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依旧是渣文笔,OOC

迷途

 

 明石国行×萤丸

 

审神者递过来一个不大的斜挎包,却在萤丸伸手接过之前收了回去,从兜里摸出几张钞票,塞进包里才再次拿过来。

“还是多带点以防万一,自己一个人去真的、真的没关系吗?”

女子眼中盛着两汪忧虑,像是一碰就会碎成大颗大颗的眼泪,她总是这样担心这担心那的。仔仔细细地回想了一遍包里的东西,确认没有什么遗漏,她却还没有松口气,依然忧心忡忡地注视着萤丸。

原本应该和萤丸同去的石切丸代替受伤的烛台切带队出阵了,明石国行还在远征中,而萤丸不愿意放弃等待许久的去现世的机会,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审神者是决计不会让他自己去的。

“没关系的哟。”

少年此刻穿着的并不是作为附丧神具现化的那身衣服,而是短袖连帽衫加上七分裤,标准现世人类的打扮。他在原地转了一圈儿,将右手举到额际:“那么,我出门啦,会带礼物回来的哦!”

“好好,注意安全。”

萤丸迈着轻快的步子出门了,在走出本丸前,他回过头冲倚在门边的审神者笑,嘴里念着“锵锵”的拟声词,像是往日出阵时的样子。

 

本丸后方的小路细细窄窄的,两旁长满了各种不知名的野草,与庭院里所植的相同的树木连绵成林子,将道路夹在中间,一眼看去满目尽是翠色的汪洋,寻摸不到边际。萤丸也没有探究树丛深处的打算。

往前走了一截,四周不知何时起了茫茫的白雾。空气被水汽充盈得饱和起来,仿佛一捏手就能从中抓出一抔水来。

萤丸四下看了一看,两旁那些树被雾气所遮蔽,只能看到绰绰的影子。这应是正确的路,萤丸从脑内翻找出上一次陪同审神者去现世时的记忆,再走不远雾气将散去,那就是到了现世了。

可是他埋着头走了很久,似乎是记忆里几倍的时间,两旁的雾气也不曾散去,反而愈发浓郁,宛若无定形的鬼魅般游离在身侧。萤丸摸了一把衣袖,料子已经有些润了。

“奇怪……”

他回头,来时的路同样也被藏入雾中,若是闭上眼转个几圈,大概就分不清前后了。萤丸踟蹰了一会儿,还是选择了往前走。

不知走了多久——应该是出阵一整天所走的那么长的路吧,四周的雾总算开始淡去了,树冠的轮廓隐约显露出来。萤丸往前走了没多远,那雾气恍若日出时的露水,转瞬就被蒸发殆尽了。

 

天空是白昼将歇时的蓝黑色,落日的余晖已经完全湮灭,本丸里如果审神者不刻意变化是不会有夜晚的,与现世有时间差也是正常的。眼前依旧是树林和道路,但树的种类似乎有所不同,远远的还能够看到建筑物的尖顶和亮光,似乎也有鼎沸的人声传来。

“诶,这里是……”萤丸开始循着人的声音移动,一边走一边确认着心里的想法,虽然很久没有来过,但是这个地方对他来说,是刻入骨髓的熟悉。

是阿苏神社。

 

占据一小方天帷的,比夜空更深上一些的影子,是大观峰。站在那里能看到阿苏火山活动时喷出的白烟,那是硫磺化作的气体,熊本的温泉里都带着它的气息。风顺着山体向下,挟着火山的味道降临到神社,萤丸在那空气中浸泡了那么多年,他觉得自己身上原本也是有着硝味儿的。

夜是漆黑的,两旁的树上挂着的纸灯笼如同萤火虫,指引着他往点亮天空的火光前进。

灯笼发出的微薄之光如同扑火之蛾,道路到了尽头之时它们也完成了使命,迎向更为强大的光源,为它所吞噬。那是跳动着的火炬,并不是因风吹而晃动,是真真实实地舞动着,在神社参道上空画出惊人的火弧。

萤丸隔着层层人群,目光穿透肢体与肢体间的狭缝,坠入那火中。

疯狂的火光,像是游走的蛇,又像是柔软的绸带,时而刚硬,时而艳冶,它们在茅草捆顶端炽烈地燃烧着,由人之手完成祈愿丰收的舞蹈。光尾扫过了,视网膜上还残留着明亮的光路,萤丸不眨眼地看着。

 

“这样看下去会伤到眼睛的哟。”

冰冷的手从背后环过来,投下的阴影覆上虹膜。即使不用听那关西腔也知道会做出这般举动的人是谁,萤丸拨开他的手:“国行,远征回来了吗?”

