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一块粗制滥造的圣诞小甜饼_(:зゝ∠)_

一个没有逻辑的,两把刀在阿苏神社时发生的故事...日常真苦手啊;;;

不管怎样,大家圣诞快乐XDDDDD

OOC,渣文笔

【明萤】五月

明石国行×萤丸

丝丝缕缕的云流过水面,劳作者们没在水里的半截腿一抬一落,就有波纹一圈一圈漾开去。污泥从田底被翻搅出来,晕开一团浑浊,许久才重新沉淀下去。

日头高照。五月的日光比起盛夏时分的烈日,还远远称不上滚烫,却像细密的牛毛针,落到人身上久了,便裹挟着热量一厘一厘扎进毛孔,直刺得人焦灼不安。

    

“哈啊——我说萤啊,”明石国行坐在树荫下,终于按捺不住,喉间钻出个长长的呵欠,“都在这儿晒了半天了,干活这种事到底有什么看头?”他一边说,一边将不小心暴露在阳光下的脚腕抖了抖,缩进去了一点。

萤丸闻言回过头看了明石一眼,咬了咬齿间薄薄一片碧绿的草叶子,两只手拉扯着几根草茎。他正凑在一群小孩儿旁边,领头的那个孩子掌心里攥了一条活蹦乱跳的泥鳅,他睁大了绿幽幽的眼睛,踮起脚去看。

“是国行你太懒了,”直到农家的孩子将泥鳅扔进一边的筐子里,萤丸才意犹未尽地收回视线,蹲在田边上随手拔起野草来,“整天缩在神社里可不好,也该晒晒太阳啦。”

明石国行仰起脸,头一偏,从喉咙深处挤出一声不情不愿的叹息。树叶间隙中的碎光落到他脸上,明晃晃的光斑连成一大片。

 

“啊。”萤丸正专心致志地把细长的草茎打成结,突然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叹。不知是想到什么了,他扔下手里乱七八糟的草叶子,起身便往另一片田跑去。少年外表的附丧神因着个子小,即使是在细细窄窄的田埂上,也灵活地避开碎石和垮塌之处,啪嗒啪嗒踩着木屐跑得飞快。

“喂!萤——”明石国行放下遮挡阳光的手,见萤丸转瞬就快要跑不见了,喊了两声也没见回转,只得有气无力站起身追上去。他不同于萤丸,修长的腿迈开的步子虽大,在狭窄的田间小路上却是处处受制,一路小心翼翼,才终于赶上了萤丸的影子。

“啊,国行,”萤丸听到声音,回过头,“小……”

话音未落,噗通一声,明石国行在离萤丸半米不到的地方身子一歪,栽进了旁边一块还没插上秧苗的田里。

“……心。”

 

青年半个身子都陷入了泥水里,摔倒时下意识往身后撑的手仅仅抓住了一抔污泥,湿黏的泥受了挤压,从指缝一股脑儿溜出去。于此同时,和服和足袋被水浸透了,湿哒哒贴在皮肤上,哪怕是在五月天,明石国行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真是糟透了。

“这里塌了一块啦,”萤丸在他旁边蹲下来,冲着一块明显塌下去的田埂努了努嘴,“国行你是笨蛋吗?”

紫发青年试着站起身,感受到淤泥包裹半个小腿的触感,不禁龇了龇牙。

“啊呀,这可真是出乎预料啊……”在田里稍稍一动,四周的水就发出哗啦啦的响声,明石国行在水里甩了甩手,把黏答答的泥洗的差不多了,才把湿漉漉的手伸向田边上的萤丸。“拉我一把吧,萤——”

萤丸看着明石那只还淌着水的手,撇撇嘴,还是将手伸出去了。谁料,他还未握上明石国行的手,对方就反客为主一把抓住了他,然后往后猛力一拽——

 

噗通。

 

萤丸猝不及防跌进水田,溅起的水花足有半米高。许是田底太滑,少年在水里扑腾好一会儿,才勉强站稳了。然而他全身都被打湿了,木屐也掉了一只,慢悠悠浮出水面,顺着荡开的水波往田边漂去。

“噢……可怕的表情呢。”明石国行挂着笑,慢条斯理地拖长了关西腔。他方才拉了萤丸一下,自己也没能爬起来,而是顺势坐回了水里,好整以暇地旁观萤丸在还未及膝的浅水里挣扎。

“国行你……好过分,”萤丸愣了好一会儿,终于搞明白短短一瞬发生了什么,气鼓鼓的弯下腰去,“太过分了!”他大声叫喊起来,同时双手捧水哗啦哗啦往明石国行身上泼,直到后者不得不侧过脸躲避并开口求饶,才一边瞪着他,一边捞过了自己的木屐,愤愤地抬腿往田埂上走。

明石国行抹了把脸,去抓他:“哎呀,萤,等等我。”

萤丸被他扣住手腕,不得不回头,却正好对上明石狭长的眸子。那双眼睛是奇妙的三色,红黄绿在其中巧妙地糅合堆叠,变得明亮又锐利。正对着午后的日光,占据那双眼最多的绿色像是镜面,反射出绮丽的色泽来。

他们对视了一会儿,萤丸终于抿着嘴,撇开眼去。

明石国行挑了挑唇角,背在背后的另一只手却不老实,径直掠过少年圆匀的肩头,落在他挂着水珠的脸颊上。

“国行你干嘛啦。”萤丸扭头,甩开青年的手,手背下意识擦过被碰到的地方,发现触感不对,放到眼下一看,却是一团污黑。

“……”

明石国行顾不上把掌心的淤泥在水里洗干净,一个急速侧身,险险避开飞来的木屐。

 

 

落日半垂时,田里不绝的水响才终于歇下了。两位闹够了也湿透了的附丧神赤着脚爬上田埂,高个子那个提着一只孤零零的木屐,低着头在田里找另一只鞋。矮个子那个没等他,自顾自往前走。

“啊——好累——”

最后明石国行也懒得再找了,垮着肩膀跟在萤丸背后慢吞吞往阿苏神社走去。

“都是国行你太得意忘形啦。”

他们的影子被太阳拉得又细又长,一前一后,拖在被风吹皱的水面上。少年声音清脆响亮,田里的小鱼小虾被惊得乱窜,钻进泥底,露出半截尾巴尖。

“好,好。”

青年慵懒的声线附和着少年。

田埂上落满了湿淋淋的脚印,大一些的脚印子盖在小一些的上边,到了田间小路的末端,又向着阿苏神社而去。

END

几个月前爪太太说用谷歌地图看阿苏神社背面是农田时,我开心地脑了两个人一起在金灿灿的麦浪里打滚,然后她告诉我,是水田(。)

总觉得该吃点甜的了...所以摸出来了(虽然很粗糙;;;

五月是插秧的季节,虽然现在是冬天啦...

最后再说一次圣诞节快乐wwwwwww

评论(14)
热度(47)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