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栩

前篇走这里

还是渣文笔OOC雷可能~


陈年(2)



源博雅×大天狗




——你已经死去几百年了。

 

源博雅从梦中惊醒,坐起身,低头看自己的手掌,无意识活动了一下指关节。博雅刚睡醒,恍恍惚惚,看着四周的布置出神。年幼的妖怪们互相追打着从屋外头跑过,嘻嘻哈哈的,他听着,默默掐了自己一把。

昨天的一切都不是梦。

他换上衣服,拉开门,门前坐了一名浅色头发的男人。见他出来,男人笑了笑,虽仅有一只眼,笑容却极柔和。

“博雅君,这么叫没问题吧?”他一只手捏着一本小书,空余的另一只将木头托盘推到博雅面前,“这是早饭,请用。”

“啊,多谢,那个……”博雅还没梳头,他有点不好意思,抓抓一头长发,打了个呵欠,在男人身边盘腿坐下。

“我是一目连。”

博雅埋头苦吃,一目连就在一边低头读书。源博雅见他鼻梁上架着一样奇怪物事,是黑色的框架,仔细一看,里头还嵌着透明的片状物,他好奇不已,匆匆吞下鱼,问一目连:“那个是什么?”

“眼镜,是能够帮助视力不好的人看得更清楚的道具。”一目连一边说一边摘下这叫眼镜的东西递给博雅。源博雅接过来,学着一目连的样子将它架在鼻梁上,一睁眼,头晕眼花,赶紧摘下,心有余悸地揉揉眼。

“视力好的话是用不到的,”一目连将眼镜拿在手里,轻声道,“很神奇吧。”

那眼前一团扭曲的感觉着实吓人,源博雅不置可否:“唔……”

“对于合适的人来说,是很有帮助的。像这样的造物还有许多,”一目连看穿他的想法,也不戳破,只笑着解释,“人类很有创造力,几百年,足够构筑一个全新的世界了。”

“能同我说说吗?”博雅听到几百年,想起大天狗的话,无比在意,他又确实好奇如今与平安时代有何不同,于是一口喝完了味增汤,将碗放回托盘,一面扎起头发一面追问。

“乐意之至。”一目连合上书。

 

一目连花了许多时间同源博雅讲平安时代的结束,又说王朝更迭、黑船事件,说战乱也说日本开国,说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博雅听得认真,时而呆滞,时而握紧拳头将牙齿咬得嘎吱作响。一目连将历史讲得差不多了,又同他描述时下先进的各种技术。

“现在是人类的天下了,”他感慨,“再怎么强大,就算叠十个结界,也挡不住人类的一颗子弹。”他抬起手,轻柔的风在他身边盘旋,像是守护他的盾牌,随后他手一垂,盾碎了,风四散而逃。

“人们开始崇尚所谓的科技,神明无人供奉……”一目连说着,自嘲般咧嘴笑了一下,“何况妖怪,哪里还敢兴风作浪,像现在这样隐居山中,就很不错了。”

“等等,”源博雅难以置信,“大天狗也是?他甘心隐居在这种地方?那家伙心高气傲,可不是甘于平凡的妖怪……”

“请慎言。”一目连忽然正色,阻止道。

“你看他们。”他抬起手,指向村子里打打闹闹的妖怪幼崽们,那些幼崽里有许多还不能化形,因此个个都是一身毛或鳞,在干草里滚来滚去。他又指水池里惬意泡澡的和岩石上把自个儿摊平了晒着太阳的妖怪们:“还有那些,和那边的。”

“正是因为有大天狗,他们才在这里。”他面上一成不变的温柔笑意终于消失,“号令诸妖,集结人手构筑结界编织幻觉,还要兼顾守卫山门与打探情报,这些事,不是谁都做得来的。”

源博雅被一目连忽然较真的态度惊住,干巴巴道:“原、原来如此。”

武士嘴上应和着,心里还是困惑。

他始终认为大天狗是个傲慢的妖怪,像是有一根打不断的骨顶着他,年少时自不提,后来归于黑晴明麾下,他也永远挺着背抬着下巴,仿佛足下踩着天顶一般。在博雅眼中,强大与自负便是大天狗的构成元素。

这样的大天狗,哪里会做出躲避人类,藏头露尾,在山里委曲求全的事情?他不愿信。

一目连哪里看不出来他不信,话在舌尖一转,吞了回去。大天狗请他来,是让他同博雅讲些历史常识,而不是自己的故事。二人的孽缘一目连多少知情,虽有心纠正,思虑良久,只叹口气:“哎。”

“一目连大人,一目连大人!”蝴蝶精一路小跑过来,“布置结界的时间到了!”

