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试着挑战一下稍微长一些的篇幅,会尽力更新的(ry...虽然开头好像写成了阿苏旅游指南???不过信我后面不会这样?!!

夹带了一些不够格称为考据的东西,尽管我写出来肯定有超多BUG,关于阿苏火山和结缘松之类的,有兴趣的话请看文末不够准确的大概说明(感谢教主科普和毛毛帮我翻译(

最近已经要变成咸鱼拌饭了,做最后的挣扎(。

大概算半个原背景,OOC,渣文笔


弃路(1)



明石国行×萤丸



 

车窗外树木与路标匆匆倒退,一眨眼就已被远远抛在呼呼的风声里,一望无际的灰蓝色天空却好似不曾挪动半分,静静地罩在头顶。

明石国行单手撑在窗户边沿,狭长的眸子下意识眯起,以看清窗角处滚滚的烟气。

哪怕不是什么晴朗的天气,天空不似记忆中最常见的那般明净,那团贯通天际的云烟依旧能看得极清晰,它在风中舒展变幻,散开复又聚拢——那是自滚烫的阿苏火山口升腾而起的云雾,即使间隔着辽阔的草千里也能看得清楚。

这座火山总是这么活跃,其身影数年来不曾有所改变,和记忆中在神社里抬首望见的它的剪影仍能够完美叠合。

 

他不自觉想起那个时候和他一起坐在鸟居下仰望火山的小少年。

 

明石国行少时每年都被两亲送回到熊本的祖母家度过假期。

他是外来的,本地的孩子们并不接纳他,他也懒得同那些小孩打交道,唯一与他能玩到一块儿去的,是祖母家宅院附近神社里的孩子。

他还能记起那是个长得很好看的男孩,皮肤白白的,眼睛是浓郁的绿色,说话语气没什么起伏,脸上也多半没什么表情,明明给人以好静的印象,却带着他爬坡上坎,两人一起翻越过神社的围栏,爬过楼门前的树木——尽管大部分记忆中他们只是背靠背一起坐在鸟居下,一个打盹儿一个出神。

往往一闭眼,再一睁眼,视网膜上的晞晞晨光已融作漫天红霞,一日复一日,假期就这样混混沌沌宣告终了。

只是过了幼时那几年,自高中开始后,明石国行就没去过熊本了,长大后的假日都是在京都的屋子里,听着车鸣人声,叼着零食看着漫画草草度过的。

有时叼着冰棍躺在榻榻米上吹着冷气,他也会恍惚想起再也没有见过的,远在阿苏山脚下的男孩子。一个人,也没有别的小孩和他玩,大概会靠在鸟居边上,独自望着山麓发一整天的呆也说不定。

 

大学毕业后明石国行在京都找了工作,整日公司与公寓两点一线,忙忙碌碌,却也再顺理成章不过了,直至收到公司人事调动通知的前一刻,他都从未想过自己还有回到这儿来的一日。

 

列车行驶得飞快,一愣神的工夫,阿苏火山终于从车窗切割出的方形景色中消失。

车轮摩擦铁轨的声响拉回注意力,紫发青年将下滑的眼镜推回至鼻梁,他慢吞吞起身,在报站声中提好了行李——说是行李也不过是一个小号的旅行袋,穿过半截空荡无人的车厢,下车了。

 

和熊本是许久未见,和他也是久别重逢——那个在记忆中定格为少年姿态的,叫做萤丸的孩子。

 

 

 

脚掌隔着袜子踩在凉凉的木制地板上,发出细微的足音。

属于祖母的这座宅子是老旧的和式建筑,很大,装潢却不曾因此有丝毫马虎,非常精致仔细,明石国行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多年来也没什么改变的屋子,脚下不停,穿过走廊,熟门熟路地拐进一间门上绘着松树的和室里。

