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后天开学要迎新和工作交接,大概会忙一段时间吧...

以及前天戴了牙套真的是不能呼吸的痛,有没有过来人和我分享一下经验_(:зゝ∠)_


OOC,渣文笔,非原背景,一个乱七八糟的脑洞



紫阳


明石国行×萤丸 


  


萤丸越来越嗜睡了。

 

明石国行撑着伞走进院子,打开门,毫不意外地看到萤丸趴在玄关处的地板上昏昏沉沉地睡着。他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收了伞走进屋,放轻了动作把萤丸抱到屋里去。

通向院子的隔扇是半敞着的,从房间里能看到院子满当当的紫阳花,屋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雨点打在一簇簇挤作一团的四瓣小花上,尽管花瓣边沿隐约泛着枯黄,浓郁的蓝紫色被浸湿了,依旧饱满得像要顺着花瓣滴落下来。

明石国行把萤丸小心翼翼放到榻榻米上,后者像是被这动静惊扰,在睡梦中无意识地皱了皱眉头。柔软的发丝散落在少年颊边,他只穿了简单的短袖和短裤,屋外花朵的色泽映在大片大片露出来的白皙的皮肤上。

 

明石脱下湿答答的外套,走过去坐在少年身边,把之前在怀里捂了一路的纸袋子搁到少年手畔。衬衣边缘因为沾染了雨水而微微透明,明石却没有急着去换了,四下张望了一下,拿来一件紫色的浴衣披在萤丸身上。

萤丸迷迷糊糊的,连眼睛也睁不开,只好又揉了揉眼:“唔……国行,你回来了。”

“来。”明石国行把纸袋推到他眼前,低下头去把袖口解开,往上挽了两挽。

“给我的?”萤丸皱起鼻子嗅了嗅,水汽朦胧的眼睛倏然亮了一点儿,腾地一下坐起来,“什么什么,是团子吗?”

“嗯,萤喜欢那家的三色团子,”见披上的浴衣滑落下来,明石国行伸手把它拉到萤丸肩头,“我可是走了好远,一直吵着要吃,真是为难啊。”

“嘿嘿,我最喜欢国行了哟。”

萤丸歪着头笑,摸出一串来,一口咬在最上面那颗白色的团子上。

“哈——只有这种时候才会说这样的话,你是最喜欢团子吧,”青年露出不信任的表情,见他吃得满足,便起身往厨房走去,想要随便找点什么东西填饱自己的肚子,“妖精大人,会喜欢这样的点心真是出乎意料呢。”

“因为!甜甜的!”

萤丸用力咀嚼着黏黏的团子想要据理力争,谁知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半,就发现明石国行快要走出房间了,他快速把食物吞咽下去,想再接着辩解,青年的身影却已经消失在门边了。


“甜的……”

未说完的话消失在喉咙里,萤丸仰躺在榻榻米上,他把咬了一口的三色团子举到眼前,透过咬出的缺口能直接看到天花板,不间断的梅雨让风扇没了用武之地,只能悬挂在上面积攒灰尘。

不知有什么好看的,萤丸还是看了好一会儿,脸上的笑容慢慢褪去了,神色迷茫起来,他才又把团子放到嘴边咬了一小口。

“甜甜的,”他重复着自己的话,声音比起明石在房间里时不知低了多少,呐呐的,轻易就被屋外细碎的雨声掩盖过去,“甜……到底是什么样的味道呢?”

 

他不知道,明石国行正倚在房间外面的墙边,静静地听着。良久他神情平静地摘下眼镜,向后仰去,像是力气都被抽空了,整个身子靠在墙上,抬起一只手捂住了眼。

 

 

 

明石国行是在冬日买下这座小房子的,那时候还飘着雪。后来雪化了,新绿从雪下钻出来,他在这座城市的生活也随着春天的到来而逐渐步上正轨。

但第一次见到萤丸,是在五月末,刚进入雨季不久,紫阳花开得最盛的时节。

 

那一天明石国行被上司要求跑腿,直至下班时间还在城市的另一端停留,眼见着天色阴沉下来,他才匆匆忙忙往回赶。

走进院子时脸上传来丝丝凉意,明石国行抬头看了一眼密布的阴云,雨落下来了。

准备进屋时他突然发现院子里除了自己还有别人。乍看那人身量算是小巧,是背对着这边的,只能看到一头淡色的短发,还有被紫色浴衣罩住的并不宽阔的肩,再往下视线就被交叠的绿叶和繁花遮住了,看不真切。

听到青年手中钥匙碰撞发出的叮铛声响,那人转过头来,荧绿的双眼和侧脸的线条隔着一层细雨和镜片上的雨滴,变得模模糊糊,水打湿了他的头发,从发丝尖端滴落下来,顺着脸往下翻滚,最后从下巴尖落进衣领里。

明石国行小时候是见过类似的东西的,所以他并不吃惊,低头慢腾腾地开门:“雨女?”