一目连看了眼天色,收起那本小书同博雅告辞。

他走得爽快,博雅还在原地坐着,几乎挠破了脑袋。

他知道大天狗坚持大义,却不知那所谓的大义到底是何物,但有一点很明确——大天狗的大义里没有弱者的容身之处。大天狗同少年时的博雅相似,本质慕强好胜,嘴里大义说上无数次,对弱小之人仍嗤之以鼻。思来想去,博雅总觉得不可思议,一目连描述的那个人,对于几日前还与大天狗针锋相对的他来说,着实陌生。

但转念一想也不是不可能。

大天狗虽坚信弱肉强食,却极富有责任感与正义感,两人结伴同行时,常一起做些祛除邪魔、驱逐恶鬼之事。比起听从黑晴明的大天狗,一目连口中那个独当一面庇护一方的大妖,或许更接近他从前的模样。

况且数百年的岁月,要改变一个人,实在是易如反掌。

博雅又想起大天狗在挡在他前头,面对八岐大蛇时狂傲又嘲讽的那个眼神。

 

 

后来几日,源博雅有心要见大天狗,偏见不到。

他打听了大天狗的住处,却总在门外被拦下,听守门者一成不变地说些大天狗大人在忙或者在巡视结界云云。在外头等上一天也不见大天狗的踪影,转头寻一目连,却被告知一目连是结界的布置者之一,也忙得脚不沾地。

源博雅寻大天狗意图有二。

一是出于探究心,听一目连说后总想亲眼确认,以解心中困惑;二则是主要目标——请大天狗助他一臂之力。自来到此地,博雅心里无时无刻不牵挂着平安京的战况,本就只有大天狗一人可求,何况如今知道他是此处的领导者。虽疑心是大天狗刻意避而不见,但情势所迫,博雅思忖良久,决定厚着脸皮请大天狗帮他寻找回去的方法。

总得寻个机会同大天狗谈谈。

博雅是行动派,做了决定,第二日便付诸行动。他刻意起了个大早,赤着足出门,小心翼翼,不敢惊动守门的妖怪。

山中雾气重,博雅贴着屋墙行走,脚下又凉又滑,湿漉漉的。他就这样无声无息摸到大天狗住处门前,也是低矮房屋,外形与旁的别无二致,后头却栽着一颗大树,极好认。源博雅绕开守卫,到屋子背后,踮起脚扒着窗户往里看。黑糊糊一片,看不清大天狗是否在里头。博雅不死心,瞪大眼将脸往里头挤。

“怎么,你原来也会做这些鬼鬼祟祟的勾当啊,”凉凉的嗓音从背后传来,“博雅。”

源博雅闻言猛地回头。大天狗在后头那颗树上,打了个呵欠。他歪着身子,手扶树身,宽大的袍袖垂在枝叶间,半张脸隐入树荫里。

“听说你这几日都在找我,”大妖没什么表情,“有什么事,说吧。”

找你几日难道不是因为你不愿见我?博雅暗自腹诽。但这话不能说,他挠了挠头,真到了大天狗面前反而有些不知如何开口,毕竟在博雅看来,他同大天狗还未完全脱离敌对关系:“我寻你,是有事相求。”

“一直待在这儿总不是个样子,平安京那边还需要我,”他摸摸鼻子,“我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不是、哎呀!总而言之,一句话,我希望大天狗能和我一起找到回去的关键!”

他说得纠结,最后破罐破摔直接提出了要求。大天狗静静听完,面上没什么波澜,他跃下树,走出树荫,一双浅色的眼冷冷扫过来。

“你想回去?”他问,然后自己笃定地答道,“你想回去。”

源博雅毫不犹豫:“这不是当然的吗!”

“我知道了。”大天狗语调与眼神一样冷淡,言简意赅,“我会让人去调查的。”

武士心中一喜,正欲道谢,对方却不给他机会,紧随着又说:“我还有事要处理,先行一步。”大妖说完,就绕过源博雅进了屋,再也不看他,仿佛他只是一团会说话的,无足轻重的空气。

源博雅如堕五里雾中,着实摸不清大天狗的想法。他碰了个软钉子,咕哝着未来的自己是不是得罪过这小心眼的家伙,踢了一脚路边的碎石头,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大天狗坐在屋里,拉门没合上,他就在门边,侧着脸看武士的背影远去。博雅在外头徘徊一阵,终于走了。