这房间自小就属于他,处在拉开门就看到中庭的位置,能听到池塘边竹节敲击石头发出啪啪的声响。

他放好了行李,正欲在榻榻米上小憩一会儿,视线突地一转,落到了壁龛中的一个浅褐色的木头盒子上。

记忆的匣子与木盒一同被打开,关于熊本的回忆一齐涌上心头,明石国行一瞬间想起了许多原本已被京都的燥热烘烤得模模糊糊的幼时之事。他想起院子池塘里的锦鲤,想起神社鸟居上聒噪的乌鸦,想起融融落日,想起萤丸的眼睛与冰凉的手心……想起盒子里安安静静躺着的,一块木头绘马。

他抓起那块绘马,用掌心去摩挲它有些微粗糙的表面,掌纹擦过上边结缘松的图案。

“国行要是有什么愿望,”萤丸给他这块绘马时平板无波的声音在脑海回放,“就写在绘马上,告诉松树吧。”

青年胸中涌起一种莫名的冲动,明明长途跋涉的疲乏还附着在身上,关节肌腱都吵闹着想要得到放松,他却突然迫切地想要去往阿苏神社,去看结缘松,去见萤丸,用最违背他懒散性格的方法,跑着去。

于是他付诸于行动,将绘马小心地放回盒子,快步走出门了。

 

阿苏神社离宅子很近,转眼就到了,明石国行站在神社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胸腔中充满了熊本特有的带着硫磺味儿的空气,从巴士到家一路他都嗅到了,只是没有一刻像此时这般明确而深刻地意识到,他回来了,回到了火之国熊本,回到了阿苏。

指甲在掌腹挠了一下,明石国行攥了攥拳头,又松开。


明石国行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他常常梦见萤丸,梦到他跪坐在神龛前,梦到他抱着一把长长的刀,梦到他和自己一起看阿苏神社的火振祭,梦到他在火光里转身离去——这都不是明石国行回忆里的萤丸,却在他梦中出现,望着梦里变得高大到足以俯视萤丸的他,露出他从未见过的,柔和而诚挚的笑容来。

萤丸是他年幼时唯一说得上话的人,他们一起度过了好几个长假,他却没有哪怕一张与萤丸的合照,在京都上学的日子里也从未与萤丸联系过,即使他单方面地梦到对方,也无法改变这几年他们是真正断了往来的事实。

明石国行站在神社门口,猛然发现自己已经有些想不起萤丸的容貌,再怎么回忆也只能记起梦境里反复出现的,银白的头发,荧荧的碧瞳,和冰冷的体温。

一别多年,阿苏火山未曾改变,草千里依旧辽阔,祖母垂垂老矣,自己长成了如今的样子,当年幼小的萤丸而今又是如何呢。

 

明石国行穿过了鸟居。

 

他第一眼看到了结缘松,松树主干被纯白的御币环绕,两旁立着挂绘马的架子,称不上繁密的枝叶向天空肆意伸展。

然后下一眼,他看到了树下站着的,萤丸。

 

松叶下的那人身着深色和服,脚踩着草履,双手捧着一个小小的手鞠球。他立在被拖长的树影边上,头微微垂着,赤红的落日余晖铺洒到他发顶,顺着发丝流淌,将他白皙的脸颊染上大片殷红。

此刻,眼前拖着长长影子,被夕阳染色的萤丸,和梦境中那个微妙地叠合了。

“国行。”

小少年偏着头,荧绿的眼睛看向这边。

是的,还是少年,萤丸和记忆里一模一样。

 

他没有长大。



TBC


好的文末是我的话唠时间!


萤丸所在的地方是熊本阿苏神社,熊本是被称为火之国的地方,因为有活火山阿苏火山www草千里是山麓内一片广阔的草原,前面写火车也有参考到阿苏地图,虽然自己完全不知道到底能不能看到火山和草千里(

阿苏神社内有结缘松,是高砂之松(结良缘之松树),两旁有挂绘马许愿的架子,男性女性绕松树转圈有祈福作用(再次感谢毛毛翻译


↑↑↑对阿苏旅游指南,结缘松,之后大概会写的阿苏舞火神事还有阿苏神社祈愿石有兴趣,或者想要图片资料的话,欢迎私戳我wwwwww

虽然也是尽量参考资料来不过到底没去过而且对于历史也不是完全了解,有错误的地方请指正!

评论
热度(30)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