“是花哦,紫阳花,”小个子的妖怪提起浴衣,让明石国行看到衣服下摆上不甚明显的紫阳花的图案,“我是萤丸,锵锵!”

 

“……所以为什么你随随便便就进别人家了,这样的话我会很困扰啊。”

虽然口上这么抱怨着,忙碌了一整天,明石国行没有精力也懒得真正去和这位不速之客计较,任由对方在自己屋里跑来跑去。

“啊,那是什么?”

萤丸没有在意他的话,反而被他端出来的一碟子点心吸引了视线。

“三色团子。”明石国行把碟子放到小几上,少年就趴在桌子上凑近了去嗅。这是之前路过这座城市颇有名气的糕点屋时顺手买下的,只是抱着尝尝看的心态,事实上明石国行对于甜食没有多大的偏好。

萤丸又吸了吸鼻子。

“是很甜的点心,”明石国行拿了一串,正要咬下去,犹豫了一下递到萤丸面前,“要试一下吗?”

萤丸接过去一口吞了一个,鼓起脸颊,腮帮子动个不听,像只绿眼睛的大仓鼠。他接二连三一口气吃完了一串,最后舔了舔嘴唇。

“甜啊……”

 

以一串团子为开端的,是明石国行人生中第一个,与萤丸共同度过的雨季。

 

 

 

“咦……一不小心又睡着了呢,”天黑了有一段时间,萤丸才醒过来,他坐起身,仰起脸看向从屋里看出去仅能窥见的那一小方天空,“雨,没在下了?”

“是吗,”没等明石国行接口,他又喃喃自语般低声说道,“雨季,已经快要结束了啊。”

明石国行合上手里的书,也将视线转向外面。的确,下午还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的雨,到了晚上就悄无踪迹了,随着日历一页一页翻过去,下雨的日子也在逐渐减少,雨季或许真的要过去了。

萤丸披着浴衣跳到院子里,踩着积水走到紫阳花最繁密的那个角落里,蹲下身来。

那些花瓣的边缘本就有点皱缩发黄,是枯萎的前兆,被下午的雨这么一打,更是零零落落掉了不少,有的掉到湿漉漉的泥土里,有的黏在叶片上,大部分则星星点点漂在脚下的积水中。

雨季要宣告终止了,紫阳花也该凋谢了。

 

萤丸就在那儿蹲着,他把头埋到膝盖之间,不说话,浴衣垂到水里打湿了也不动。

即使顶着萤的名字,萤丸到底是花的化身,花朵开放之时会现身于此,而花朵凋谢之时他便会陷入沉眠,到下一个花季才能再度醒来。这正是萤丸睡眠时间越来越长的原因,残余的花朵,已经不足以支撑他全天的清醒了。

雨季将歇,分别之时也将要到来——这是萤丸很早就告诉过明石国行,两人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进去吧,萤,”明石国行走到他身边,也蹲下去,替萤丸把衣服捞起来,“明年还会再开的。”

萤丸露出眼睛看他,青年个子比他高得多,蹲下来也是一样,逆着背后屋子里暖黄的灯光,又有眼镜的遮挡,萤丸看不清明石国行的表情。他动了动嘴想说什么,到底忍住了,还用牙齿咬住了下嘴唇。

紫阳花一直在这儿,下一次花期还会再见的。

他是和明石国行这么说过的。

 

 

 

“呀,明石今天怎么没有来?”女职员抱着一叠文件走到一张办公桌前,从手里抽出一个文件夹有些不知所措,“这可是要交给他处理的工作呢。”

“那个先交给田所做吧,明石今天请假了。”

女性点点头,把文件快速地分发了,才回到自己临窗的座位上,她探头看了一眼外面,把打开着的窗户关上了:“又开始下雨了,真是的,我都快要长霉了。”

“天气预报说之后几天都会是大晴天哦,”有同事愉快地笑道,“雨季已经过去啦!”

“真的?这可真是太好了!”

