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题目乱取的(。

虽然是个北极圈CP........因为爱染总是喊着不输太刀,在和萤丸的回想里也似乎暴露了什么...就随便开了个脑洞

文笔渣,OOC,依旧没有什么CP感

来派都非常帅气啊⁄(⁄ ⁄•⁄ω⁄•⁄ ⁄)⁄




强弱

 


爱染国俊×萤丸,明石国行×萤丸(?

 

 

“嘿——呀!”

跃起的一刻长发如凌乱的樱般飘散,乱藤四郎手持利刃自上往下一个劈斩,随后轻巧落地,敌人庞大的身体轰然倒地,四散的血花溅在他颊边,还有几朵点缀了裙摆。

飞扬的尘土坠回地面,四周重新寂静下来,只听得三条大桥下哗哗的水响。未打扫的战场上充斥着刺鼻的血腥味儿,短刀们却在这样的环境中有点放松下来,第一次出阵三条大桥就成功地打到了敌方的大本营里,真是顺利得令人不敢置信。

 

“嘿嘿,要回去了吗,”队伍里唯一不是粟田口派的红发短刀咧开嘴笑,露出一口白牙,“这可是华丽丽的胜利呢!”

“走吧。”

平野把本体收回刀鞘,抬头看了眼天色,天边隐隐一缕晨光,夜晚已经快要结束了。

乱那染着鲜血的脸上绽放出笑容,他撩了一把头发,回头招招手示意五虎退赶紧跟上,却发现五虎退的神色一瞬间变得惊恐万分。

“怎么了,五虎……”

身后猝然覆上来的是相对于乱的体格来说算得上巨大的影子,细长的蛇骨盘在那影子上,与雪亮的刀光一同急速落下——

 

金属碰撞的清脆声响与“小心敌袭”的喊声在桥边炸开,一把短刀格挡住了突然出现的敌人的刀刃,是爱染国俊。

因为离乱最近,或许还受了出色的机动值的影响,爱染的反应是最快的,在乱转身的间隙他已经冲上前去,拔出本体硬生生扛住了敌人的攻击。短刀与被赤红色火焰包裹的太刀相互碰撞,敌军没有松手的意思,爱染也就硬撑着。

厚趁机从后方突刺过来,敌太刀留意到了这动静,微微一错身子,竟是准确地避开了攻击,但与爱染的僵持也随之被打破了,红发少年抓住对方力道松弛的一瞬间,将手往回稍稍一收,瞬间蹲下身,而后腿部发力迅速弹起,借由这一瞬的爆发力往上方一个斜劈!

“别太小看我了!我——”

雪亮的刀光在空气中荡出一条弧,手腕一震,是切实的砍到了什么的感觉,只是不知道给敌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爱染毫不迟疑地接着方才的动作往后跳了两步,稳稳站好,刀尖笔直地指向前方。

“——可是不输给太刀的啊!”

 

三条大桥下的水扑在河滩上,哗啦一下,又倒流回去。

 

“噢——可怕。”

不合时宜的轻笑声传来,是成年男人的嗓音,带着独特的关西腔,尾音拖得长长的,轻轻向上勾着,若有若无的夹着些不知是调笑还是嘲讽的意味。

下一秒爱染就被游动着的狰狞的蛇骨扫飞出去,狠狠摔到一旁,钝物造成的伤害不像刀剑那般是实质性的,但扑倒在草丛中的红发短刀,却露出了近乎悚然的神色。

在他的注视下,敌太刀又是一个旋身接下平野和前田的攻击,在对方后撤几米之后却不急着上前攻击,而是转过来面对着爱染,一只手覆上脸颊。跃动的冰冷火焰从他脸上褪下去,丑陋的铠甲也如阳光下的冰雪般消融,从指与指的间隙里露出的,是爱染再熟悉不过的,狭长的眸子。

 

“是什么时候学会说这样的话了呢,国俊。”

 

 

 

“萤,萤。”

春日的庭院里,从口中流泻出的声音,是在呼喊着某个名字。

爱染国俊往前一直奔跑,穿过稀疏的花雨,拨开层叠的绯樱,其后展露出来的,是在花树下抬头仰望着什么的小孩子的身影。

 

“你在做什么呢,萤?”

萤丸听到了他的声音,还是只抬着头看向树上,过了一会儿才用手指向被细小的花枝兜住的,用漂亮的碎花布做成的沙包。

“沙包不小心扔到树上了,”萤丸鼓起脸,“刚刚摇了好久的树也弄不下来。”

“嘿嘿小问题,我去帮你拿吧!”爱染自告奋勇,挽起袖子就要往树上爬,却被萤丸拽住了衣角。“怎么了?”