大妖低头,翻了翻堆在桌面的一大摞纸,都是等着他处理的文书,他翻找半晌,发觉昨晚看到一半的那页被压在了最下头,于是狠狠按住上头那些,粗暴地将它拽出来。他攥着这页纸,读了半天,一个字儿也没读进去。

你又不是不知道,源博雅就是那样的人,没心没肺。他将纸一摔,气闷地想。

“回去……”大天狗闷闷不乐地念着这两个字,尾音拖得长长的,忽地就消隐在齿缝间,只余下一股子寂寥味道。他紧绷的神色也垮下来。

他从袖子里取出一缕头发,倒长不短的一截,银白色,发尾微卷,中间束着红绳。白的像雪,红的则像雪上拖行的血痕,凑在一块儿,如无骨的蛇,乖顺地蛰伏在大天狗手心里。

大天狗用指尖梳了梳它们。

“回去啊。”

 

 

源博雅等着大天狗实现他的承诺,等了好几天,却一点消息也没有。再去堵大天狗,后者也只说让他等等、再等等。他闲得发慌,又静不下来,每日练完弓,就去一目连那儿借书来读,很快读完了,更闲。

他坐在树下拨弄一根狗尾巴草,见举着巨大蒲公英的女妖蹦蹦跳跳走过去,突发奇想:“喂,萤草,我和你一起去巡逻怎样?”

“诶、那个,”萤草被这又高又壮的家伙拦住,立刻吓出了一包眼泪,顾虑到博雅是大天狗的客人,犹犹豫豫半天,强忍着泪水不情不愿应了,“好……好的。”源博雅龇着牙笑,跟在萤草后头,举着弓,有模有样地进了山。

他们在山里走了小半日,同博雅第一日来时一样,山中仍是大雾弥漫。萤草却仿佛生着天眼,在这雾里也能不受阻碍地辨别方向,行动自如。有她领路,源博雅好歹没再迷路。听萤草断断续续的话,这雾果真是妖怪们的手笔。其中还混了迷瘴与幻觉,若有闯入者,在山的外围转上哪怕一个月,也进不去。

只是维护这结界的成本不小,且雾气的覆盖受风影响,时常出现疏漏之处,因此需要萤草等负责巡逻的妖怪时刻留心。

博雅也算大开眼界,饶有兴趣地四处观察。不知不觉一人一妖便绕着山行了大半圈,不出小半时辰,巡逻就可以结束了。萤草瑟瑟发抖想要早点离开这一脸凶相的人类,源博雅也走累了,都盼着赶紧回去,偏偏天不遂人愿,他们听到了人声。

“是人,有入侵者……”萤草捏着蒲公英,从袖子里掏出一片桃花瓣,掐碎了,那花瓣就化作粉雾消失。这是妖怪们传信的手段。

“有什么好怕的。”源博雅晃着手里的弓,不屑地咂嘴。

他们悄悄走近了些,外来者约有五六人,有穿着破烂衣服的山民,也有高鼻深目,黄发蓝眼的白种人。源博雅听一目连说了那么多,见到本尊还是第一次,眯着眼端详半天,只觉得这些洋人衣冠楚楚,却长得怪模怪样,丑得出奇。

洋人们叽里咕噜说着源博雅听不懂的话,语气好似咒骂,有一个看上去像是领头的,没和同伴一起责怪这鬼环境,反而指着引路的山民破口大骂。

他骂着骂着,好像不解气,忽然换成了语调奇怪的日语,说得含糊,源博雅仔细一听,发觉其中夹杂着“日本”、“野蛮人”、“猴子”一类的字眼,又见那山民讷讷的挨骂,火气腾地就窜了起来。

“喂,我说你们,说得太过分了吧。”

博雅径直走了出去,萤草阻拦不及,在原地急得跺脚。源博雅顾不上那么多。他贵族出身,吃过不少苦,却不曾受过侮辱,哪受得了外人一个劲儿践踏自己的国家,开口就要洋人们道歉。洋人们见他拿着武器,竟也不慌,反露出讥笑的神情,叽里咕噜地说了什么,一群人放肆地大笑起来。

博雅理论不成,怒意陡生,将箭搭上在了弓弦上:“啧……”

洋人们被他拿箭指着,神色更是不屑,从腰间掏出黑漆漆的金属管,对准了博雅。博雅刚意识到这是一目连说过的叫做“枪”的新式武器,忽听一声巨响,只一眨眼的时间,他还未反应过来,手臂便传来钻心刺骨的疼痛。低头一看,血流如注。

博雅痛得打颤,却还牢牢握住弓:“嘶……”