“周末出去玩好了,大家一起吗?”

 

不同于公司里热闹的气氛,锁上门的院子里冷冷清清的,只听见断断续续的说话声,还有雨打在树叶上沙沙的声音。

“妖怪是没有味觉的,”少年将头枕在明石国行的腿上,像是喘不过气,每说一句话就要停歇一段时间,“嘿嘿,我其实不知道甜是怎样的味道,国行被我骗到了呢。”

“说是喜欢,因为三色团子是第一次见面时国行给我的东西,对我来说那就非常值得去喜欢了喔。”

明石国行不插嘴,安静地听萤丸说,右手指尖轻轻划过萤丸的额头,把他凌乱的刘海拨到一边。


“还有一件事……国行也不知道。”

隐藏在刘海之下的双眼暴露在潮湿的风中,那双眼有点儿灰蒙蒙的,正努力地看向明石国行的方向。即使对方没有作声,萤丸也知道他一定在听着,非常、非常认真地听着,他想要笑,又想把手伸向对方。

雨声渐渐小了。

“但是没关系。”萤丸的手伸到半空,更宽厚的手掌便覆了上来,将它紧紧扣住,萤丸看见就笑了,有得意也有狡黠,是与平日里小恶作剧成功时完全相同的笑容,也是与最初见面时提着衣摆说是紫阳花时完全相同的笑容。

太阳在云层后奋力挣扎着,尖锐的金色光芒终于扎破了灰云。


“等到明年,等到紫阳花再开的时候……”

他说着,身影渐渐模糊起来,宛如雾气,明石国行再怎么收紧五指,它也能从指缝中逸散开去。

“国行就明白了。”

 

雨停了。风卷走最后几片紫阳花瓣。

院子里几近枯萎的紫阳花微微颤动,残留的雨珠从花瓣上滚落,在地面积起的小水洼中溅起细小的水花。嘀嗒一声,不知道是惊了谁的梦。

 

“萤你啊,每一次都这样语焉不详,”青年姿势不变地坐在原地,手依旧悬在半空,与虚空相扣,拖长的关西腔说着如同抱怨的话,语气中却听不出丝毫不满,“我已经明白了啊,去年,还有去年的去年就明白了。”

季节流转,花朵会再次盛开。但是啊,在那些逝去的花被碾作尘埃的未来中,即使从相同的枝叶间生长起来,新的季节里的花……到底也不再是过去的那些了。

这正是萤丸所隐瞒的。

明石国行在与萤丸共度的第二个雨季刚开始那天,从转过头来的少年眼中,那不曾改变的好奇和陌生意识到了这个事实。

 

世界上没有相同的两片叶子,也不会有相同的两朵花,那么有着相同的性格与容貌,在相同的时间与地点出现的近乎相同的萤丸,到底本就是那一个,只是忘记了往年,还是只是彼此相似而已呢?

明石国行不知道答案,他也不想去追究答案。

他只会在每年黄梅雨开始落下的那一日,去城市的另一端买上几串三色团子。

这一个雨季过去了,还会有下一个雨季到来,这一年的紫阳花凋谢了,还会有下一年的紫阳花盛开,无论岁月奔流、年华衰败,每年的黄梅雨中与萤丸宛如注定的相遇,却总是不会改变的。

以一串团子为开端的,是第一个他与萤丸共同度过的雨季,也是其后与萤丸共同度过的每一个雨季。

 

 

 

“明石你总算来了,周末大家商量着去联谊,一起去吧?”下班的时候,有同事过来勾肩搭背,向明石国行发出邀请。

“不去了,那样的太麻烦了。”

“还是这副没有干劲的样子啊,现在是夏天诶,有一点激情啦,一起去嘛——”要是能邀请到长相颇得女性欢心的明石,肯定能吸引很多女孩子来联谊,抱着这样想法的同事不依不饶地追上快步离开的明石国行,继续缠着他说个不停。

“咦?”

从眼镜青年的袖口无声地飘出了什么东西,男人下意识低头去看——那是一片枯萎了的残破的紫阳花瓣,风带起它,向着远方而去。


END


一边牙疼一边搞,胡乱写完一看时间线好像特别混乱啊...总之除了第二段是回忆别的都按顺序来(

百科里说“绣球花圆形的花朵、美丽的姿态象征着与亲人之间斩不断的联系,无论分开多久,都会重新相聚在一起”,这样的,实在是太棒了呜呜呜呜呜


评论(2)
热度(40)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