萤丸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沙包,又看了一眼爱染,最后说:“不用了,国俊,很危险的。”

爱染犹疑着松开抱住树干的双臂,转念一想那个沙包萤丸一直都是非常珍爱的,咬咬牙又要往树上扑。

“不要啦,国俊,太危险……啊对了!”把爱染往后扯的萤丸突然停下了动作,满面愁容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恍然的笑,“我去找国行来帮忙,国行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我可以的!为什么非要叫国行啊,他肯定懒得动。”

 “因为,”萤丸对爱染的小情绪没有丝毫察觉,仰着脸露出纯粹的笑容,“因为国行是太刀啊,我虽然是大太刀但是和国俊一样矮呢,国行的身高一定可以很轻松地拿到的。”他说着就松开了抓住国俊的手,转身跑出了樱花林。

 

“什么嘛……短刀也是不输给太刀的啊。”红发少年看着他毫无留恋地跑远了,在树下咕哝了半天,期间他死死盯着那个沙包,好似要用目光把它射穿,直到脖子传来一阵酸痛感才低下头揉了揉后颈。

结果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萤丸回来,想必又是国行磨蹭着不想出门了。

爱染见四下无人,估计国行还要和萤丸僵持一会儿才愿意过来,便抱住树干,手脚并用,蹭蹭蹭往上窜了一截。

“嘿,等国行过来,”轻轻松松爬上了树,想着把沙包抢先给萤丸拿下来,爱染又往沙包所在的枝干挪动了一段距离,“就让萤看看短刀才是比太刀更厉害的。”

“好!”

眼见着手指接触到了沙包,爱染情绪高涨,往前一躬身子,便把沙包稳稳地抓到手心。

“帅气地取得胜利!”

 

啪擦,是树枝终于承受不了重量断裂的声音。

 

爱染再醒过来时是在昏暗的房间里,身上盖着的被褥压得他喘不过气,他便动了一下,这才发现沉沉的其实是趴在被子上睡着的萤丸。

他怕把萤丸吵醒了,用手肘撑起来的身子又倒了回去。就刚刚那一下,他已经看清了,萤丸放在他身上的手里,紧紧握着那个碎花的沙包。不知为什么,不受控制地想笑,爱染缩进被窝里,怕一不小心笑出了声。

那短短的一瞬,爱染突然觉得只要萤丸开心,比不比得过太刀好像也并不是那么重要。但他到底还小,憋着笑,不知不觉间也就睡着了。

 

 

 

第一抹天光撕裂黑夜时,萤丸听到了门被拉开的声音,他半支起身子,迷迷糊糊地唤道:“你回来了……国俊?”

“嘿嘿,我回来了!”爱染笑着跑过来,一把把他按回被子里,“好啦时间还早,再睡一会儿!我和萤一起睡!”

萤丸的声音里带着浓重的鼻音,一听就知道还未完全的清醒,他在被子里滚了半圈,又想起什么似的断断续续的问:“受伤、没有受伤吧?”

“当然没有!我可是比太刀也不差的!”爱染一边铺开自己的被褥,一边回答他。“有爱染明王的加护一切都没问题,别担心,快睡吧!”

“好……”

 

爱染缩进被窝里,到底不是人类,被国行抽打出的伤痕很快就痊愈了,只是一闭上眼仿佛还能再体味到那种火烧火燎的疼痛。

「是短刀,是太刀,」明石国行的话与残留的痛觉一同灼烧着神经,「孰强,孰弱,这种事情太无聊了,也只有国俊你才那么有干劲了。」

「看在你那么努力地陪在萤身边,就承认你比太刀强大也没关系哦?」

夜晚将歇,刺破暗色天帷的光照亮了这么说着的男人的脸,爱染熟悉的相貌已经重新覆上了赤色的外壳,烈焰在他眼中扭动。

 

在本丸与萤重逢时,对于担任着萤的监护人却不在他身边陪伴的明石国行,爱染是怀有不满的。然而今日终于明了,对方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倾尽一切去扭转萤丸的命运,相较之下,说着不输太刀的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呢。

爱染蜷在被子里,突然就满心不甘地哭了起来。

 他怕吵到身边的萤丸,死死咬着下嘴唇不敢哭出一点声音,泪水从眼底无节制地涌出来,淌满了整张脸。

 

不仅仅是因为感到挫败,更是因为隐约意识到的某个事实,在一瞬被如此直白的戳破。

「我已经明白了,就算再怎么强大,对于萤的事情,我们也什么都做不到。」

那是刀剑永远无法抵抗历史的倾轧,这般残忍的现实。

 

在漆黑的被窝里,来派的元气少年强忍着哭声,像多年前那个午后一般,却是怀着相反的心情,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


标签:爱萤 爱染国俊

评论
热度(26)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