“嗯……大概吧,原本只是顺便过来看看,没想到正巧遇到萤了啊。”明石国行也就顺势将手搭在萤丸肩头,也看着火,火光映在他脸上,明灭不定。

“跳得真是卖力啊,要是换我可就没这个干劲了。”

他虽然目光看着火,手却不安分地捏着萤丸的帽子边沿,嘴里说出的也是老样子的台词。

 “这是火振祭,是召唤春天和祈求丰收的重要祭典哦。我在阿苏神社的时候经常能见到这样的祭典,以前还要热闹一些呢。”

萤丸用平日里那无波无澜的声音说道,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明石国行转而露出好似漫不经心的笑,蹲下身从后面抱住萤丸,将头枕在他小小的肩膀上。

之后的一切声音都被人群欢呼的潮声淹没了。

 

“走啦国行,差不多结束了,不要看了啦,”月上中天时萤丸好像是困了,一只手揉着眼睛,一只手拉了拉监护人的手,“审神者给了足够的钱,我们去找个地方住下吧。”

“对了还有这个,刚刚有人给我的,嘿嘿,”他说着,从兜里掏出捏成团的传单展开来,递到国行面前,露出真正的小孩子般期待无比的笑容,“好像很有趣,明天国行跟我一起去吧?”

那传单上印着某个刀剑巡展,参与举办的组织里写了日本美术刀剑保存协会,展览名单上也有明石国行的名字,萤丸正是为了这个而产生了想去的欲望。

尽管在本丸日日都能看到如同刚刚锻打出时般簇新的国行本体,萤丸也想要看看过了这么久,现世的国行到底变成什么样了。虽然这一点他是不会告诉国行的。

明石国行扫了一眼那纸,萤丸张大眼睛仰起脸看他,他却没有立刻回答,唇角的弧度也撇了下去,眼镜上反了光,萤丸看不清他的神色。

“……嗯萤想的话,那就去吧。”良久他轻声说。

萤丸好像开心了许多,他握住明石国行伸过来的手,有点一蹦一跳的,却是任由对方牵着他走。

在彻底远离身后的热闹之时,萤丸又回头看了最后一眼。

原本火光都已熄灭,只留意犹未尽的火星在做最后的挣扎,他荧绿的眼中却清晰地照着熊熊大火。恍若那不仅仅是火,也是硫磺,是岩浆,是作为刀剑诞生之初,是贯穿了漫长岁月的记忆,亦是坠亡时熄灭在水中的最后一点儿波光。

 

第二日国行陪同萤丸到了刀展门口,时间还早,人也算不上多。

然而明石国行却临阵脱逃,轻轻松开了握着萤丸的手:“萤自己去吧,我就不进去了,在门口等你出来。”

“为什么?”萤丸条件反射地握回去,前者的手却像是机敏的鱼类,在还来不及反应时便从他指尖滑走了。

“呀,别对我要求太严了嘛,我会很困扰的……”明石国行摆摆手,侧着头避开萤丸的注视,“因为这种事情实在提不起干劲啊,我在这边等,萤你就放心地去吧。”

萤丸直觉有哪里不对,但在本丸中国行这样偷懒耍滑翘掉内番也不是一次两次,他也就闷闷地答应了。大概是觉得自己看自己的本体很尴尬吧,毕竟展出的都是裸刀呢,萤丸胡思乱想半晌,也只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那国行要在这里等我哦。”

 

最后只能这么强调一句。

 

 

被洁白的织物衬着的,锋锐的刀刃。

萤丸扫了一眼牌子上的解说,是没有听过的名字。与萤丸没有渊源,在本丸中也不曾被实体化,一把陌生的打刀。

他耐心地读完了注释,在它面前又停留了一会儿,才继续这么一把刀一把刀看过去。

走了大半个展厅也没有看到明石国行,萤丸加快了速度,直到一把刀留住了他的视线。从刀型和长度来看那应是一把太刀,与之前展出的所有刀剑都不同,这把刀并不亮,也不锋利,让萤丸驻足的原因是,它身上斑驳的锈迹。