他强忍疼痛抬手拉弓,洋人见他如此,一面笑,一面重新瞄准他,手指扣在扳机上,轻轻下压。萤草从后头冲出来,却还是晚了,子弹出膛,眼看着就要击中博雅,下意识闭上眼绝望地啊了一声。

叮。叮。

属于天狗的庞大羽翼包裹住了武士,子弹撞在铁羽上,借着惯性向里头刺了三分,没穿透,大妖翅膀一抖,将它们远远甩开。

大天狗面色极差,阴沉得像是能拧出水来。博雅叫他名字他不理会,也不管上蹿下跳大呼怪物的闯入者们,只用手死死按着博雅手臂上的伤口。即便如此也止不住血,血液从他指缝里一个劲儿往外冒。他微不可察地一抖,力道更重,压得博雅嗷嗷喊痛。

萤草过去帮忙,治愈之光下血液开始凝固,大天狗拧眉看着,仍死按不放。

大妖手上不得闲,翅膀却大张开,一展一收,狂风乍起。外来者们猝不及防,被暴风高高抛起,又接二连三摔到地上,失去了意识。大天狗犹不解气,胸口起起伏伏,怒火中烧,一连刮倒了好几颗树,才咬牙切齿地下命令:“烟烟罗,这些人交给你了。”

“好——”女妖捏着烟斗,吸了一口气,对准烟嘴一吹,烟雾弥漫,若有实质,缠住了作乱的洋人与山民。博雅也在烟雾的范围内,不慎吸了一口,顿时一阵困意袭来,他本就失了大量的血,扛不住,很快睡了过去。

 

“啊!”博雅满头大汗地醒来,已身处熟悉的房间内。

“醒了?”大天狗听到动静拉门进来,将一碗药重重放到他面前,硬邦邦道,“喝了。”博雅眼尖,留意到他手上留着血痕,抓过来一看,白皙的手背上结满了红黑色的血痂,指缝里也满是风干的血液,一碰,就往下掉渣。是源博雅的血,大天狗十分爱洁,不知为何没第一时间洗掉。

大妖重重抽回手,很不高兴地瞪着博雅。

“哈哈……啊,”源博雅又瞥到大天狗被血弄污的白衣,心知今日一切都怪自己莽撞,赶紧别开视线,讪讪地转移话题,“那些黄毛的家伙呢?”

大天狗显然不想理他,他问了好半天,才冷冷道:“让烟烟罗洗了记忆,丢下山了。”惜字如金,仿佛一句话都不想同这人多说。

“哈?就这样放过那些可恶的家伙了?”这个处置方式简直不可理喻,怎么也要让那些人付出点代价才对,源博雅气不过,这么想,也这么说了。

“你欲如何?”不料大天狗睨着他,反问,“杀了他们?”

“不,那也太……”

“要杀了他们也不难,”大天狗打断道,“但如果引来更多的人类,你来解决?”

博雅一时怔住。

大天狗盯着他,不似玩笑:“博雅,弱肉强食的道理我们都懂。你还不明白,现在和以前不一样,妖怪才是弱,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他握着拳,这话像是费了他很大力气,说得极慢,极不甘心。

“巡逻的事你不必再去,你不是妖怪,隐藏不了身形,徒增麻烦。”大妖冷冷说完,起身拂袖而去。

源博雅想抓他的袖摆,手指动弹了一下,到底没伸出去。

“可是我……”武士想辩驳,又不知说什么,最后归于沉默。他又一次低头看自己的手,还是结着厚茧的武人的手,没什么变化。他的手没变,他没变,这个世界却变了,大天狗……也变了。

他兀自坐着出神,忽见大天狗折返回来。

“神乐已经接到消息,过两日就过来,”大天狗不知是在通知还是在警告他,沉着脸,气压低得出奇,“这几日你就安分些吧。”

“喂,等等,大天狗!”博雅不死心,想同大天狗谈谈,后者却走得飞快,像一阵风,一卷,就到门外去了。青年这一动,牵扯到伤口,痛得龇牙咧嘴,好一会儿才喘过气来。他痛过了,忽然意识到大天狗先前说了什么。

“……神乐?!”



TBC


这段思考了很久,如果真的到了妖怪式微的时代,大天狗会不会选择保护弱小呢...

他是实力至上主义,信奉弱肉强食,但是仔细一想比起空有强大的力量独自偷生,富有责任感和正义感的大天狗应该会选择站出来吧_(:3」

大天狗坚持大义,大义这个东西,在不同的环境下也有不同的定义呢(。


评论(4)
热度(58)
© 七栩 | Powered by LOFTER