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万圣节快乐!!!

给我糖吃!!!喂我吃糖!!!!!(嚎叫 

发出来的时候好像已经过十二点了......管他的......。


弃路(8)


明石国行×萤丸



“愚蠢!”审神者不甘被忽视,恼怒地打断了他们,“你在执迷不悟什么,这儿的修复已经接近完成了,所有的歪曲都会被修正,包括你,萤丸。”

“呀呀,萤丸,加入我们有什么不好呢,”狐狸眨着眼,毛脸上殷红的图纹藏在女人怀抱中的阴影深处,显得诡异非常,“修正历史的扭曲与错误,诛杀妄图更改历史的罪人,身为刀剑,难道不该为了这样的大义而战吗?”

女人紧接其后,抬起下巴:“对!何况只有和我们一起走,你才能避免与这条死路一起被废弃的命运!”

萤丸任凭她恼火地盯着自己,没接话。一边的明石国行却用懒洋洋的语调开口了:“噢——真是精彩,不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样的对话好像已经进行过一次了?”

“身为女性,能够纠缠不休到这地步,真是服了啊。”

“你……明石国行!”女人一番咬牙切齿,她转念想起对方让自己在三条大桥吃的苦头,新仇加上旧恨,禁不住恶狠狠瞪向明石国行,正欲开口,蓦地感觉到怀中的狐狸正用爪子拍着她的手臂,她下意识瑟缩了一下,这才恨恨地咽下怒气,悻悻然收声了。

 

“这样的话,之前的确是说过了呢。”

萤丸沉默了一会儿,将视线转向绘马架子:“我也已经回答过了。”

风吹过绘马架子,几十上百块木头绘马碰撞着彼此发出轻响,头顶松枝飒飒晃动,树影在脚下张牙舞爪。萤丸在这相似的场景中轻声重复了一遍曾经说过的话。

“这是历史。”他说。

“我也说过了!”审神者嗓音尖利,“这是被放弃的!是错误!”

萤丸抬起眼对上明石国行的视线,被树叶割碎的小片日光照亮他唇角几不可见的弧度。他在同审神者说话,眼睛却望着明石国行,声音放得很轻很轻,在寂静的神社里反而出奇的响亮。

“这是历史。”萤丸加重了语气,面上还是一丝波澜都无,仿佛他在述说的不过一个事实——也的确如此,“这是历史,是国行……为我创造的历史。”

即使被否定,被放弃甚至摧毁,这也才是我的正确,我的大义,是我为之战斗的对象。

也是我无法挣脱的,属于我的道路。

 

潜台词不必点破,也能从萤丸的语气中隐约渗透出来。一时间众人神色各异,明石国行垂下眼不知道在想什么,审神者哑口无言不知该如何接话,狐狸还是笑眯眯的,只是无人说话,神社重归死寂。

鸟居上的乌鸦嘎了一声,展开翅膀,直冲向沉沉的天空,似要将云层扎穿般用尽全力振动起羽翼。

 

过了不知有多久,狐狸跳出审神者臂弯,扒在她肩头动了动黄色的耳朵尖:“这就是——谈判失败了?”

萤丸小幅度摇头:“从一开始就没有要和你们谈判的意思哦。”

“那、那么,狐之助大人……”

“哎呀,我也是不想走到这一步的,”狐狸瞪大了眼,乍看上去就像只可爱无害的小动物,嘴里吐出的字句却不是如此,“是你们太不配合了。”

“根据溯行法第一百七十九条,遇到恶意妨害公务的情况时,可酌情使用武力手段。

“不用担心,虽然迟了一些,不过正好,”它偏着头在兽面上挤出微笑,似是在安慰神色稍有不安的审神者,其姿态又更似在向萤丸宣战,“外边的狐狸说,他们来了。”

 

话音刚落,一队服装各异的人被一只小狐狸带领着进了神社,人不多,仅有几个,有高个子的青年,也有纤瘦的少年,甚至能看到小孩子混在队伍里。他们都佩着刀,神情虽不一,眉锋却都染着锋锐杀伐之气。

是战场的气息。

明石国行余光扫过,留意到黑衣服的萤丸远远掉在队伍后面,埋着头慢吞吞地走着,像是在边走边数蚂蚁。

“主上。”走在最前面的男性神色温和,他着一身深色衣衫,大束的金色流苏垂在胸前,随他的动作轻轻摇晃着。

“你来迟了,一期一振。”审神者待他上前,收起在狐狸面前露出的弱势,换上高傲的面孔,斥责对方。

“非常——”

“打住,不要道歉也不要解释,我没那个工夫听,”有了底气,她的声音又变得娇俏起来,同明石国行第一次听到那样嫩生生打着转儿,话语中全是不容置疑的命令口气,“你知道我带你们来是为了什么,去把萤丸带给我。”

“……”一期一振沉默了一会儿,直到身后的鲶尾藤四郎扯了扯他的衣角,才回过神,“……我知道了。”他答应了,挺直脊背,凝视着审神者指着的萤丸,从刀鞘中缓慢地抽出刀来。

随着他的动作,尽管还有所顾忌,同他一起来的刀剑男士们,仿佛收到了指令,同时被按下了同一个开关般,也纷纷拔刀出鞘。哪怕是个子最小的五虎退,也跟着队伍上前半步,拔出短刀,抖着手犹豫地将刀锋朝向前方。

 

“让开,国行,”萤丸将手放在迅速挡到他前方的明石国行背上,轻轻推了一把,“你现在可不是太刀啦。”他嘴上说着,手却移到了青年手肘上裸露在外的伤口处,不碰上去,就隔了一层薄薄的空气,将手盖在上边。

“对不住哟,萤,别的都好,这个不能答应你。”紫发的人类青年调笑的口吻未变,却将手臂又张开了一些,将萤丸遮得愈发严实:“好歹我也是萤的监护人啊,别用那种要求来为难我啦——”

审神者在旁边抱臂嗤笑:“真是感人啊,不过区区人类,你以为你能挡得住什么?还有萤丸,要不要我让他们先等你几分钟,让你们告完别了,然后去神社里边把你的本体拿出来再打?”

 

“嘿,没那个必要了喔——”

 

自话音响起那刻,队伍末端矮小的黑色身影迅速冲上前,大太刀出鞘的刀光猝然一亮,被故意拖长的尾音尚未终止,黑衣少年就已经冲到明石国行和萤丸身前,他一只手握着刀柄,一只手扶在刀背上,咧开嘴唇露出尖尖的虎牙。

“你……!”明石国行面对迎面而来的刀尖,心里一惊,反射性往后退了半步,手肘抵上萤丸的手心的瞬间他强行止住步伐,踉跄了一下,还是站稳了。

黑衣的与萤丸有着同样容貌的少年——明石国行心知叫他萤丸也是没错的——对明石国行的反应露出了不知是兴味还是嘲讽的笑容,却很快收敛了笑意。他将沉重的大太刀反手挽了个花,刀柄上的红流苏甩着尾巴荡向下方,瞬息间方向一变,流苏的残影同刀尖一齐,朝向了刀剑男士们。

“萤丸——你?!!”

审神者又惊又怒,黑衣少年反而一派淡然。

 

“所以说,没必要等了喔。”



TBC


下章应该就填平了........

大概说了一下弃路这个题目,对政府来说这是错误的要被修正的历史线,是应该抛弃的道路,对于萤丸来说却是国行为他创造的历史(←这样的(


评论(4)
热度(18)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