像是伤口一般的锈迹,布满了整个刀身,从刀尖到刀茎无一幸免,从萤丸的视角来看,那就是一具伤痕密布的躯体,死气沉沉地躺在面前。

看到这把刀的第一眼,眼前就浮现出漆黑的海底和不时上窜的细小的气泡,是海水腐蚀的痕迹,萤丸再清楚不过了,他就是这样在海底,看着身躯上生出与之一模一样的锈痕,最后破碎。

他下意识地去看名牌,却看到了最不可能的四个字。

 

明石国行。

 

一笔一画都化作锋利的刀子刺入眼底,萤丸面无表情地揉了揉眼睛,凑近了再看一次。依旧是明石国行,那四个字没有因为他的动作产生丝毫变化,明晃晃挂在那儿,像是某种无声的嘲笑。

“为什么……”

他几乎把脸贴在牌子上去读解说。

“小弟弟,”工作人员过来提醒他,“小心一些,不要贴那么近。”

“明石国行是从海里捞起来的,是真的吗?”

“诶、诶?”被他直勾勾的目光看得愣了一下,工作人员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指着牌子,“嗯,那里有写哦,幸好没在海里待多久就被打捞起来了,不然大概会和萤丸一样彻底无法修复的吧。”

“不过要是没有明石国行,大概也找不到萤丸的残骸了,居然落在同一个地方……小弟弟?”

萤丸猛然转身,箭一般冲出了展厅,往大门跑去,一路上不知撞到了多少人,他只知道匆匆留下一句抱歉,继续跑,若是跌倒了还要迅速爬起来,再跑。

没有。

十余分钟前明石国行指着说会在那儿等待他的地方,什么都没有。

没有。没有。没有。

萤丸把展馆四周都找了一遍,还回去昨日的旅馆看了,明石国行的身影,却像是划过天空的飞鸟,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再也看不到了。

哪里都没有。

 

他终于在周围人或惊诧或同情的眼神中放弃了。

 

回去本丸的路和来时一样,很长很长,萤丸提着给本丸的大家买的礼物一直走,却不像去时一般好像有无穷的力气,他走了不远,就觉得累了。

“萤丸?”

审神者拿着笤帚在院子里清扫落叶,听到动静,看到是萤丸,感觉胸中高悬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国行呢?”

“咦?”虽然很奇怪为何他急冲冲一开口便是这个问题,但是审神者还是惯常地微笑着,看着萤丸微微冒汗的额角回答说,“还在远征,一直没有回来哦。”

“一个人在现世玩得开心吗?”

许久没有得到回应,审神者困惑地低下头,却是吓到了。

“萤丸,萤丸?”

“……为什么哭了?”

 

 

改变不了历史,连想要坠入海中与你归于同一个终局都做不到,还把自己搞得破破烂烂,像个失败者一样。

这种事情就算是我,也不想被你知道啊。

青年坐在刀剑展厅前的台阶上,将手举到鼻下深深吸一口气,仿佛还能嗅到昨夜未散尽的烟火气味。那是萤丸身上常有的气息,或许是因为在被称为“火之国”的熊本度过太久时光的原因,萤丸身上总是带着那种味道的。

“不……应该说就是一个失败者吧。”

明石国行起身,那只被萤丸握了许久的手在空中张合了一下,又垂了下去。

他穿过墙壁进了展厅,四周来来往往的人没有哪怕一个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忙忙碌碌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因为看不见,所以自然不会有特别的反应。

在自己锈迹斑斑的本体面前停留了不到一秒,明石国行又径直穿过里面的墙壁,进了展厅后面的里间。那桌上放着一个打开的大号锦盒,尽管外表十分华丽精美,里面却装着已经朽坏的金属碎块。

这两日所见的,不过是迷了路的萤罢了,尽管不知道来自何方,但肯定不属于这里的。就算做是夜间的一场梦,梦过也就算了。

而这盒子里的,才是属于这个历史的,已经随着盛夏一同逝去的,无法挽回的萤火虫。

明石国行在它旁边坐下来。

 

 

“走了很长的路?去现世的路应该很短才对呀。”

“你是不是迷路,不小心去到别的历史了?”

 

END

大概就是萤丸走错了,去到了被国行更改后的历史,是国行无法拯救萤丸因而在与萤丸相同的地方坠海却被打捞起来,但是萤丸却已经破碎......这样的历史(妈呀什么鬼

这个历史的国行因为本体完好,所以附丧神依旧存在,就是萤丸所见的那一位,而本丸里的国行,还在远征(。

写到国行有锈迹心里简直惶惶不安...请不要当真(土下座

评论(5)
热度(36)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