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我…!!笔力不够我再也不作死了!!!

再作死我就直播生吃八爪鱼!!!


弃路(7) 


明石国行×萤丸


奔跑。奔跑。奔跑。

 

“喂,国行,这是新来的萤丸,你要好好照顾他啊。”

 

摔倒的那一刻耳旁重重响起的不是身体坠地的声音,而是沙哑的男人的告诫,那声音很响,却很渺远,是从久远之处飘来的,那地方是这般遥远,是记忆尽头,是时光边缘。

明石国行试图撑起身体,肘关节满涨的疼痛之感让他又跌回去。

啊,过两天大概会淤青吧。他趴在路边想着,蓬蓬的乱草戳在脸上,有碎草叶钻进发丝间,手肘上更是糊满了泥土。

这不是明石国行习惯有的姿态,尽管一向没有干劲,但他从未如此狼狈过,动一动身体,衣服上沾着的土渣就一个劲儿往下掉。他却还是固执地爬了起来,左手捏着疼痛的右手肘,右手心握着绘马,往那个记忆中瞪着绿眸,抱住刀匠的腿不肯松开的孩子所投下的影子的方向,再一次大步跑了起来。

 

“初次见面,我是萤丸。”

 

他跑过了售卖特产的小店,又跑过低矮的民宅。

作为一个常年没干劲的家伙,明石国行第一次跑这么快,建筑物飞速地后退,他和萤丸曾经花十分钟才能走完的小街眨眼就到了尽头。他太快了,快得要飞起来,尽管真要说起来,他的心神早就飞离了这具尚在疾驰的身体也说不定。

明石国行这样奔跑过,在他作为刀剑之身最后一次见到萤丸,而萤丸作为刀剑之身迎来终结的一日。

他透支了力量跨越辽阔的土地与宽广的距离——就像此刻一般是倾尽全力奔跑着的,他循着水汽和海风奔跑,一直一直奔跑,不知道跑了多远不知道跑了多久,他只知道那一天潮红泼了半个海面。在夕日落入海底之前他看到了萤丸,少年外表的附丧神与他不同,是全然平静的。

哪怕粗麻绳在手腕上勒出道道深红,哪怕他淡色的头发被兜头泼下的汽油润透了,一缕一缕散发着刺激性的气味黏在颊边,他的眼神也不曾游移,一直木木地盯着脚边的泥土,好似盯久了,土里就会长出花儿来。

萤丸是平静的,哪怕有人掏出了火柴盒,火柴头在盒边擦出嚓啦的一声,他也是平静的。

随后明石国行眼中的他消失在火焰中,那般轻易地就不见了,残留下来的只有前者视网膜上火光灼过的痕迹,还有夕阳如血般铺展开的残痕。

 

明石国行开始感到窒息。

肺里烧起篝火,火焰爬过喉咙,将他的咽喉烧焦。他突然意识到这痛苦既来源于他一直想要回避的关于萤丸的记忆,又来自于人类脆弱的身体。他现在不再是刀,而是人了,人是会累,会遗忘,会痛的。

他穿过了鸟居。

 

“要加入我们吗?”记忆洪流中跳出来某段枯坐于鸟居下的漫长岁月,那期间有狐狸来询问过他。它用充满诱惑力的声音许诺以无尽的生命,庞大的灵力和跳出历史的自由。

可他拒绝了。

“要加入我们吗?”后来黑衣的男人也来了,向他伸出被黑色雾气包裹的手。“你有想改变的事情吧。”

“嗯,”太刀的附丧神眯起眼想了想,点了点头挑起嘴角,“不过先说好,不要对我抱太大的期待比较好喔?”

那是一个奇特的时间点,不同历史线上不同的太刀铭国行不约而同地做出了一模一样的选择。分叉的世界线在他与溯行军立约的一刻交汇于一点,随后再次分开,延伸向相似却不同的未来。

明石国行都记起来了,那些未来通向的结局。

作为溯行军战死沙场,或被审神者强行收至麾下,好一些的,在博物馆的仓库中不见天日,坏一些的,不过是被折断了丢弃在墙角。

但无论哪一个历史,都无人放弃过,一点一点积累起的细微变化犹如碎石,块块叠起,最终引发质变,铺就成通往此时这条萤丸存活的道路——哪怕是以太刀明石国行的消失为代价。

同时这也是一条没有人走过的道路,它往前延伸着,没有人知晓会通往何方,但有一点同他脚下的神社参道是一样的,只要往前,最终抵达的终点,无论是阿苏神社,是草千里,还是有明海,一定、一定会是萤丸所在的地方。

他脚下的道路,承载着所有明石国行付出的努力、汗水与心酸。

 

明石国行沿着神社参道往前。

 

神社前的狐狸如同白色潮水,它们一只紧贴另一只,挤满了整个道路。脚步声一起,狐狸们齐刷刷地看向青年,像是早就约好一般,白色的潮水分开一条道,让他过去了。

 

女人远远看着穿过楼门的青年,在三条大桥让她吃足了苦头的敌人此刻是从未有过的脆弱与狼狈,男人没穿鞋,袜子一路跑来满是泥土,也磨破了不少,脚趾尴尬地缩在里面。他膝盖上也沾满了灰尘,手肘磨破了,满脸通红,停下步子了也还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真是狼狈啊……”她顿觉心情微妙。“看你这样,是都弄明白了吧。”

女人清了清嗓子。

“这段历史是不该诞生的,我们决定要将之修复,”她用着公事公办的口气,说到“我们”时,悄悄地低头瞄了一眼怀里的狐狸,又继续说道,“不过你也别担心,这个历史的萤丸我们会带走的。”

毕竟是那么强大又稀少的附丧神,战斗力如此之高的大太刀本就少有,何况萤丸的经历与结局注定了只能在有限的历史时间段中将之收编。没想到这么好的战力竟然在这种废弃的历史线上遇到了,政府要是放走了……

女人收回落在狐狸身上的视线,将思绪压下去——那才真是傻吧。

“不过你就没办法了,你不过是人类,”她傲慢地说,不顾明石国行变冷的眸光,自顾自地继续,“你是无法为扭正历史做出任何贡献的,如果还是太刀的话或许还值得考虑,可惜现在——我们也不是什么人都要的。”

“从早上起就没见到人影,这下明石国行来了,”女人突地话锋一转,“你也该出来了吧,萤丸?”

“我说过了,我是不会去的哦。”少年在结缘松下显出身形,他神色冷淡,双手拢在和服袖子里,脚下还是那双熟悉的草履。

他抬起头,才微微露出笑容:“你来了啊,国行。”

“啊,”明石国行在女人的高谈阔论中平复了紊乱的呼吸,他对上萤丸面上那薄薄一层淡笑,顿了一下,才摆摆没有受伤的左手,披着满身狼狈,用一副平日里从从容容的模样,像曾经做过的千百次那般应了声,“萤。”



TBC


感觉写得乱乱的...总之这章就是说了一下缘由吧;;;

所有时间线的国行努力做出的改变创造出了这条萤丸存活的历史线,作为交换明石国行在历史中早早消失,转生为人类,而政府想要将这条历史线修正,同时不愿错过将萤丸收入麾下的机会()

让我.............狗带..................

评论(6)
热度(23)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