萤丸从房间里探出头来,怀里还抱着那个包:“什么什么?”

明石系着围巾,头也不回:“给你买几件厚衣服,这种天气还穿成那样,可不行啊。”

青年走到玄关处开始换鞋,萤丸才慢吞吞地把包放在床头。

他在那儿站着,用小指钩住脖子上细细的金属链子,把下边坠着的吊坠从衣服里拉出来,那是个椭圆形的坠子,萤丸捏着它,不知在哪里按了一下,吊坠上边的盖子便“嚓”地一下弹开了。

“嘿。”他握着坠子看了一会儿,轻声笑了。

 

“萤丸——”

“来了哦!”少年最后瞥了一眼,把尚且带着体温的坠子重新塞回去,随后咚咚咚地跑了出去。


——TBC——


这个脑洞困扰我蛮久了...所以虽然说过不产出了还是选择自打脸了........(。)

评论(6)
热度(20)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